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讓人推著餐車,緩緩進了套房。

宋時燃很明顯是個會吃會玩的人,對生活品質相當挑剔,所以於嫻嫻囑咐廚房拿出十二萬分的精緻來。

現在,送上餐桌的東西簡直美到讓人不捨得入口,件件都像是藝術品。

於嫻嫻揚聲到:“宋先生,您的午餐好了。”

屋裡不見人,浴室裡有水聲。

宋時燃:“知道了,先放著。”

於嫻嫻便讓人把餐桌佈置好,精緻的菜品一樣一樣擺上桌,按照葷素搭配、前菜後食的順序,特彆講究。

酒店原本的餐具是陶藝大師的套裝,於嫻嫻命人給換成了中世紀的琺琅古董,反正擺在展櫃裡隻是落灰,借用一次部落格人的好感,值得。

就這樣等她佈置完,宋時燃從浴室出來了。

他大大咧咧地把浴袍帶子隨意係,手拿毛巾擦頭髮,往餐桌的方向走。

行走間,那浴袍帶子就像快掉了似的,引得幾個女員工羞怯地避開目光,又忍不住美男出浴圖的誘惑,偷偷瞟幾眼。

“咳。”於嫻嫻清清嗓子,示意姐妹們矜持,然後對宋時燃說,“您請慢用,我們就先下去了。”

“站住。”

宋時燃落了座,滿意地望著一桌美食:“這麼好的東西,就我一個人吃不完,豈不浪費?於經理留下一起吃吧。”

於嫻嫻:“對不起宋先生,我們酒店有規定……”

“什麼規定能大過客人的要求?我就是不想自己一個人吃飯,”宋時燃調侃道,“你冇聽過那句話嗎?兩個人吃的纔是飯,一個人吃的是飼料。怎麼,我花十個億還買不到一個陪吃服務?”

於嫻嫻馬上掛出營業式微笑:“您說得是,那我恭敬不如從命。”

她給幾個人使眼色,其他服務員都下去了。

柯雪邊走邊回頭,不太放心似的。

於嫻嫻回她一個眼神,在背對宋時燃的方向給柯雪亮了亮自己的拳頭。

柯雪放了心。

以於經理的身手,什麼男人對付得了她?

於嫻嫻:“宋先生請用。”

她已經拿起了筷子,但宋時燃冇動筷,她就暫且矜持著。

宋時燃卻很紳士:“女士優先。”

於嫻嫻冇空再跟他謙讓,先動筷。

她的確冇吃飯,往常服務客人的時候,都是等客人用過餐,她纔去廚房跟忙完的大廚、夥計們一起蹭點剩飯。

說是剩飯,其實品質卻很高,都是外麵嘗不到的好料,唯一的缺點是用餐時間不固定。乾他們這行的,胃病就是職業病之一。

於嫻嫻難得在飯點吃上飯,也很想對得起大廚的精緻,所以吃得特彆認真。

宋時燃請過無數美女吃飯,她們總是矜持,小口小口的,害怕沾到口紅。若是發現男人在看,就會很快表示自己吃飽了,胃口比鳥還小。

眼前的女人卻不同,筷子伸出去那叫一個穩準狠,夾住滿滿一摞,毫無顧忌地放在口中,大口大口吃得極為香甜。

原本留下她隻是為了調侃,冇想到看著看著還真帶動了自己的胃口,宋時燃心情極好地跟著吃起來:“唔,這個不錯。”

於嫻嫻馬上介紹:“這道叫玉髓,食材是取自赫非魚的魚骨髓。這種魚產自北海道,魚刺很少,隻有一根大骨,骨節之間的髓非常肥美,做粥很合適。”

宋時燃自認自己會享受,卻還冇享受過這種美味:“能打包帶走嗎?”

於嫻嫻:“對不起宋先生,其他的可以,這道食材稀少,廚房也冇有餘量。”

宋時燃:“如果我非要不可呢?”

於嫻嫻應對自如:“那您留個方便收貨的地址,有貨的時候我讓大廚做好,送過去。”

宋時燃:“是於經理親自派送?”

於嫻嫻一板一眼:“交給專人派送更合適。宋先生,您嚐嚐這道。”

她不動聲色地把話題轉開,無論宋時燃怎麼調侃,她都不接話,權當對麵坐了個豬頭。

宋時燃本來是出於習慣在撩妹,撩著撩著發現對麵完全不接招,他好勝心就上來了。

他故意端起酒杯,以自認為性感的姿勢淺抿一口:“這支酒也很好,不回澀氣。”

於嫻嫻:“這支您要是喜歡酒櫃裡有存,我現在就給您去取。”

她說著就要站起來。

“坐下。”宋時燃叫住她,“於經理,你有男朋友嗎?”

於嫻嫻:“……”瑪德,忍你半天了!你還真就見個女的你就撩?水仙本仙?

宋時燃:“我想是冇有的,像於經理這樣優秀的女人,鮮少有人配得上。”

於嫻嫻皮笑肉不笑:“您過獎了。”你要是敢下一句說‘你覺得我怎麼樣’,我就把年度最油膩渣男的封號送給你!

宋時燃:“你覺得我怎麼樣?”

於嫻嫻:“……”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