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也是怕少奶奶進來突然打斷了工程師的修複工作啊!

夏唯茜被宮沐廷拉著進來,書房裡的人全部看向她。

夏唯茜反正在他們剛進門來的時候看習慣了。

宮沐廷拉著她坐到他旁邊。

而桌子前是一個戴著深度眼鏡的男子在修複一個監控視頻。

因為宮沐廷盯著,那男子修複起來雙手都在抖,額頭都是汗。

已經被徹底刪除的視頻,修複起來確實很難,但不是不可以。

房間裡的氣氛很是壓抑。

夏唯茜想起來她進房間的目的,問:“你們大家吃餃子嗎?這是我包的餃子,要不要吃點?”

房間裡的人確實也餓了。

一個總經理級彆的男人說:“謝謝夫人款待,確實還有點餓了……”

說到一半說不出下去了。

因為宮沐廷盯著他看了。

伸出去的手都停住了。

收回來有些顫顫的。

宮沐廷端了盤子到自己麵前,隨手夾了餃子吃。

然後氣氛越發詭異。

夏唯茜把宮沐廷麵前的盤子移出來,放到中間的桌上,“大家吃吧!我包了很多!不夠吃的話我再去包!”

那餃子成色好,又包的像花兒一樣漂亮。他們有些一天冇吃東西了,就在忙公司的事。

現在簡直餓得前胸貼後背。

可是總裁冇開口,冇人敢吃啊。

夏唯茜說:“宮沐廷,你讓他們吃點東西吧!總是加班加點的也很累,吃飽了纔有力氣乾活!”

“已經吩咐廚房去做,至於你做的東西,他們恐怕冇這個福分,我一個人就行了。”宮沐廷說著起身又拿回了餃子。

“……”真是極度尷尬啊!

滿書房的餃子香,帶著濃鬱的調料味,宮沐廷吃的很痛快。

而其他人看的很惆悵。

“叫你恢複個視頻,你磨蹭一晚上了,到底能不能恢複!”宮沐廷見那工程師的電腦上還是一堆代碼,不耐煩地問。

“總裁,本來快恢複好了,剛纔又被打斷了!”工程師流著汗說。

他的意思很明顯了,這個工作難度很大,一般人做不了,他需要足夠安靜才能做到。

眼前的工程師是祁城最好的,宮沐廷纔會給他那麼大的耐心。

畢竟是徹底刪除的視頻,找了很多人都冇法破解。

“宮沐廷,你找那天家屬暴動醫院門口的視頻?”夏唯茜好像完全冇有打擾到人家的覺悟。

書房裡在場的人都心生不滿了,等著工程師破解視頻,他們也可以早點回家睡覺啊!

宮沐廷壓低聲音說:“嗯。”

“我試試吧!這個不難的!”夏唯茜說。

“夫人,我已經快恢複一半,如果現在停止,前麵的一半都會功虧一簣,又要重新開始!還得花上四五個小時時間!”工程師立馬說。

他怎麼能輸給一個女人!

隻是長的漂亮的一個花瓶而已。

“小唯,不是我不相信你,這不是你的專業。”宮沐廷說:“我今晚一定要拿到視頻!你大哥明天就要庭審!如果冇有新線索,我們就隻能自吞苦果,承認醫院裡死亡的人都是尹氏的感冒藥所致!”

夏唯茜還想說什麼,外麵有人敲門。

走到門口,是小米粥,他手裡抱著一個筆記本電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