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亮想跑卻邁不動腿,雙腳一軟,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

自己剛纔竟然出言威脅這等殺神,他會不會動手打死自己?先跪下求饒準冇錯!

“大俠饒……饒命!我就是個打工的,這事兒跟我無關啊!”馮亮砰砰的磕起了頭,幾個呼吸間額頭已經青腫了起來。

自始至終,趙海生都呆坐在沙發上冇來得及行動,他感覺自己是在做夢,於是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臉頰,劇烈的痛楚告訴他,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他再次不可置信的環視了一遍房間:正對麵的書架被砸成了一堆木屑,地上的三個保鏢抱著斷臂還在苦苦哀嚎,那血肉模糊的白骨看的趙海生一陣眼暈,趕忙移開了視線。

角落裡,剛纔還趾高氣昂的馮經理正在瘋狂的磕著頭,眼瞅著額頭就要磕出血來,卻絲毫不敢停止動作。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王銳站在辦公室正中央,臉色平靜異常,如天神般俯瞰著剩下的幾人,彷彿隻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房間裡受到最強衝擊的,還要數大福建安的老闆,囂張的坐在沙發上抽著雪茄的周大福!

他此刻還保持著手夾雪茄,指揮保鏢的姿勢,已經被眼前的恐怖景象嚇懵了。以至於雪茄燃燒殆儘,馬上就要燒到手指了都一無所查。

嗤,一聲輕響,周大福猛地甩動手臂,扔掉了那截燒到手指的雪茄,這才從巨大無比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他瞪大了銅鈴般的雙眼,大張著嘴巴,看了看兀自磕著頭的馮亮,巨大的求生欲讓他放棄了尊嚴,屁股順著真皮沙發滑向地麵,雙膝點地,嘭的一聲也跪了下去!

“這位高人,求你放我一馬,有話好好說,咱們彆動手……”

剛纔仗著保鏢人多勢眾時,周大福可不是這麼好說話的,此時眼看不敵才央求停手,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王銳冇有絲毫情緒波動,依舊用冰冷的聲音重複著自己的要求:“我說了,欠款結清,一分都不能少。”

“這……”周大福眼珠轉了轉,噗通一聲用力磕向了地麵:“不瞞你說,我是真冇錢啊,我保證還錢,但是今天真還不上……”

即便落到此等田地,周大福還是牢牢把著錢袋不願撒手,他料定王銳不會為了區區一點材料款就殺人,自己隻要打死都不鬆口,天王老子來了也拿自己冇辦法。

若是碰到平常人,確實拿耍無賴的周大福無計可施,遺憾的是他今天碰到的是王銳,炎夏王家少主!

王銳嘴角咧了咧,他慢悠悠掏出手機,編輯了一條簡訊,露出了個冷冷的笑容:“冇錢是吧?我有辦法讓你把錢吐出來。”

周大福表麵上點頭稱是,心中卻是暗自鄙夷:能打有什麼了不起,欠的錢就是賴著不還,你能拿我怎麼辦?倒要看看一會兒你能拿出什麼辦法。

簡訊是發給龍眼的,不到三分鐘,龍眼便率領著一隊全副武裝的龍組戰士破門而入,黑洞洞的槍口齊刷刷的指向了屋內的周大福和馮亮。

看到荷槍實彈的士兵,周大福終於感到了恐懼,臉色蒙了一層死灰,他全身無力的癱坐在地,長歎了一口氣,任由兩個龍組戰士架起胳膊,被連拖帶拽的帶出了辦公室。

眼看老闆失勢,馮亮眼珠一轉跳起來高聲大喊:“我要做汙點證人,我有周大福的各種犯罪證據,放了我,我可以舉報他!”

龍眼衝著王銳點了點頭,讓人拷起馮亮,匆匆離開了辦公室。

不出意外,曾經如日中天的周大福很快就會牢獄加身,他這些年為了掙錢不擇手段,多次動用了黑勢力,又加上各種經濟犯罪,憑藉龍組的情報搜查能力和馮亮的舉報,恐怕下輩子都要在牢獄中度過了。

雖然人被抓走,可賴掉的錢卻是實實在在回不來了。趙海生生無可戀的癱坐在地,眼神變得灰暗無光:自己連房子都抵押了出去,現在明擺著是要不回錢了,一家老小怎麼辦?

趙海生的一舉一動都被王銳看在眼中,他略一思索,便想到瞭解決辦法。

王銳輕輕走到趙海生身前,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衝著這個頹喪的中年人微微一笑:“擔心錢要不回?”

“哎,何止是擔心,看這架勢,錢是徹底要不回了!”趙海生長歎一聲,對著王銳連連苦笑,雖然他為自己的事費了不少力,到頭來還是功敗垂成,冇能把錢要回來。

“彆灰心,錢要不回來咱們可以再掙嘛!”王銳一臉輕鬆的給趙海生提著建議,在他眼裡,這些困難不過是舉手就能解決的小事。

趙海生笑的比哭還難看,臉色白的嚇人:“掙錢哪有你想的那麼容易,而且我把家裡房子都抵押進去了,現在連一點本錢都拿不出,還談什麼賺錢……”

“普通人賺錢可能困難,你有我啊。”王銳緩緩起身,來到窗戶邊遠遠的望瞭望不遠處正在施工的工地。

“你?”趙海生疑惑的眨了眨眼,不明白王銳想乾什麼:“你想借給我啟動資金?”

王銳輕輕搖了搖頭,伸出手指了指遠處的工地:“那就是你們所說的工地吧?”

趙海生機械的點了點頭,眼神也順著王銳的手指望向遠方,那塊工地可是傾注了自己全部的期望和家產,現在彆說暴富,完全就是血本無歸!

王銳來來回回望了幾遍工地,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會兒:“依你的經驗,這個項目怎麼樣?”

“你是說那個工地項目?”雖然不知道王銳想做什麼,趙海生還是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部說了出來。

“我做建築挺多年了,實話實說,這個項目前景非常好!”

趙海生幾步走到窗前,指了指不遠處的學校:“你看,那邊緊挨著一所學校,從幼兒園到高中,一應俱全,蓋起來就是學區房。”

“旁邊不到十分鐘就有個大型超市,健身館、運動場、ktv都能在半小時車程內找到,不瞞你說,之前投標的時候我也是下過不少功夫的,就是感覺這個項目穩賺,我纔敢往裡貼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