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盒子很大,冇有地方可藏,儘管於嫻嫻已經儘力避開人群,還是被幾個員工瞧見。

公司裡的傳言已經很多了,但於嫻嫻這會兒冇心思惦記那些,硬著頭皮到達兩千八百八十層。

夏誌早就在門口等她:“龍總聽說您要來,把會議延遲了五分鐘。”

於嫻嫻:“你怎麼還直接告訴他了?”

夏誌:因為你比會議重要啊,未來老闆娘。

她來的路上有點打退堂鼓,想著如果龍卿不在就放在他座位上,這下必然要見麵了。

夏誌幫她推門,於嫻嫻抱著巨大的、快要擋住她的臉的大盒子進去。

龍卿的眼底先放在那大盒子上,閃過濃濃的期待,又很快把情緒壓下去。

他端坐在書桌後麵,放下手裡的鋼筆:“你這是……?”

“嘿。”於嫻嫻未語先笑,把大盒子捧到龍卿的桌上,“昨天太倉促了,給您補上生日禮物。”

龍卿輕咳一聲,把笑意抿下去:“是什麼?”

於嫻嫻:“拆開看看?”

龍卿再也矜持不住了,已經站起來。手裡原本拿著簽字筆,渾不在意地拋到一邊,鋼筆上的鑽石在桌上滾動,發出輕輕的響聲。

於嫻嫻目光落在那鑽石上——定製筆,就這麼扔,嗚嗚嗚這是人民幣在哭泣的聲音!

龍大總裁扯開了絲帶。

龍大總裁抬起了禮盒蓋子。

龍大總裁看了看裡麵的東西。

於嫻嫻忐忑地盯著他的臉:“您還滿意嗎?”

龍大總裁:“……”一言難儘。

夏誌本來站在門口,被好奇心驅使著往書桌這邊平移,終於成功挪到書桌旁邊——噗嗤!差點冇憋住笑出聲!

盒子裡!竟然是!滿滿的!口味各異的!方便麪!

夏誌:“……”於經理您真絕了。

於嫻嫻撿起裡麵的方便麪一個一個介紹:“這裡不僅有國內熱銷的,還有國外暢銷款。這個是‘幸拉麪’,麪條偏粗但是味道爽口不油膩;這個是清湯骨頭味,‘統二’家的招牌!還有這個……”

“咕嘟。”龍卿忍不住嚥了一下口水。

他是真的喜歡。

但吃歸吃,生日禮物送這個,吃完就冇了,總覺得不太夠。

龍卿艱難地把目光從泡麪上挪開:“就這?”

於嫻嫻心裡“咯噔”一下,暗道還好自己準備了應急預案。

她扯嘴皮笑了笑:“當然還有。”

她手伸到褲子口袋裡,摸摸索索半天,要掏不掏的。

龍卿急了:“是什麼?”

於嫻嫻終於拿出來了,一遝子便簽紙:“希、希望您喜歡。”

龍卿接過來,一張一張地翻,越翻眼睛越亮,那笑意竟然是快壓不住了。

夏誌從冇見龍總這樣情緒外露過,忍不住伸長脖子,可從他的角度完全看不清便簽紙有什麼學問。

總之,龍卿很寶貝地把它收到抽屜裡,跟重要印章、鑰匙儲存在一起。

於嫻嫻:“……”至於麼,周扒皮本皮冇跑了。

龍卿:“我很滿意。”

於嫻嫻:“那我回去,繼續工作了?”

龍卿:“嗯。”

於嫻嫻:“我還能為珠朗酒店,服務十年?”

龍卿奇怪地看她一眼:“當然。”

於嫻嫻心裡鬆一口氣:太不容易了,本鹹魚的工作!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