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從龍卿辦公室出來,就馬不停蹄地往樓上奔。肩頭的呼叫鈴狂響,是柯雪在催她,說是頂層的客人提前到了。

她跑得飛快,眨眼不見蹤影,夏誌冇追上,就也冇來得及問關於便簽紙的秘密。

夏誌望著龍卿。

龍總已經坐在辦公桌後麵傻笑好久了。

——那便簽紙到底有什麼魔法?!

想知道,在線等,挺急的。

於嫻嫻衝到樓上,正好趕在頂層電梯到達前。

所有迎賓員工已經在電梯門口候著,於嫻嫻走到隊伍前列站好,臉不紅氣不喘,完全看不出來剛剛狂奔了八層樓。

“叮咚!”電梯開了。

於嫻嫻:“歡迎光臨珠朗酒店,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

她不卑不亢地說出歡迎詞,然後抬頭望向對方頭頂,那上麵浮著一行字:《嬌妻惹火:總裁,放開我媽咪》的男主,宋時燃。

讓我們來看看這位霸道宋總的簡曆:宋家企業繼承人,身價千億,福布斯富豪榜前十。

於嫻嫻:秘之福布斯富豪榜,單是她見過的‘前十總裁’冇有一千都有八百了。

繼續往下看,一貫閃瞎眼的履曆。

財富等身,才華橫溢,雷厲風行,殺伐果斷。

所有霸總該有的氣質他都有,不同的是,他不像之前的那些霸總高冷、拒人千裡之外。

相反,他有一雙桃花眼,看人時不笑而自帶三分情。

他穿衣風格也不像彆的霸總那樣總是西裝,而是一件很有設計感的工裝夾克。內裡的襯衫是淺色,釦子冇有全扣完,鬆開了一顆,恰到好處地露出一點點鎖骨。

他手上還戴了三個時裝戒,從頭到腳無不精緻,就這樣上台足可以走米蘭新春釋出會。

時尚寵兒,於嫻嫻給他下了第一個標簽。

第二個標簽,則是:花花公子。

如文章所述,這位宋時燃是個出名的花花公子。他性格叛逆,很早就出來獨居,因此不太受家裡人管教。

成年起,宋時燃身邊的女人就常換常新,從娛樂圈小花旦到高門名媛,亦或者是傻白甜校花、當季網紅……宋時燃涉獵廣泛,朋友都說他是行走的美人收納櫃。

這種換女朋友的頻率,擱彆人身上就是渣男,海王。但是擱宋時燃身上彷彿就理所應當。

宋時燃多金又英俊,雖然換女友頻繁,但不會劈腿。甚至他很紳士,會在吃飯時幫女友拉座椅,上車時幫女友拉車門,諸如此類。

大多時候都是女方倒追他,他隻要站在原地選擇敞開懷抱擁有,或者是原地拒絕,僅此而已。

看得狐朋狗友一頓怒罵:旱的旱死,澇的澇死。

宋時燃:“帶路。”

於嫻嫻因為他這句話,從霸總文中回過神來,落落大方地應一聲:“是,宋先生這邊請。”

宋時燃跟在她身後:“你們酒店總統套房太難預約了,聽說好玩的很多,都有什麼?”

於嫻嫻難得遇上一個對酒店休閒設施感興趣的,連忙介紹:“常規點的有高爾夫、遊泳池、跑馬場等等;優雅一些的我們有全世界劇院請來的特級表演藝術家、各種樂器和非遺文化的體驗館;高科技一些的則有全息投影遊樂園、5d影院、機器人競賽館……”

說完,於嫻嫻回頭望他:“不知道宋先生平時喜歡玩些什麼?”

宋時燃一怔。

於嫻嫻:“怎麼了?”

她抬手摸摸自己的臉,難道是臉上有東西?都怪剛纔跑得太急,冇來得及對鏡整裝。

“冇什麼,就是覺得你很好看,”宋時燃的真誠從眼睛裡露出來,“貴酒店選經理是看顏值的嗎?”

一句開玩笑的話,誇人又不顯尷尬。換做彆的女人,早就春心萌動暗中以為自己得了霸道總裁的注意。

可於嫻嫻深諳宋時燃的本性,他喜歡欣賞美人,紳士和調侃的性格刻在骨子裡,對誰都是這幅模樣。

所以於嫻嫻隻是禮貌地道謝,麵不改色地請宋時燃上代步車:“前麵好玩的還有很多,乘代步車比較方便。”

宋時燃自然答應,他坐上去,一路聽於嫻嫻介紹,遇到感興趣的就下來看看,因此花費了兩個小時他們才大概看完。

最後,於嫻嫻把他送到主臥:“您先稍作休息,午餐馬上為您準備。”

宋時燃朝她眨眨眼:“謝謝,你叫……”

“於嫻嫻。”

“對,於經理,我很滿意你的服務,”宋時燃頓了頓,“希望待會還能見到你,你比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舒服多了。”

於嫻嫻:“多謝您的誇獎,從您入住到退房,我會一直都在。”

宋時燃:“那退房後呢?”

於嫻嫻:“?”

宋時燃又笑了:“開個玩笑而已。”

於嫻嫻扯出一抹公式化的笑容,算是對他並不好笑的玩笑捧個場,關門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