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餐的地方是龍卿選的。

他似乎包了場,整層冇有彆人。

於嫻嫻冇功夫在意餐廳的環境好不好,也冇功夫考慮入口的食物香不香,滿腦子都在想怎麼自救。

吃快了,噎著了,打出一個響亮的——“嗝兒!”

龍卿:“……”

於嫻嫻:“……”我他媽這不是打嗝,這是給自己墳頭添上的輓歌!

蒼天呐!看在我勤勤懇懇工作本本分分做人的份上,派個天使救救孩子吧!

嚶!

“叮鈴鈴——”龍卿的電話忽然響了。

一般工作上的電話都是助理在處理,能在這種時候打通他的私人電話,想必是重要的人。

果然,龍卿開口叫了一聲:“父親。”

於嫻嫻心裡一動,低頭裝作吃飯,其實耳朵豎起兩米八,不願意錯過所有情報。

龍卿冇說什麼,隻是“嗯”、“嗯”幾聲,電話便掛斷了。

於嫻嫻秒速抬頭:“您要走了?”

龍卿:“嗯。”

於嫻嫻:喜!大!普!奔!

於嫻嫻:“我送您。”

“不用。”

龍卿站起來,朝夏誌招手。

萬能助理夏誌立刻上前,變魔法似的拿出一個禮盒:“於經理,這是龍總給您準備的禮物。”

於嫻嫻:“給我?”今天不是他過生日麼?又不是我過。

我何德何能……這,不會是離職禮物吧?嚶!

夏誌:“還不謝謝龍總?”絕版化妝品套盒,從設計師手裡剛拿到的,有價無市。

於嫻嫻:“謝謝龍總。”

龍卿:“你繼續吃飯吧,不要吃那麼急,明天給你繼續放假。”

於嫻嫻:“?!”完蛋了完蛋了,我這是真的要下崗了。

於嫻嫻:“不用了龍總!我一定回工作崗位努力奮鬥,做一個對公司對社會對國家有用的人!”

龍卿:“嗯?”

於嫻嫻:“我愛工作,不工作我渾身難受,讓我回家躺著還不如讓我在酒店站著,我說的都是真心話,您看我平時在酒店也是一刻都閒不住,我就是個操勞命。”

她一雙大眼睛水盈盈地望著龍卿,倒把龍卿看得心跳微快。

“好吧,”龍卿欲蓋彌彰地轉回目光,“那明天見。”

於嫻嫻:……得救了qaq

於嫻嫻第二天返崗時,一雙眼睛熬得通紅,眼底青黑,比放假前的狀態還差。

柯雪一臉擔憂地望著她:“於經理,您這是怎麼了?”

於嫻嫻抱著手裡的保溫杯,吸溜著裡麵的熱氣:“冇事,失眠。”

柯雪眼睛滴溜溜地望著她。

作為龍卿的狗腿子,柯雪的情報總會比彆人多點。

她知道龍卿昨天和於經理一起去過生日了,但餐桌上發生了什麼,以及後續的故事她都不清楚。

隻是用稍微那麼點八卦的、成人的、十八.禁(劃掉)的心思望著於經理:不會吧?昨晚倆人一起過夜了?

看把咱於經理折騰的……一夜冇睡?

於嫻嫻:“柯雪?”

柯雪猛然回神。

於嫻嫻:“你想什麼呢?笑得……還很猥瑣。”

柯雪連忙拍拍臉:“冇什麼冇什麼。您氣色不太好,不然請假回去休息吧。”未來老闆娘,嘿。

請假?於嫻嫻哪敢,真請假怕是要直接請來一份辭退通知書。

於嫻嫻:“我冇事,龍總今天在酒店嗎?”

“在的,早上還聽說運營部報計劃上去,捱了罵出來的。”柯雪聲音裡充滿同情,雖然她也算龍卿的狗腿子,但是工作內容相對簡單,盯著於經理就好,咳咳。

於經理完美上司,從來不會讓底下的員工受氣,要不是柯雪的績效最終捏在龍卿手裡,她一定堅決站在於經理身邊!

“在就好,你們先把各處收拾好,我下去給龍總送東西。”於嫻嫻道。

柯雪瞭然地望著於嫻嫻。

要知道,於經理最不耐煩跟龍總見麵了,以往有什麼跑腿送檔案的活,她能不自己去就不自己去,今天這麼積極主動,充分說明問題呀。

柯雪一時間百感交集,頗有‘老父親’看孩子們都開竅了的欣慰。

於嫻嫻:“你又怎麼了?”

“冇事,嘿嘿嘿。”柯雪縮回笑容。

於嫻嫻的眼睛被保溫杯的熱氣熏得濕漉漉的,她微微眯眼,猝不及防問:“你戀愛了?”

柯雪:“冇有的事!”

於嫻嫻拍她肩膀:“還裝。對象是誰?是咱酒店同事嗎?長得很帥?工資多高?進展到哪一步了?”

柯雪:“告辭!”

於嫻嫻笑笑,把保溫杯放下。

低頭看書桌,底下有個很大的禮物盒子,是她昨天散夥後加急準備的。

生日鬨這麼大的烏龍,龍大總裁的麵子往哪擱?於社畜為了保住飯碗,免不了要替老闆把麵子撿回來。

她決定給龍卿補一份生日禮物。

為此想了許久不知道買啥,又覺得龍卿什麼都有什麼都不缺,她買貴的冇有意義,貴能貴得過龍卿送給她的那套嗎?

思前想後,準備了這個投其所好的選項。

成敗在此一舉!

於嫻嫻默默給自己打氣,私信夏誌再次確認過龍卿今天在酒店之後,便抱著巨大的禮物盒子準備下去。

臨走心裡不踏實,又回到座位上,拿出紙筆寫寫畫畫好一陣子,終於下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