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著一間半開的門,裡麵傳出宋時燃低沉的聲音:“白霏暖,你好大的膽子,居然瞞著我生孩子,還讓宋家的子嗣在外流浪?!”

柯雪:“……?”驚爆新聞。

於嫻嫻:哦豁,您的霸總嬌妻帶球跑劇情已上線√

於嫻嫻輕輕推門進去,便看見宋時燃正跟一個女人拉拉扯扯。

那女人身材高挑,是很禦姐的風格,及腰長髮利落地在腦後綁成馬尾,隨著動作左右搖擺。

她說:“宋時燃,你鬆手,孩子不是你的。”

她語氣尚算剋製。但對麵的宋時燃要激動很多:“你先把話說清楚,什麼叫孩子不是我的?”

……

事情要倒回到一個小時前。

宋時燃跟於嫻嫻玩累了,回房休息。往回走的時候,路過頂層寬大的網球場,突然瞧見兩個孩子。

沙灘網球場底下鋪了厚厚的沙,那兩個孩子就蹲在沙坑中間,正認認真真地玩沙子過家家。

宋時燃好奇怎麼會有孩子跑進來,想叫人把孩子抱走,就見那男孩抬起頭。

“小桃妹妹,你不許吃沙子。”他大概四五歲,奶聲奶氣,但吐字清晰。

讓宋時燃停下步子的理由,是那孩子跟他簡直太像了!

一個模子刻出來得像!

宋時燃自戀,每天早上起來在鏡子前逗留的時間長達一個小時。家裡角角落落都有他的照片,客廳隔離牆上掛著巨大的一副藝術照,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進去到了某個當紅明星的家裡。

自戀,讓宋時燃對自己的臉認識得非常清楚。

他最自傲的就是這雙桃花眼,這是無數女人沉淪在他牛仔褲下的起點。

那個孩子,跟他有一模一樣的眼睛。

太像了,這麼完美的眼睛,世界上除了他還會有第二雙?竟然長在一個孩子身上?

這讓宋時燃不由得陷入沉思。

不會是我的私生子吧?

他身邊不乏拈花惹草留下子嗣的朋友,以往開玩笑調侃彆人,總會被彆人回送一句:“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你也小心點吧。”

宋時燃聽多了,不免就放在心上。

再說,這孩子實在太像他了,簡直就是宋時燃幼年分燃;像到要是這孩子媽媽去法院起訴,法官都懶得看親子證明直接宣判的地步。

他左右張望,見附近冇有大人——讓孩子突然跑到自己眼前,是孩子的媽媽在暗中策劃?

她是準備帶娃上門了?

宋家長輩催得緊,宋時燃冇想過這麼早結婚,但不妨礙他想要個孩子。他還挺喜歡小孩的,多酷,有空可以帶孩子出去在他那幫狐朋狗友麵前炫耀,看他們嫉妒得眼紅。

短短幾秒內,宋時燃想了許多,並且在不由自主間朝孩子靠近了些。

兩個孩子還冇發現他。

女孩悶頭堆沙子,說:“沙子不能吃,我為什麼要吃沙子?啊遙不要把我當傻子。”

白牧遙:“不許叫我啊遙,我是你哥哥。”

女孩不以為然。

白牧遙:“白慕桃,叫哥哥。”

“我們明明是同一天出生的,我們是一樣大,你不是我哥哥。”

白牧遙不開心了:“我比你早出生三分鐘,所以我是哥哥,媽媽這樣說的,小桃難道不聽媽媽的話嗎?”

白慕桃不情不願:“哥。”

“嗯。”男孩滿足地點頭,接過女孩怎麼也堆不好的沙子,三兩下就堆出個小熊的形狀。

白慕桃便很快開心起來,拍著手:“哥哥好棒!”

“那當然,因為我是哥哥。”

“真好看呀,想讓媽媽來看看,媽媽呢——”白慕桃說著抬起頭,忽然瞧見蹲在他們身後的怪蜀黍,嚇一跳:“啊!”

白牧遙一秒丟掉鏟子,衝到妹妹麵前保護她:“你是誰?”

他自己也有些害怕,眼睛警惕地望著男人,小身子都在發抖,卻緊緊地護著妹妹。

宋時燃怔怔地說:“我……我不是壞人。”

這麼近距離看,男孩跟他長得更像了。

甚至那女孩也很像他,簡直就是他小時候的性轉版。

還是一對龍鳳胎?這猝不及防的禮物——宋時燃好喜歡!

兒女雙全,誰不想要呢?宋家長輩要是知道,高興得夢裡都能笑出聲。

隻是宋時燃睡過的女人太多,他壓根想不起來誰是誰,隻能問:“你們的媽媽呢?”

兩個孩子閉口不言,滿目戒備。

宋時燃便蹲下來,跟孩子保持平視,溫柔地說:“我冇有惡意。這裡是我的房間,你們突然闖進來,我要把你們送回去。”

男孩這纔將信將疑:“這麼大,怎麼會是你的房間?”

“你不信?”宋時燃指著遠處,“從這頭,到那頭,全是我家。我今晚花錢包下了這裡,外麵的服務員都隻為我服務。所以,你們倆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女娃奶聲奶氣地說:“媽媽帶我們進來的,說這裡有我們的爸爸。”

宋時燃:果然如此!

他努力壓著眼底的神色,以免嚇到孩子:“你媽媽叫什麼名字?怎麼把你們自己丟在這裡?”

“我媽媽叫白霏暖。”女孩答了,並從哥哥的胳膊中不舒服地掙脫開,小臉都憋紅了。

白霏暖……這個名字讓宋時燃想了好一會兒,才勉強有點印象。

聽著耳熟,但跟他腦海中無數個美女的臉卻對不上號。

“那要到哪去找她?如果找不到媽媽,我隻能幫你們報警了。”宋時燃作勢掏手機。

白牧遙連忙說:“我媽媽說讓我們在這裡等她,哪都不能去。”

白慕桃:“是我說渴了,媽媽去給我找水喝。媽媽怎麼還不回來?不會是迷路了吧?”

白牧遙也露出苦惱的神色:“也許。媽媽總是迷路,真讓人擔心。”

宋時燃被他倆小大人模樣逗笑了,覺得很窩心。這樣聰明的孩子,必然是他的兒子。

“那你們要在這裡等媽媽,還是跟我一起出去找?”

兩個孩子互相看看,說:“你是陌生人,我們不能跟你走。”

宋時燃若無其事:“那你們的爸爸呢?爸爸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

“我們冇見過爸爸。”

這個答案一出來,宋時燃心裡頓時信了十分。

隻是他故意套孩子的話:“所有人都見過爸爸,你們怎麼會冇見過爸爸?”

白慕桃:“媽媽說,爸爸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工作了。今天是帶我們來找爸爸的,你看我還穿了新裙子。”

宋時燃捧場道:“嗯,裙子真好看。”

白慕桃高興了,覺得對方是自己人:“我們不走,你幫我們找媽媽吧,找到就帶她到這裡來。”

宋時燃:“那你想見爸爸嗎?”

兩個孩子異口同聲:“想。”小腦袋以相同的頻率點著,看著宋時燃快要原地融化惹!

他心裡一軟,沉聲道:“爸爸就在……”

他還冇說完,背後就來了人:“小桃,阿牧,你倆怎麼跑這裡來了?!”

“媽媽!”

兩個孩子應聲跑過去,撲到女人懷裡。

宋時燃站起身,緩緩回頭。

“謝……”白霏暖想道謝,看清宋時燃的臉,話便冇說出口,愣在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