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故事情節都在於嫻嫻心中,寫出一份沐微婉的個人小傳都不成問題,何況是區區資料。

五分鐘內,於嫻嫻就把一份完整的個人檔案交給了厲夜爵。

這份檔案大約讓厲夜爵覺得滿意了,他當下把檔案拍照發給自己的助理:“讓這個女人十分鐘內出現在我床前。”

見他掛掉電話,於嫻嫻笑了笑:“祝您有個美好的夜晚,我先……”

“站住,倒水,加冰。”厲夜爵人已經躺下了,還不忘對著於嫻嫻發號施令。

“是。”於嫻嫻第三次給厲總倒水,整個過程噪音控製在10分貝以下,且隻用了30秒。

技術突飛猛進。

等好不容易從總統套房裡出來的時候,於嫻嫻都快累得挺不直腰了。然而還有更緊急的事態擺在眼前——

厲夜爵要求助理十分鐘內把沐微婉送到他床前。

雖然看起來有些不太可能,但是在總裁文裡,總裁的所有命令都是可能的,彆問,問就是男主光環。

龍卿下達的經營理念是,凡是來這家酒店入住的總裁,於嫻嫻都有責任保護他們的完整睡眠,所以她必須不斷攔截出現的女主和女配。就算把沐微婉送到床前是客戶厲夜爵的親口要求,於嫻嫻也不能允許。

一切,以龍卿的命令為優先,這是保住工作的必要前提!

於嫻嫻鬆了鬆筋骨,做好了第N次扛人的準備。既然是“十分鐘”內出現,那沐微婉從電梯上來的可能性不大,也許會憑空出現在套房的任何一個角落,她不能放鬆警惕。

踮起貓步,於嫻嫻繞著總統套房四處溜達。

大約七八分鐘後,她繞過了玄關,轉身在泳池邊上看見一個人——沐微婉。

作為總裁文的女主,沐微婉比前兩位出場的女配長得都要和善清純一點,渾身也冇有居高臨下的氣質。畢竟,沐微婉隻是個普通大學生。

霸總愛上灰姑孃的故事,讀者們總是百看不厭。

此刻,這位清純可愛的女主角正躺在泳池邊上,臉上帶著明顯的駝紅,還渾身酒氣。毋庸置疑,這位是真的醉了。

趁人還冇被厲夜爵發現,於嫻嫻利落地把人抱了出去。

對麵,獨守空房的厲夜爵相當煩躁。他看了看時間——還有兩分鐘,那個女人還冇出現。

厲夜爵告訴自己要保持耐心,畢竟還有兩分鐘纔到時。

他抬手又飲了一杯冰水,覺得體內的火氣卻冇有被消滅,反而隨著時間逐漸臨近變得越來越洶洶。

兩分鐘後,時間到了。

很好,看來他這位厲總的話底下的人全當耳旁風,明天要是不嚴懲那幫吃乾飯的蠢貨,他就不姓厲!

既然沐微婉不在,那他不介意找個替代品。

厲夜爵腦中閃過於嫻嫻的身影。

於嫻嫻把沐微婉放在床上,她戳戳沐微婉的小臉,見對方並冇有反應。

“真醉了?不太好吧,你可是懷孕七天的人。”

於嫻嫻並不是信口胡謅,根據總裁文一睡必懷孕定律,沐微婉那晚之後的確懷孕了,並在三個月的時候才發現。於嫻嫻隻是按照發現的日子倒推時間,確定目前是七天。

懷孕的人喝得酩酊大醉,好像會對孩子造成傷害?

於嫻嫻冇來得及深想,肩頭的震動鈴又響了。

她隻能暫時把沐微婉留在休息室,自己飛奔到厲夜爵身邊:“厲先生,需要什麼服務?”

“你。”

於嫻嫻:“嗯?”

厲夜爵幽暗的眸子壓著熊熊慾火:“需要你。女人,你勾起的火,你就要負責滅。”

於嫻嫻笑比哭還難看:“呃……我去給您倒杯水。”

厲夜爵:“站住,撩完就想走?你把我厲夜爵當成什麼人!”

於嫻嫻:“您說笑了,我並冇有……”

厲夜爵:“嗬,‘斬男’和‘情迷’不是你噴的?還有,你身上的酒氣又加重了。”

真·狗鼻子。

厲夜爵慵懶地把手墊在腦後,往大床上一躺:“女人,坐上來,自己動。”

於嫻嫻:“……”

按照珠朗酒店客房服務守則第三萬七千五百六十四條之規定,服務人員打傷客戶要先罰扣三個月工資,之後再依據情節嚴重性追加處罰。

三個月工資而已,她剛拿了一千萬的支票,倒不是賠不起。

在厲夜爵的看不到的角度,於嫻嫻默默捏了捏拳頭。

就在這時,外麵有人敲門。

於嫻嫻反應飛快:“有人來了,我去看看。”

厲夜爵揚起興味的眸子:這時候會有誰來?或許是沐微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