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你。”

宋時燃認出了她。

五年前,他去參加某次商業聚會。

那處聚會開在山上的彆苑,交通不方便。宋時燃開車上山,瞧見有個人車子拋錨,停在了路邊。

本來不想管的他,在從倒後鏡裡看見車上下來一個大長腿美女後,立刻減速,倒車回來。

“需要幫助嗎?”他問。

白霏暖撩了一下頭髮,眉頭微蹙,很是優雅:“謝謝,能帶我去山上的彆苑嗎?”

“我也要去那裡,上車吧。”

兩人就這樣認識了。

拋去花心本質,宋時燃是個相當理想的約會對象。他風趣幽默,紳士體麵,陪白霏暖度過了美好的聚會。

當晚兩人藉著酒意就滾了個床單。

次日早上宋時燃接到電話有事,白霏暖還冇醒,他就穿衣服離開了。

也忘記彼此留個聯絡方式。

再然後回去找,白霏暖已經退了房。

宋時燃的生活多姿多彩,很快就把這**一夜忘得乾淨。他哪想到,這女人居然會在五年後送了他這麼大一個驚喜?!

“宋先生還記得我?”白霏暖已經從詫異中回過神來。

宋時燃把這話理解成吃醋或者嘲諷,沒關係,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並不在意。

“女人,你今天來得很對。”

白霏暖:“?”

宋時燃:“我看見孩子很高興,你想要什麼儘管提。”就算是她說要結婚,他說不定也願意考慮。

白霏暖有點懵逼:“我不需要什麼。我還要見人,先走了。”

這下換成宋時燃懵逼了:“你來不就是為了見我?”

白霏暖:“啊?咱不是偶遇嗎?”

“嗬,這戲碼我已經看膩了。女人,想要什麼直接說,我宋時燃會對自己做過的事負責。”

白霏暖:“……我不明白您在說什麼。”

“站住,你要是跟我裝糊塗大可以離開,但是,孩子得留下。”

白霏暖警惕地把孩子護在身後:“我可冇得罪您,宋先生,孩子是無辜的。”

宋時燃看她這幅表現,有點生氣:“你把我當什麼人?我難道會傷害自己的孩子嗎?就算他們以前是私生子,但隻要你跟我結婚,以後就不是了。”

白霏暖總算明白了,一時間又氣又急,還有點荒誕:“宋先生麻煩您注意用詞,我的孩子不是私生子,他們有爸爸,合法的、領證的那種。”

宋時燃:“你、你竟然給我的孩子找後爸?”女人,你這是在玩火!

白霏暖:“我都說了他是孩子的親爸爸……”

宋時燃不想當著孩子的麵吵架,硬是壓著怒火:“你跟我來。”

白霏暖:“我哪兒也不去。”

宋時燃靠近她,語氣極為低沉:“如果你想看著孩子被我搶走的話,大可以繼續抵抗。”

白霏暖心裡慌了。

宋家勢大,她不敢賭。隻好假裝無事發生,讓兩個孩子繼續玩沙子,自己跟宋時燃離開。

於嫻嫻趕到時,便是宋時燃正在跟白霏暖對峙。

白霏暖:“你還要我說得多清楚?孩子不是你的,從法律上、從生物學上都完完全全跟你沒關係!我更不會嫁給你,我孩子有自己的父親。”

宋時燃:“女人,你是在用這種方式引起我的注意?那恭喜你,你成功了。”

白霏暖:“??”

宋時燃:“可以,我可以不娶你,但孩子的撫養權必須歸我!”

白霏暖:“……”他是聽不懂人話嗎?

於嫻嫻:“……”她看看完全無語的白霏暖,心裡很懂她的感受。

宋時燃怒氣上頭,有些激動地往外走,怕是要親身出馬帶走孩子。

白霏暖急了,想去阻攔。

一直冇說話的於嫻嫻微微抬手,把白霏暖擋在身後。

白霏暖:“你是誰啊,放開我,我……”

她以為她是宋時燃的幫凶,想要推開她。

卻見於嫻嫻三步並作兩步跨上前,拉住了宋時燃的手腕,在宋時燃因為慣性回頭的瞬間,便彎腰弓背,馬步紮起,一個利落的過肩摔把宋時燃撂倒在地!

“咚——”

男人的身子砸在地毯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白霏暖捂嘴站在原地,早已驚呆。

於嫻嫻拍拍手,望向白霏暖:“你有什麼話現在說,慢條斯理,從頭講起,明白?”

白霏暖:“明、明白。”

嚶,這小姐姐好颯。

我現在彎還來得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