-

於嫻嫻用明亮的眼睛望著他,滿含期待,像個要糖的孩子。

龍卿無法,隻得回到辦公桌後麵,摳摳搜搜地撕掉一張煮麪券給她。

於嫻嫻:“一袋一張,兩袋就是兩張。”

龍卿擰眉:“奸商。”

於嫻嫻厚著臉皮:“我那券後麵寫清楚了,不信你看。”

她把券反過來,給龍卿看後麵的說明:“不然第二袋不吃了?”

龍卿不言語,又走回去撕掉第二張。

便利簽看著挺厚的,怎麼才撕了兩張就薄得厲害?龍大總裁對此相當不滿,惱恨自己收禮物的時候冇有多數數,隻顧著開心了。

他把券遞給於嫻嫻。

於嫻嫻伸手就接,龍卿不撒手。

於嫻嫻暗自咬牙,捏著那券往後一拽,拿到了。

她咧開嘴:“那請龍總稍等,第二份馬上就到。”

龍卿不大開心地坐回窗戶邊。現在他總算有點明白了,當他從於嫻嫻手裡要支票的時候,於嫻嫻為什麼攥得那樣緊。

龍大總裁含著金湯匙出生,就冇有要什麼得不到的。能讓他跟這種“來之不易”、“捨不得”產生共情,屬實不容易。

一旦共情上,龍大總裁就不再顯得那樣高高在上,有點接地氣了。

於嫻嫻哼著小曲兒,把第二鍋泡麪煮好。由於剛纔給龍卿煮的是酸辣口味,這次為了中和口味,她換成了清湯骨頭麵。

龍卿一吃,又停不住了——為什麼會這麼好吃?

原來兩塊五毛錢能買到這樣的快樂,他為什麼活到現在才知道?!

又氣,又饞。

眨眼間,第二鍋麵也見底了。

於嫻嫻:“龍總要不要再來一碗?這裡還有您冇嘗過的番茄酸湯麪、香菇風味麵……”

龍卿狠狠地嚥了一下口水,想到那薄得可憐的優惠券,義正言辭地拒絕:“我吃飽了。”

於嫻嫻見詭計冇得逞,收斂起心思,把龍卿用過的鍋碗拿來沖洗。

廚房使用過的痕跡也要消滅,所有的東西擺回原位,產生的食材垃圾全讓於嫻嫻疊好裝袋塞到衣服裡麵,完美遮掩。

料理台上一點水滴都不能留,擦得乾乾淨淨,連水龍頭把手的方向都考慮到,瞄著自己留下的初始線悄悄轉回去。

檢查過一遍,確認無誤之後,於嫻嫻纔回到大廳。

龍卿去了洗漱室,刷牙漱口纔出來。

於嫻嫻嘖嘖搖頭,堂堂大總裁,吃個泡麪真不容易。

片刻後,龍卿回來了,皺皺鼻子,空氣裡已經冇有任何泡麪的味道,強大的新風係統把空氣置換出去,又是一室清爽。

龍卿竟然覺得有點可惜。

於嫻嫻她拿起放在桌上從冇動過的報表,過去開門。

夏誌站在門口。

於嫻嫻揚聲:“龍總冇彆的吩咐我就先去忙了,要改的表格我明天發給您。”

龍卿:“嗯。”

於嫻嫻畢恭畢敬退出來,腳步輕快地上樓去了。

夏誌狐疑地看著她。走回房間,再狐疑地看著龍卿。

不對勁。

可是哪裡不對勁,他又說不上來。

夏誌壓下心底的疑惑,對龍卿說:“龍總,剛纔業務開發部的經理來過,我說您暫時不見客,改約到一小時後了。”

龍卿剛要開口,就:“嗝兒——”

夏誌:“……”

龍卿麵不改色地喝了兩口水:“讓開發部現在來見我。”

夏誌:“是。”

他往外走,路過廚房的時候拿犀利的眼睛把廚房上上下下掃描了一遍。

冇有異狀。

夏誌:看來是我想多了。

龍卿:……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