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地府組織真的能掌控這上古遺蹟中的技術,說不定真的能給我們炎夏,乃至整個世界帶來一場災難。”

王戰川眼神中有些擔憂。

聽完父親地話,王銳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心中非常認可父親的話。

就像之前,兩人在海島外圍碰到到哪巨大人形傀儡。

很明顯屬於這上古遺蹟的產物。

地府組織一旦得到這種技術,並大肆製造人形傀儡,地府組織的實力將會得到巨大的提升。

到時候,地府組織肯定不甘現狀,甚至會向炎夏甚至整個世界發動戰爭。

想到這,王銳大腦飛速運轉,思索著該如何應對未來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思考片刻後,王銳心中有了一個‘補救’的方法。

“父親,地府組織逃走,我們也冇有辦法,他們掌握了這神秘空間多少技術我們不清楚,但我們卻要提前做好應對的準備。”王銳目光閃爍的看向王戰川。

“小銳,你是想到什麼好的辦法了嗎?”王戰川臉色頗有些無奈。

雖然閻王跟十二閻王護法不是自己的對手,但他們一心想要逃,王戰川也攔不下他們。

“嗯。”王銳點了點頭,眼睛微微眯起,看向大殿四周。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雖然地府組織早我們一步進入這裡,但這宮殿如此巨大,地府組織想要完全消耗肯定需要時間。”王銳看向王戰川,臉上帶著思索的表情:“我想這宮殿內,還有地府組織冇有來得及帶出去的資源跟技術。”

“隻要我們也將這些技術掌握在手中,到時候應對地府組織也不用太過被動。”

聽完王銳的話,王戰川立刻明白兒子的用意。

“小銳,你是打算用神秘空間內的技術,對抗地府組織所掌握的技術,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王戰川點點頭,對王銳提出的建議很是讚同。

“既然如此,我們還是趕緊探查一下這座宮殿,看一看還有地府組織未發覺的上古技術或資源。”

很快,兩人再次對宮殿進行了更加細緻的探索。

“可惡,這座宮殿內的設施都已經被破壞,而且看破壞的痕跡,顯然纔剛被破壞不久。”隨著王戰川不斷對宮殿內進行探查,他臉上的表情越發憤怒:“這肯定是地府組織所為,為了防止我們得到,所以纔將宮殿內設施毀壞。”

見父親一臉慍怒的表情,王銳臉上也露出惋惜的模樣。

對宮殿的再一次探查,王銳發現宮殿內設施能帶走的,已經全部被地府組織或其他組織帶走,而那些體積巨大不方便運輸的,卻直接遭到毀滅性的損壞,想要修複可以說基本不可能。

王銳正要開口,突然眼角餘光瞥到旁邊一塊巨石下的一本筆記本。

心中一動,王銳快步走到跟前,抬手將筆記本撿了起來。

“這筆記本是現代之物,怎麼會遺落在這,難道是地府組織中成員無意間遺落下的。”王銳用手輕輕拭去表麵的灰塵,將筆記本第一頁犯了開來。

翻開筆記本的第一頁,一道人名映入王銳的眼簾。

“曹華斌?!”

王銳表情微微一驚,聲音脫口而出。

此時筆記本的第一頁,正用正楷寫著曹華斌三個字。

曹華斌炎夏科學院的著名院士,這一次王銳之所以前來莫岩海域,就是得到自己父親的命令,前來調查曹華斌的生死。

冇想到王銳竟然在神秘空間內,找到了曹華斌的隨身筆記。

難道曹華斌院士並冇有在飛機失事中死亡?而且還進入了這神秘空間內。

王銳腦海中,接連浮現出幾個念頭。

另一邊聽到王銳脫口而出的人名,王戰川連忙趕了過來,神情疑惑的看向王銳。

“小銳,你剛纔說到曹華斌,有什麼發現嗎?”

“父親,你看。”王銳將筆記本遞給王戰川。

王戰川接過筆記本,連忙翻開了一番,目光中閃過一絲驚訝。

“這是曹華斌院士的筆記本,我與曹華斌院士接觸過,這確實是他的字跡。”

心中一動,王戰川繼續道。

“曹華斌院士是我們炎夏有名的古遺蹟考察者,他一輩子都是在致力於上古遺蹟的考察研究,在這方麵有著無與倫比的權威性。”

“看來曹華斌院士應該早就注意到了這神秘空間,看來這次飛機失事並不一定是地府組織所為,也許是曹華斌院士自己進入了這神秘空間。”

“如果是這樣的話,曹華斌院士可能對這宮殿進行了探索,掌握了其中的技術。”

聽完王戰川的分析,王銳點點頭。

曹華斌院士肯定是進入過這神秘空間,不然他的筆記本不可能會遺落在這。

至於曹華斌院士現在在什麼地方,他與父親王戰川也無法確定。

也許是出了神秘空間,或許是被地府組織殺害。

但被殺害的可能性並不大,畢竟他與父親探索這裡後,並冇有發現對方的屍體。

最有可能的是,曹華斌院士出了神秘空間或者是被地府組織劫持。

王銳認為曹華斌活著的可能性很大。

“父親,這筆記本中是否記載了對這神秘空間宮殿中的描述?”王銳心中一動,目光看向王戰川。

王戰川再次翻閱了一下筆記本。

發現曹華斌筆記本中,果然記載著零零散散關於神秘空間內宮殿的描述。

而且還有一些上古文字的記載,隻不過王戰川跟王銳都不認識。

“曹華斌院士筆記中確實有記載,隻不過有些上古文字我並不認識,這還需要相關人員的解析才行。”王戰川搖了搖頭:“至於曹華斌院士現在身處什麼地方,我們還要再進行調查。”

“如果我們能找到曹華斌院士,我們很有可能從他身上獲得關於神秘空間內的上古技術。”

經過一番商討後,王銳跟父親決定先返回炎夏,讓人對曹華斌院士的筆記進行剖析,看看是否能從中獲得相關的資訊。

至於曹華斌院士的下落,王戰川決定調動龍組進行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