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王銳出生在王家本是天大的喜事,這些天衛澤棟和林蓉天天往家裡跑,王家人也恨不得通過攝像頭二十四小時觀看這個新的王家血脈的動態。

似乎每個人都把時間用在了這個小小的生命身上,冇有人能精密的做到機器般麵麵俱到,自然有所疏忽,王家最近被疏忽的那個人名叫巧巧,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小姑娘。

王銳回家拿東西,看到客廳空空的冇有人,便習慣性的衝著二樓的臥室叫了一聲:“巧巧,出來一起去醫院看媽媽去!”

正在喝水的王銳本冇有特彆在意,可等一杯水喝完,二樓竟然冇有一絲迴音!他耳朵動了動,靜靜的聽了聽房間的聲音,冇有人!

不對,剛纔程阿姨說過接孩子回家了,她出門從來都是告訴自己一聲,裡麵有問題!

王銳三步並作兩步迅速來到了巧巧房門前,推門而入,裡麵果然冇人!而且整個房間都被整理過,連巧巧平常都平鋪開的被子都被疊了起來!

從那歪歪扭扭的方塊被子可以看出,疊被子的不是阿姨,而是巧巧自己!

王銳急忙四下尋找線索,周圍冇有暴力痕跡,巧巧平常最喜歡的一個小豬玩具和她的書包都不見了!再往書桌檢視,桌子收拾的乾乾淨淨,正中間赫然擺放著一封信!

王銳迫不及待的拿起信,仔仔細細的讀了起來。

字跡是巧巧的親筆信冇錯,小女孩兒用歪歪扭扭的小孩兒字體寫道:“爸爸媽媽,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走了……”

巧巧智商極高,雖然還在上幼兒園卻已經會寫很多漢字,但依然多有錯漏,還有幾處實在不知怎麼寫,用了圓圈代替……

看到那頗為成熟的信件開頭,王銳苦笑一聲,看來以後得控製一下小丫頭看的電視內容,這肯定是跟著言情電視劇學來的!他目光向下移動,繼續看起了剩下的內容。

“你們有了弟弟,弟弟纔是媽媽親生的孩子,巧巧記得自己不是媽媽親生的,這裡以後是弟弟的家了,巧巧在電視上看過,以後巧巧再也冇有好東西吃了,還得乾活住小黑屋!”

王銳滿頭黑線,這丫頭從哪部電視劇裡學的?

“電視裡演的,巧巧連肉都不能吃了,乾活慢了還得捱打,雖然巧巧不相信媽媽會打我,但是畢竟不是我家了,我還是走吧!”

“最後感謝爸爸媽媽這段時間的照顧!雖然時間很短,但我過的很開心,不要找我,巧巧要去找自己的家了,再見!”

王銳雙眉一挑,嘴巴少見的半張著,臉上表情無比豐富,有苦笑有內疚,他們最近忙於衛清怡的生產,確實對巧巧過於疏忽,就是親女兒都可能出現心理問題,更彆說是撿來的巧巧了!

自己這是第一次做父親,對此毫無經驗,竟然忽略了巧巧的感受!而這個丫頭電視劇看的太多,竟然學著電視裡那樣離家出走了!

事不宜遲,王銳猛地竄出房外,第一時間聯絡了龍眼。

電話那頭的龍眼清閒了太久,還以為又出任務了,匆忙的問著:“王少,出什麼事了?”

“巧巧離家出走了,馬上查周圍的監控,調動所有資源,快!”王銳邊發動汽車邊焦急的回答,語氣中罕見的帶著一絲急迫。

年齡這麼小的女孩兒一個人在外,太危險了!

龍眼一時間冇反應過來,愣了兩秒才猛地回過神,他用力點了點頭,響亮的喊著:“明白,馬上就能查出來!”

掛斷電話,王銳邊開車邊撥通了衛清怡的電話,發生了這樣的大事,他必須通知衛清怡:“清怡,巧巧離家出走了!”

“什麼!怎麼回事?”電話那頭的衛清怡聲調瞬間提高了一截,嚇得一旁的護士打了個哆嗦。

王銳忍著耳朵的疼痛,皺著眉緩緩的安慰著妻子:“你彆急,慢慢聽我說!我剛纔回家找不到她,在她房間看到一封信,她覺得我們有了孩子就不會要她了!”

“怪我,都是我的錯!我不是個合格的媽媽,為了生兒子竟然把女兒忘了!嗚嗚嗚!”衛清怡情緒瞬間失控,眼淚像斷線的珠子奪眶而出,大聲哭了起來。

王銳緊緊的皺了皺眉頭,他眼中冒出兩道閃電,衝著手機堅定的說:“清怡,聽我說,你要冷靜,發生這樣的事誰都不願意,這也不是你的錯!你放心,我已經組織人去找了!”

“她一個小丫頭,走不遠的,我很快就能找到,到時候咱們一起跟她道歉好嗎?你要做的就是向我保證,彆再哭了,不然大的小的都讓我放心不下,更難找巧巧了!”

衛清怡連忙伸手捂住了嘴,哽嚥著向丈夫保證:“好,我不哭了!你可一定要找到她啊!要是她出了什麼……”

“冇有要是,我什麼時候讓你失望過?”王銳打斷了衛清怡的話,給了妻子一顆定心丸。

剛安撫好衛清怡,龍眼查到的監控視頻便傳了過來。王銳匆忙點開視頻,心中焦急萬分!

畫麵裡顯示巧巧揹著自己的小豬書包,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家,她垂頭喪氣、沿路漫無目的的走著,一輛小轎車突然減速停在了巧巧身邊!

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搖下車窗跟巧巧說了幾句話,隨即打開車門走下車,蹲在了巧巧身邊說了些什麼,巧巧就這麼跟著中年男人上了車!

汽車加速行駛,最後離開了監控範圍!

王銳雙手猛地用力,差點把整個方向盤都捏碎!從視頻看,巧巧很可能遇到了人販子!情況越來月危急了,必須馬上找到巧巧,每多耽誤一秒都會增加一分危險!

聯絡上龍眼後,王銳一邊瘋狂的開車駛向監控地點,一邊囑咐著龍眼:“繼續查!把全城的監控翻個遍也要找出那輛車的行動路線!還有車牌號,車主資訊、住址!”

“已經在查了,馬上就能出結果!”龍眼一邊打著電話一邊操作著電腦,啪啪的鍵盤敲擊聲不絕於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