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小時後。

白霏暖:“……事情就是這樣。”

於嫻嫻望向宋時燃:“你都聽明白了?”

宋時燃:“什麼嫁了個海軍,不常在家……你以為我會信的鬼話?”

白霏暖:“事實如此。我跟丈夫五年前戀愛,結婚。後來我懷孕,他去遠洋執行任務,今年纔回來。我都已經把結婚證照給你看了,你還有什麼不相信的?”

宋時燃:“可你的結婚證上日期是兩年前。”

白霏暖:“這有原因的,我也可以解釋,是因為……”

宋時燃懶得聽,打斷她:“孩子這麼像我,你怎麼解釋?”

白霏暖都快哭了:“不像你啊,孩子像他們親爹。”

宋時燃:“我就是親爹!你敢說孩子不像我?”

白霏暖:“……”

他又望向於嫻嫻:“你敢說孩子不像我?”

於嫻嫻:“……”咳,是挺像的。

這能怪誰?還不是原作的沙雕作者非要安排這麼個劇情!

根據原著路線,當孩子出現之後,男主認定是自己的孩子,就跟女主產生了長達三年的愛恨糾纏,各種霸道總裁強製愛的戲碼在這個過程裡出現。

白霏暖就是個被蹂。躪的小白花,說什麼宋時燃都不信。說要送孩子做親子鑒定,宋時燃還非要拒絕,聲稱多此一舉。

整個宋家都對這突然冒出來的孩子疼惜有加,有求必應。宋時燃那萬年老古板的父親,轉眼就成了孩兒奴,要啥給啥。

結果呢?三年後,白霏暖在這種愛恨糾葛之下捲入了宋家跟仇敵的紛爭,最終被宋家的仇敵當做對付宋時燃的殺手鐧,死於故意製造的車禍。

宋時燃受到打擊,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幾乎一蹶不振。

兩個孩子原本落在白霏暖的名下,因母親去世要改戶口,提供親子證明。宋時燃這才晚了三年帶孩子去做親子鑒定,結果,孩子不是他的!

——全文完。

這個結局反轉令人。大跌眼鏡,在網絡連載時,引起讀者的極大反響。

原著的話題是有了,但白霏暖可真是倒了大黴,渾身有嘴說不清。

那倆孩子真的跟宋時燃太像了,即便看過原著,於嫻嫻都不敢把話說死。

白霏暖:“你還要我怎麼解釋?實在不行,你喊人來做親子鑒定吧。”

宋時燃:“多此一舉,你這分明是要拖延時間。女人,你讓孩子出現在我麵前,現在又故作矜持惺惺作態,我已經答應把宋家夫人的頭銜給你,你還想要什麼?”

於嫻嫻:“……”聽聽您這台詞,大清都亡了幾百年,您還在這打男拳呐?

不會真以為是個女人都想挾子嫁入豪門吧?

白霏暖都快被他氣暈厥了:“我慢條斯理跟你說,你不聽。讓你去做鑒定,你不做。你現在明目張膽搶孩子,跟個強盜有什麼區彆?”

宋時燃冷下臉:“我隻是在給孩子他們應該享受的待遇!你纔是真正的強盜,你讓孩子丟失了五年的父愛!”

白霏暖:“……”氣到自掐人中。

她漲紅了臉,上氣不接下氣:“我懷胎十月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兩個娃,剛出月子就去賺錢,連續加班從來不敢喊累,發高燒39度還堅持崗位……我這麼拚命養大的孩子,說成你的就成你的了?憑什麼?!”

於嫻嫻:說得好!霸總文裡總是對帶球跑女主的辛苦一筆帶過,這不合理。

單身媽媽是人當的嗎?是超人纔對!

能當單身媽媽把兩個孩子拉扯大的女人,絕壁不會軟弱到見到霸總就妥協退讓。而且,什麼男人?有了孩子,男人隻能排第二,孩子才永遠是第一。

若說為了給孩子更好的生活條件,於嫻嫻覺得白霏暖已經做到了。

她雖然比不上宋時燃的大富大貴,但也吃喝不愁。如今的白霏暖在帶兩個孩子的前提下,還當上了公司的部門經理,在於嫻嫻看來堪比當代都市女性的標杆。

這樣自立的女孩,怎麼會為了豪門那點恩惠,就放棄自己的追求?

宋時燃一怔,似乎想到女人的不容易,施恩一般說:“我會給你想要的一切,這五年空窗期的補償是我冇儘到做父親的責任,但最大的問題還在你身上,要不是你當年懷孕跑路……”

白霏暖:“……”聽不下去,氣到自閉。

於嫻嫻真想反手掏出電話打到精神病總院去,讓宋時燃感受一下總院醫生的關懷。

宋時燃:“我已經吩咐助理去查了,這些年你把孩子教的很好。聽說生他們的時候,你還差點死在產床上?”

白霏暖:“我九死一生,跟你有什麼關係?你又不是孩子的爹。”

宋時燃:“嗬。”

白霏暖:“……”

眼見兩人吵累了,於嫻嫻開口道:“白小姐等的客人好像冇來?”

白霏暖:“!”

她這才如夢初醒:“我得走了。”

宋時燃:“站住!你要去見誰?”

白霏暖:“我已經說過,我去見我的合法丈夫,我孩子的親爹!”

宋時燃:“嗬。”

白霏暖:“……”快來個人治治這個神經病吧!我不就五年前喝醉做錯了一次事,給我這麼多懲罰還不夠麼qaq

宋時燃:“既然你口口聲聲是他是孩子的父親,那就讓他上來,我們當麵對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