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半天,宋時燃也冇讓於嫻嫻閒著。

吃完飯他換了居家服,不再“衣衫不整”。但一會兒要玩這個,一會兒要玩那個,指名於嫻嫻陪同。

於嫻嫻帶到他繞著頂層轉悠,把他感興趣的東西都玩了一個遍,感覺比帶兩個熊孩子的寶媽還累。

真想一拳頭把這貨錘暈了睡到天亮退房算完事。

“於經理?”

於嫻嫻猛然回頭,見宋時燃在叫她,連忙繼續手上的動作。

他們現在在遊戲房,玩一款街機賽車遊戲,一人騎了一輛摩托,麵前則是全息投影的遊戲介麵,代入感極強。

於嫻嫻已經陪宋時燃跑了三圈了,累死。

倒不是身體上的累,而是心累,畢竟要輸給宋時燃,還挺不容易。

宋時燃那個車技菜的,於嫻嫻既要輸,還不能輸得太明顯,不到十分鐘的功夫已經絞儘腦汁換了三種不同的輸法,已經靈感枯竭。

奈何宋時燃還玩上癮了,一邊嘲諷於嫻嫻“你怎麼又輸了”一邊不停地開下一局。

“要不要我讓你?”宋時燃抬著桃花眼,很是臭屁地問。

於嫻嫻努力做個捧場王:“宋先生會讓我?”

宋時燃:“可以,你快求我。”

於嫻嫻:“?”

宋時燃:“撒個嬌,求我啊。”他含情脈脈地望著於嫻嫻,要不是於嫻嫻腦子裡裝著原著裡他的傻逼二三事,她很真就心動了。

於嫻嫻多一個眼神都不給,冷漠地把頭轉回來:“開始。”

“嘖。”宋時燃討了個冇趣,“待會輸得太慘你可彆哭。”

他雖然是個紳士,玩遊戲可不會讓這女孩,出發——!

……

兩分鐘後。

宋時燃懷疑人生地望著螢幕。

就在剛纔,於嫻嫻以完美的操作、流暢的轉彎、極致的速度……全程碾壓宋時燃,贏了,還順便重新整理了遊戲記錄。

宋時燃:“……”

於嫻嫻:“忘了告訴您,這台機器上的記錄榜都是我留的。您還想繼續玩嗎?”

宋時燃跳下摩托,頭也不回地走了。

於嫻嫻:嗬,早該這麼對付你!

接下來半天,宋時燃又拉著於嫻嫻陪他打球、賽馬、動感單車……擼了一條“鐵人十八項”體能路線。

他想著,彆的玩不過,還怕體能上輸給一個女人?

結果他錯了。

於嫻嫻對所有的項目都駕輕就熟,甚至能一邊超越他一邊停下來等,等他快要追上時,再悠閒地繼續。

那種恥辱感,讓宋時燃現在看見於嫻嫻就心煩。

想爆粗口。

淦!

於嫻嫻輕鬆地望著他,汗都冇怎麼出:“宋先生還想玩什麼?”

宋時燃:“不了。”

於嫻嫻:“宋先生這就要走了?您花十億住的酒店,不再享受一會兒?”

宋時燃:“女人,閉上你的嘴,否則我不保證會發生什麼事!”

於嫻嫻抬手在自己的嘴巴上從左劃到右,做個了封口的姿勢。

宋時燃恨恨瞪她一眼,扭頭離開。

於嫻嫻心情美麗極了,等他走遠,在後麵抱著肚子咯咯笑——男人,我還對付不了你?

身後突然有個聲音:“很開心?”

於嫻嫻:“!”

她回頭,龍卿就這麼默默站在她身後,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於嫻嫻顫顫巍巍地,莫名有些心虛:“龍總怎麼有空上來?”

龍卿:“要不是上來看,哪知道我的員工還會陪客人玩得這麼開心?”

夏誌:完了完了,醋廠倒閉老陳醋促銷醋到姥姥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