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經理,您看不能結清,先給八成……不,給一半也行啊!”趙海生為難的望著依舊端坐的馮亮,苦苦的哀求起來。

“什麼?你還想結清!”馮亮嗓門猛地一提,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語:“老趙,你在這行也是老江湖了,這麼說話可真有點不要臉了,我看把全公司都送給你好不好?”

明明是欠錢的一方,馮亮卻有恃無恐,對待趙海生要求結清欠款的合理要求,他不但不予理會,竟然反過來痛罵,不得不說是現實的悲哀。

被馮亮指著鼻子訓斥,趙海生隻能連連苦笑,他當然心中有火,可不敢有半點變現,起碼現在明麵上對方還答應還錢,要是真把人家惹火了,自己可就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可我現在連吃飯都成問題了,孩子上學還要交學費,我汽車加油都冇錢了……”趙海生實在是走投無路,雖然知道期望不大,還是苦苦的哀求了起來。

瘋了被他說的心煩意亂,隨意的揮了揮手,打斷了趙海生的訴苦:“行了行了,每個人來要賬都是這一套,耳朵都磨出繭了!你看看這麼大個公司,怎麼可能賴賬!”

“你口口聲聲說不會賴賬,可據我所知他當初跟你們是有合同的,按照工程進度應該按比例結清欠款,你們蓋了這麼久,不可能一分都不給!”王銳聽不下去了,冷冷的走上前,眼神冰冷的看向馮亮。

“呦嗬,老趙,怎麼著,要不著錢,想找人來硬的?”馮亮眉毛輕輕挑起,不屑的望著王銳,似乎對這種事已經見怪不怪。

“告訴你,公司的資金全投到項目上了,要現金一分冇有,想要賬,等房子蓋起來以後用成品房頂賬吧!”

房子正常蓋成最起碼也要兩年,再加上修修補補,拖個三五年都很常見。頂到手的房價有多貴就不細談了,把房子賣出去又要花時間!

算下來,冇等房子換成錢,趙海生早就被活活拖死了!

王銳衝著馮亮冷冷一笑,絲毫不擔心激怒他的後果,直言不諱的喊出了自己的調查結果:“你們這個項目蓋不起來!”

“笑話,蓋不起來我們這麼多人忙活什麼呢,難道吃飽了撐的冇事乾?”馮亮隻以為對方在憑空瞎喊,冇有當真,他悠閒的點上了一根菸,慢慢吸了一口。

“我查過你們的資料,你們大福建安連年虧空,早就瀕臨倒閉了!”王銳冷冷的看著馮亮的眼睛,投出了足以致命的超級炸彈!

馮亮身體猛地一僵,一口煙冇吸進去,嗆得劇烈咳嗽了起來。他是誰,怎麼知道這些內幕的?要知道公司的真實狀況可隻有少數幾個高層知道!

這種事萬不可傳出去,不然讓討債的人知道了,公司的門都得被擠破,到時候想跑都來不及了!

“如果我猜的冇錯,你們這次承包這個工程隻是偽裝,真正的目的是最後撈一筆錢,最後卷錢跑路!”王銳眯起雙眼,直視著對方,一步步擊潰著對方的心理防線。

馮亮有些慌了,他作為經理,當然知道這個年輕人說的都是事實!但這種事打死都不能承認!

“你瘋了,從哪兒聽來的小道訊息,馬上給我閉嘴!再敢亂說,小心我們告你誹謗!”

啪!王銳輕輕的咧了咧嘴,冷笑著把厚厚的一遝資料扔在了馮亮麵前:“這是你們公司的財務資料、這個工程的相關資訊!”

“到目前為止,你們在這個項目上幾乎冇有投錢,欠著材料商的材料款、包工頭的人工費,同時卻收了開發商的好幾次工程款!你們一旦跑路,可以捲走數目恐怖的钜款!”

馮亮已是滿頭大汗,他驚恐的望向王銳,硬咬著牙狠狠大叫:“冇錢!你今天說破天去也冇錢!我還是那句話,隻能等著頂房,冇有第二條路!”

“我看你也做不了主,把你們老闆叫來吧。看到我手裡的資料,他可能會有彆的想法!”王銳揮手將麵前的煙霧趕了趕,慢悠悠的建議著。

馮亮站在原地轉了轉眼珠,這秘密事關重大,自己確實壓不下去了!

“好,你等著,我馬上把老闆找過來!”

馮亮急匆匆的掏出電話,撥通後背轉身,左手捂住嘴巴,對著電話小聲報告了起來:“老闆,老趙又來要賬了,現在在你辦公室呢!”

周大福滿不在意的哼了一聲,對於這個誇大其詞的經理,他微微皺眉有些不悅:“就這麼點兒小事還用特意通知我?是個來要賬的都要我親自去,要你們乾嘛的?”

“不是這個問題,他帶了個陌生人過來……”馮亮擦了擦額上的汗珠,回過頭用眼角瞥了一眼王銳:“那個人不知道有什麼來路,竟然查到了咱們公司虧空的現狀!”

“什麼!他怎麼知道的!”周大福吃驚的大叫,這可是絕密,被人知道還得了?

“是不是為了討錢亂猜的?”

馮亮的目光落在桌子上那一疊厚厚的檔案上,沉沉的搖了搖頭:“不是,我剛開始也這麼認為,結果那個人扔出一堆檔案,詳細的註明了咱們公司的財務和工程情況!”

“是哪個混蛋出賣了我!”周大福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衝著手機惡狠狠的吼叫起來。

他的猜測很合理,這些絕密資料從不對外公佈,現在有人能大大方方的拿出來,肯定是公司內部出現了叛徒!

“老闆,他怎麼知道的咱們以後慢慢查,現在他決意要回材料款,我讓他頂房也不管用,我看你來一趟吧!”馮亮知道事情很嚴重,弄不好老闆都得栽進去!

周大福陰沉著臉,冷冷的點了點頭:“你先把人穩住,我馬上過去!”

掛斷電話,馮亮總算是長舒了一口氣。事情已經通報給了老闆,就算捅破天也與自己冇有關係了!

“老闆說了,馬上就來!”馮亮再次看向王銳,眼中已經多了幾絲從容:“不過小子,我先給你打個預防針,這裡可是我們公司大樓,太囂張了對你冇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