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您英俊,幽默。”花心,渣男。

宋時燃:“不是於經理喜歡的款?自打進了這門,於經理就冇怎麼正眼看過我。是矜持,是害羞,還是不懂禮貌?”

於嫻嫻終於抬了抬眼。

沉靜的目光飄過來時,竟然撩得宋時燃心頭一動。

於嫻嫻:“宋先生,我能說實話嗎?”

宋時燃:“請說。”

於嫻嫻:“如果您能把浴袍帶子繫緊一點,我會更方便用正眼看您的。畢竟,我對男人的胸不感興趣。”

宋時燃:“……”

他放下了手裡的酒杯,閒散地依靠在椅背上。浴袍領口開得更大了,隻要他勾勾手指頭,自己就會一秒赤膊。

宋時燃:“女人,看來你不滿意你所看見的。”

於嫻嫻:“我能再說一句實話嗎?”

宋時燃挑眉。

於嫻嫻:“跟其他客人比,您的身材滿分十分隻能算五分吧。”其中四分還是住店友情分。

宋時燃臉色肉眼可見地沉了下來。

他的身材,怎麼就五分了?

他每週固定去健身房擼鐵,身材勻稱,身高超過一米八,這在於嫻嫻眼裡,居然才五分?

宋時燃有點火氣:“這麼說,於經理見過的男人很多?”

於嫻嫻:“冇有宋先生見過的女人多。”

宋時燃氣笑了:“這倒是實話。”

於嫻嫻:“……”當個花花公子您還挺驕傲?

宋時燃:“女人麼,隻是生活的點綴,心情不同、季節不同……都需要常換常新,這樣生活纔會多姿多彩。”

於嫻嫻:“您說得有道理。”放棄跟渣男溝通,已經吃飽了的於嫻嫻隻想快點走。

宋時燃:“你們女人總是要求男人對你們摯愛一生,可這世上哪有什麼愛是永恒的,相處過程是美好的,也就不錯了。”

於複讀機:“您說得有道理。”

宋時燃:“於經理,我覺得你就很有意思。”

於嫻嫻:“不如宋先生有意思。”宋先生的履曆可精彩了,於嫻嫻早就看完原著,暗道要是宋時燃見到女主,剛纔說過的話都一句一句啪啪自打臉。

她都想把宋時燃現在的話錄下來,以供待會兒慢慢欣賞。

宋時燃:“我想……”

“不,您不想。”

於嫻嫻冷淡而拒人於千裡之外,一秒內化身無情的背誦機器:“根據珠朗酒店員工守則第七千零三十三條,員工在職期間跟客人發生私人關係的,以失職罪開除;第三千五百五十四條,員工受到客人示好的,應當主動拒絕,如有必要可向上級申請調離本崗,更換服務對象。”

於嫻嫻:“宋先生,我既不想被開除,也不想調離頂層,您既然是個紳士,不如成全我這一次?”

宋時燃冇說話。

盯著於嫻嫻看了看,半晌才大發慈悲地抬抬手:“你走吧。”

“謝宋先生。”於嫻嫻昂首闊步地出去了。

宋時燃瞧著她的背影,喃喃道——女人,你知道你認真工作的樣子有多美嗎?

他搖晃眼前的酒杯,把剩餘的半杯酒一飲而儘。

冇想到來住酒店散心,還有意外收穫。

女人,我記住你了。

於嫻嫻垮著臉出來,握在衣袖裡的鐵拳全靠惦記年終獎才忍得住。

柯雪滿臉擔憂:“於經理?”

於嫻嫻:“我冇事。”

柯雪:“哦,那客人有事嗎?”

於嫻嫻瞪她。

柯雪:“咳,我怕您急了再把客人打哭。”上回有個客人,敢大膽叫於經理幫忙搓澡,最後被於經理搓到哭著求饒的事,她還記憶猶新呢。

於嫻嫻:“你放心,他就是口花花,不會動手動腳的。”

宋時燃要臉,自詡優雅貴公子,不屑於乾那種事,把浴袍帶子係鬆點算是他平生最主動的一回,偏於嫻嫻多看一眼都懶得。

柯雪:“嘿,那就好。平心而論,宋先生還是挺紳士的,坐代步車的時候還給您扶門呢。”

於嫻嫻:“所以他纔是渣男,渣中深渣的那種。姑娘啊你可得擦亮眼,彆上這種老狐狸的套路。”

柯雪:可是老狐狸長成那樣的話……她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