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行!”

“不行!”

白霏暖和於嫻嫻幾乎異口同聲。

白霏暖驚疑不定地望著於嫻嫻。

於嫻嫻連忙低聲說:“咳,我是怕孩子的親爹揍哭宋先生。”

噗。

白霏暖本來氣到爆炸,被於嫻嫻一秒逗笑了,笑完,又有些無奈。

宋時燃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我篤定你不敢讓他見我。”

“是不敢,”白霏暖搖搖頭,“哪個女人敢讓丈夫見跟自己有過一夜情的男人?我這些年生活好不容易恢複平靜,真的不想再折騰了。”

於嫻嫻無言地歎了一聲氣。

她讀過原著,知道白霏暖說得是實話。

其實,白霏暖也不全然無辜。在那次喝醉跟宋時燃意外滾床單的時候,白霏暖不是單身。

她剛剛接受當時的男朋友、現在的丈夫顧明煦的告白,兩人算是開始談戀愛的第二天。

發生那件事之後,白霏暖心態崩了。

想過要跟顧明煦分手,可心裡總歸不捨得。

隱瞞?又對顧明煦萬般愧疚。

在這種內心糾葛中,白霏暖冇能把話說明白,戀愛兩個月後,稀裡糊塗發現自己懷孕了。

這下她慌了,搞不清楚自己懷的到底是誰的孩子,更不敢告訴顧明煦。

顧明煦是個職業海軍,彼時已經結束了休假,要回去服役。這一走就至少一兩年見不上麵,白霏暖索性就冇說。

她想著,先把孩子生下來,如果是顧明煦的,就再告訴他,等他回來領證不遲。

如果不是顧明煦的,那就跟他提分手,讓他趁早忘了自己。

顧明煦走的時候,白霏暖偷偷拔了他的頭髮,還拿走了他的牙刷。

她生孩子的事不敢讓人知道,獨自搬家換了城市,好在這些年工作的積蓄足夠她請個保姆照顧自己。

就這樣熬到孩子出生,她第一時間做了親子鑒定,孩子是顧明煦的無疑。

白霏暖當時抱著驗證報告哭得撕心裂肺,穩定下來,就把訊息告訴了顧明煦。

顧明煦被突然多了一兒一女的事驚到了,高興得手腳都不知道往哪放,但心裡也猜測是有什麼事情。

他不問,是白霏暖主動說的。

知道事情後,顧明煦生氣是有的,但更多得是心疼。他請了假回來,連夜出現在白霏暖的病床前。

抱著她。

白霏暖躲在他懷裡哭,兩人相互依偎著。

白霏暖說:“我知道我錯了很多,我們分手吧。你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我會教好孩子,不用你付撫養費,你要是想見他們……”

“閉嘴,”顧明煦沉聲說,“彆想帶著孩子離開我,你哪也不許去。”

白霏暖鼓著嘴,不知道說什麼。

顧明煦緊緊抱著她:“傻丫頭,我這次是,請了婚假出來的。”

白霏暖眼窩一熱,心口像被人狠狠揪了一把,又哭了。

再後來,兩個人結婚,恩恩愛愛。

顧明煦常年在外,白霏暖這個“單身媽媽”當得不容易,每每有人閒言碎語說什麼——“你這樣條件可以找個更好的啦”、“你丈夫總也不回家在外麵不安心”、“你丈夫的工資還不如你的一半”之類的話,白霏暖都會狠狠懟回去。

她護丈夫跟護崽子似的,就像顧明煦當年護著她一樣。

顧明煦的好,哪是外人看得出來的?

膚淺。

日子漸漸好起來,顧明煦執行秘密任務,結婚之後就又走了。

這一走就是四年。

儘管傳回來的隻有隻言片語,但白霏暖篤定他的愛,苦苦堅持著。

如今,顧明煦回來了。

為了這次見麵不被親屬們打擾,他們特意定了珠朗奧斯特的情侶包間,結果還冇見上,就被突然冒出來的宋時燃截胡。

白霏暖真的要氣炸。

其實,她更慘的還在後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