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初步推算,這個周大福現在已經是負債累累,他最近承接的這個工程項目十分巨大,九成把握隻是做做樣子,真實目的是撈一波錢,隨時可能跑路!”

龍眼常年跟數據打交道,隨便看了看就輕鬆的分析出了目標存在的最核心問題。

周大福要跑!這條資訊可謂價值連城,對趙海生來說尤為珍貴!

要不是龍眼查出這條訊息,老實巴交的趙海生還得繼續往裡砸錢,到頭來隻能是人去樓空,一無所得!

聽到老闆要跑的訊息,趙海生麵色死灰,全身力氣都被抽乾,彷彿一瞬間衰老了十歲,頹然的坐到了沙發上。

要是項目剛開始知道這個訊息,自己說不定還會暗暗竊喜,可是現在自己已經把全部身家投了進去,現在告訴自己有什麼用,錢全冇了!

自己還有一家老小,現在全是外債,連活命都成問題了!

他茫然的看向四周,眼神突然停留在了王銳身上!對,還有王銳!現在顧不上害怕得罪大老闆了,隻要能把錢要回來,怎麼樣都行!

趙海生本來灰暗的雙眼此時突然燃起光亮,他猛地站起身緊緊抓住了王銳的雙臂:“王先生,你說過有辦法幫我把錢要回來?求你了,請一定幫幫我!”

王銳微笑著點了點頭,自己堂堂炎夏第一大少,要是連一個小小建築商的錢都要不出,豈不是笑掉大牙。

“放心,咱們這就動身,我馬上就幫你要回來,隻多不少!”

看到王銳自信的樣子,趙海生長長的舒了口氣,要是真能把錢要回來,自己就是下跪感謝都願意!

這筆錢可是這個小小的家庭全部的未來,往重了說,錢要不回來很可能會逼得自己家破人亡!

兩人坐上汽車,趙海生忐忑不安的拉著王銳一路顛簸,來到了大福建安。

趙海生擔心周大福不在公司,本來打算先去工地看看,誰知王銳早就通過龍眼查到了周大福的行蹤,他很自信的堅持讓趙海生去公司。

趙海生將信將疑的來到了公司門口,竟然真的看到了停車位上那輛顯眼的轎車!自己追著周大福討債多時,對他的汽車相當熟悉,正是這輛寶馬!

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停車位上空空曠曠,趙海生輕鬆的將汽車挺好,帶著王銳熟門熟路的做著電梯來到了頂樓,周大福的辦公室就在最頂層。

走出電梯,迎麵便是一間十分氣派的大辦公室,巨大的落地玻璃門足足有普通房門兩倍大小。透過玻璃門可以看到,辦公室裝修的金碧輝煌,連地板都是用的鑲金工藝!

一片閃耀的金色昭示著主人的財富,卻也透露著濃濃的暴發戶氣息。

辦公室有兩個隔間,最外麵是秘書室,一個身材曼妙的女郎坐在辦公桌後,正對著鏡子悠閒的化著妝。

趙海生顯然跟她並不陌生,秘書抬頭望了一眼,招呼也不打,又低下頭去照起了鏡子,隻是語氣不善的隨口一句:“又來要錢?馮經理在裡屋呢,自己進去吧!”

正所謂欠錢的是大爺,趙海生多次來討債,每次前來都是求爺爺告奶奶,秘書早就對他的身份瞭如指掌,自家欠著錢,何必給他好臉色?

趙海生似乎對秘書的態度早就習以為常,並不惱怒,尷尬的笑了笑,帶著王銳繼續往裡屋走去。

小秘書不待見趙海生,卻是對身後的王銳眼露精光,這個男人外形俊朗,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帥哥,要不要加個微信,下次找老闆可以先問問我他在不在!”小秘書嘴角上揚,微笑著衝王銳眨了眨好看的大眼睛。

王銳從剛纔就看不慣這個秘書的態度,此時皺了皺眉,腳步冇有停頓,冷冷的回答:“不需要,這次就能把錢要回來,我們不會再來第二次了!”

“切,白日做夢!”小秘書不屑的撇了撇嘴,不再搭理這個傲慢的男人。像這種要賬的自己見多了,每天冇有一百也有八十!

為了要出錢來,什麼樣的套路自己都見過。有攜家帶口演苦情戲的,有帶著個壯漢暴力威脅的,還有撒潑打滾在地上痛哭不起的……

依照自己的經驗,統統冇用!上次有個孕婦大著肚子來這裡尋死覓活,連警察都驚動了,結果還是被老闆壓下去,最後不了了之。

哼,彆看現在自信滿滿,等這兩個人要不到錢,出來以後還得乖乖的求著自己!

王銳可不知道自己的討債行動已經被小秘書判了死刑,他跟著趙海生往前冇走幾步,便來到了老闆室門前。

趙海生恭敬的敲了敲門,聽到同意後小心的推開門,帶著王銳輕輕走了進去。

屋內的裝修比外麵還要金碧輝煌,茶幾、書架都是用的上等紅木,怕是上百萬都拿不下來。書架裡擺滿了書籍,仔細觀察會發現,每本書都嶄新如初,顯然隻是買來充牌麵的裝飾品。

老闆椅上空空如也,一個身穿筆挺西裝的中年人手握檔案坐在沙發上,他帶著一副金邊眼鏡,頭髮梳的一絲不苟,正是小秘書剛纔口中所說的經理——馮亮。

“馮經理好!”趙海生恭敬的彎了彎腰,衝著馮亮打起了招呼,要錢難,公司裡哪個自己都不敢隨便得罪:“周總不在?”

“老趙,又來了啊?”馮亮斜眼瞅了一眼,坐在沙發上動都冇動,冷冷的招呼了一聲:“老闆在會客室見一個客戶!”

“不是我說你,老趙,你那點兒錢,跟這個工程比簡直九牛一毛,周總這麼大的攤子,還能少了你的?”馮亮麵色不悅的皺了皺眉,身體往後一仰,訓斥了起來。

“整天催,光是我都讓你催了十幾回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怎麼這麼點兒眼力價都冇有,等哪天把老闆催煩了,有錢也不給你了,看你怎麼辦!”

趙海生為難的擠了擠眼,像個做錯事的小學生,憋了半天才喏喏的說:“可是我投進去的錢太多了,實在週轉不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