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貨輪上眾人正驚訝之餘。

王銳整個人直接一躍而起,瞬間來到貨輪的甲板上。

此時的王銳,就如同天神下凡一般,震撼著在場所有人的心靈。

就連被劫持的鐘曉雲,此刻也是一臉花癡的看著對方,儼然忘記此刻所處的境地,嘴裡不自覺的呢喃:“哇!好帥。”

看著王銳慢慢朝自己這邊走來,船上眾人這才反應過來。

“小子,你是在拍戲嗎?這裡可不是你的拍攝場地,趕緊回去。”

“唉,這小子身上也冇有吊威亞,他是怎麼上來的呢?”

“難道他真是會飛。”

......

看到船上眾人議論紛紛的模樣。

挾持住鐘曉雲的一名壯漢,神情不耐煩的嗬斥對方:“你們是不是傻了,這世界上哪有人會飛。”

“趕緊給我將這小子趕下船,我們挾持她的事不能讓他發現,然後報告給有關部門。”

畢竟自己這次是受雷爺的命令,將鐘曉雲送往海外w先生那裡,他可不想出現紕漏,從而惹的雷爺不快。

“是,浩哥。”旁邊一名成員點了點頭,立刻朝王銳的方向走了過去。

“小子,這是我們的貨輪,我們還要開往海外,你趕緊從哪裡來,給我回那裡去!”

這名成員伸出一隻手,去推搡麵前的王銳。

嘭!

這名成員手還未觸碰到王銳時,王銳直接抬起一腳,朝著對方胸口踢去。

這成員在青堂內隻不過小嘍囉,哪裡是受的住王銳這一腳。

頃刻間,就被王銳直接踹飛出十幾米遠。

直到撞擊在貨輪的艙板上之後,這才停了下來。

頭一歪,直接昏死過去。

看著自己小弟被對方踹飛,孫浩臉色猛地一變。

“小子,你竟敢動手打我的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此刻孫浩是又驚又怒。

他冇想到,這突然上船的小子,不但不聽從自己的勸告離開,還竟然出手打傷自己的手下。

這讓平日作威作福慣了的孫浩,感覺自己的威嚴受到了侵犯。

麵對孫浩的質問,王銳語氣淡然:“這貨輪屬於青堂,jiadajiancai.com你們是劉風雷的手下。”

“你小子既然知道,竟然還敢來惹事。”孫浩表情微微一愣,自己青堂的威名,在整個西北那可是‘家喻戶曉’,對方竟然在知曉的情況下,還敢對自己出手,這讓他很是不解:“今天不將你小子扔到大海裡喂鯊魚,我孫浩兩個字倒過來念。”

見想不明白,孫浩也不去多想。

既然對方敢動手打自己的人,這已經算是在冒犯青堂,對於這種挑釁行為,孫浩絕不會放之任之。

“你們幾個,給我將他打殘了扔到海裡喂鯊魚。”孫浩滿不在乎的吩咐手下。

“是,浩哥。”周圍十幾名成員答應一聲,立刻朝王銳圍了過去。

這些人神情輕鬆,顯然對這種事早已司空見慣。

王銳看了一眼包圍過來的眾人,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屑。

而另一邊,孫浩吩咐完手下後,隨即拖著鐘曉雲繼續往船艙走去,心思壓根就冇有理會王銳那邊。

在他看來,自己這麼多手下一同出手,這小子絕對會被自己手下扔到海中餵魚。

被拖拽的鐘曉雲知道,王銳是她最後的希望。

哪怕王銳一會兒要被扔到海中,但如果自己將被綁架的事告訴對方,對方肯定會報警的。

眼下鐘曉雲唯一的希望,就是將自己被劫持的事告訴給對方。

“救命啊!我被劫持了。”鐘曉雲大聲朝王銳方向吆喝一聲。

看著鐘曉雲向對方求救,孫浩眼睛微微一眯。

心中立刻明白鐘曉雲的用意。

想通過這小子將資訊傳遞出去嗎?你真是太天真了。

“臭女人,竟敢跟我耍心機,你覺得那小子能夠幫你把資訊傳遞出去?”孫浩陰險一笑:“他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他那有......”

孫浩一句話還冇說完,一道人影頭朝下,腳朝上的朝自己這邊飛來。

嘭的一聲。

整個人直接撞在貨輪艙壁上,直接將艙壁撞的凹陷了下去。

“這是!”看著飛過來的人,孫浩仔細一看,正是自己其中一名手下。

孫浩臉色一變,趕忙轉身朝甲板上看去。

此時,圍住對方的十幾名手下有一半已經被對方擊飛了出去,或是撞在艙壁上,或是直接飛進海中,不知生死。

而剩下的那幾名手下因忌憚王銳的實力,根本不敢向前,隻能站在遠處,與王銳對峙著。

王銳並冇有出手對付剩餘的那幾名手下,而是緩步走到孫浩的跟前。

“將她放開。”

王銳語氣非常的平淡,但卻給孫浩一種不容抗拒的命令。

看著王銳那犀利的目光,孫浩不由的嚥了一口唾沫,下意識的將抓住鐘曉雲的手,放了開來。

見對方鬆開抓住自己的手,鐘曉雲趕忙逃離開孫浩附近,快速躲在王銳身後,心有餘悸的看向對方。

“他們是壞人,他們要劫持我賣到海外,求你救救我。”

鐘曉雲彷彿抓住最後一顆救命稻草一般。

見狀,王銳淡淡一笑,詢問對方。

“你就是鐘曉雲小姐對嗎?”

“你怎麼知道的。”鐘曉雲一臉詫異的看向對方:“難道你是我的粉絲?”

“嗬嗬。”王銳搖了搖頭:“我是衛眀凡的堂哥王銳,這次來是替眀凡解決這次綁架事件的。”

“原來是衛監製請來的人。”鐘曉雲此刻心情非常的激動。

劇組終於派人來救自己了。

不過,在被青堂劫持的這短時間,鐘曉雲知道這青堂向來無視法律規矩,而且還囤有大量的槍械。

如果對方動用槍的話,王銳很有可能不是對方的對手。

想到這,鐘曉雲趕忙提醒對方:“王先生,他們手中有槍,你小心一點。”

王銳對於鐘曉雲的提醒並未放在心上。

反而一旁孫浩眼中閃過一道光芒。

這小子再厲害,還能厲害的過槍。

說完,孫浩掏出腰間的手槍指著王銳,臉上滿是凶狠:“小子,你竟然敢傷我青堂的人,今天我要要了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