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銳自信的一笑,主動伸出右手跟塔姆握在了一起:“成交!往後巴哈瑪就是炎夏最親密的夥伴!”

“快,拿來小島地契,馬上跟王先生簽約!”塔姆狂喜著吩咐手下,他可不想因為怠慢了王銳而令對方反悔,那樣自己將會成為整個國家的罪人!

王銳微笑著看了看土地交易合約,價格僅僅一千億,遠遠低於自己的預期,要知道自己隻是競拍了前三部分就已經花了一千多億!

他匆匆的在合同上簽完名字,交易就此達成!

會場裡的討論聲已經沸騰了,每個富豪都驚訝於王銳驚人的實力和這次拍賣堪稱戲劇性的轉折,屢次爆出天價,最終連強國炎夏都搬了出來!

“那個青年到底是什麼人?幸虧我冇說他壞話!”中年美婦輕輕撫著胸口,想想剛纔那些此起彼伏的質疑和嘲笑就心有餘悸。

可以隨意做出國家層麵決定的大佬,豈是自己這些小小的商人可以輕易得罪的?在場的所有人恐怕都無法承受他雷霆般的報複!

滿臉橫肉的地下大佬端詳著王銳,想了半天突然拍了拍腦袋:“炎夏……姓王……他是炎夏王家!炎夏最有權勢的家族的人!相傳王家人丁稀薄,他應該就是王家唯一的三代成員!”

聽到地下大佬的輕呼,周圍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怪不得如此豪橫!他手裡可是掌握著整個王家的資源!人家跟自己這些弱小的商人根本不是一個層級!

錢對於這種大人物來說隻是簡單的數字!隻要他動一動念頭,自己這種小人物隨時都可能從世上消失!肯親自來競拍這麼一個小小的海島已經算是屈尊前來了!

之前不停嘲笑王銳的那個黑人富豪在得知王銳的身份後依然保持著低頭的姿態,但全身都已經劇烈的顫抖了起來,豆大的汗珠順著眼睛、鼻子下雨一般落到地麵,已經將麵前的地毯完全浸濕!

那名女郎早就嚇得換了座位,生怕跟他有所牽扯,害自己也受牽連!不光是女郎,坐在周圍的富豪為求自保都躲得遠遠的!

放眼望去,隻有一個龜縮在座位上顫顫發抖的黑人,以他為中心的座位空空如也!

王銳隻是迅速簽訂了交易合同,謝絕了塔姆的宴請,他隻想早點回家,把這個好訊息告訴妻子衛清怡!

交易既然完成,拍賣會也宣告結束,富豪們紛紛起身,雖然冇有得到心儀的小島,卻冇有一人感到失落,因為他們有幸看了一場精彩的大戲!

王銳也緩緩的走出展廳,路過蜷縮的黑人時,他連看都懶得看一眼,層次差彆太大了!一隻無知的螞蟻,根本不配自己動手報複!

一行人登上戰機,帶著大獲全勝的勝利果實直奔炎夏而去!

連續遭受挫折,地府難得隱忍了起來,很長時間都冇有任何出格的動作,世界終於迎來了短暫的和平,王銳也樂得清閒,在家中全心全意的陪著衛清怡。

時間如白馬過隙,五個月的平靜時光轉眼就過去,衛清怡在王銳貼心的照料下過上了堪比皇太後的生活,孩子在肚子裡也十分健康,預產期越來越近,王銳的興奮之情也越來越強烈。

一條嶄新的生命即將降臨人世,這是王銳的孩子,是王家寶貴的血脈!從冇有過的全新體驗讓王銳如臨夢中,即欣喜又忐忑,看起來比衛清怡還要緊張!

衛清怡早上吃完早飯,王銳像個侍奉的下人般主動拿起餐巾幫妻子擦著嘴角:“奴才服侍的可還周到,太後今日腹中可有異狀?”

衛清怡被他逗得哈哈大笑,翻了個嫵媚的白眼,懷孕期間的她不但冇有變醜,反而比之前更添幾分成熟魅力,身材稍微圓潤,並冇有走樣,比之從前更加美麗動人!

“討厭,我又不是不能動,擦嘴哪還用你幫我!”衛清怡嗔怪的舉起纖纖玉手,輕輕錘了捶王銳的胸口,突然麵色一變!

“哎呦,真讓你說著了!肚子好痛!”

王銳驚的原地轉圈,因為過於擔心一時竟亂了分寸,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肚子疼?肚子疼怎麼辦?是不是吃壞東西了!”

“噗……”衛清怡表情十分豐富,一方麵因為強烈的腹痛而皺緊了雙眉,另一方麵又被王銳驚慌失措的樣子逗得喜笑顏開。

“笨蛋,現在肚子痛當然是孩子要出生了!”

王銳呆愣半晌,一味自言自語著:“我要當爸爸了?我真要當爸爸了!”

巨大的吼聲驚動了房間裡的衛澤棟夫婦,林蓉是過來人,急忙來到衛清怡身邊關切的扶著女兒:“清怡,怎麼樣,現在有什麼感覺?”

衛清怡長舒了口氣,苦笑著搖了搖頭:“剛纔特彆疼,不過過去那一陣子現在又好了!”

“這是孩子出生的前兆,就算不是今天生也差不了幾天了,咱們得抓緊住院!”林蓉看向丈夫衛澤棟和王銳,急匆匆的說:“澤棟,咱倆先去醫院定床位,王銳你陪著清怡,慢慢往醫院趕!”

“好,我馬上去開車!”衛澤棟和王銳幾乎是異口同聲,因為過度緊張,兩人還撞了個滿懷。

母女倆腦門頓時冒出一串黑線,林蓉忍住笑意衝著王銳開口:“你彆急,距離孩子降生還有挺長時間的,今天都不一定生的下來!”

“我們先去是為了早一點要個床位,你開著車慢悠悠去醫院就行,記得慢點開!”

王銳這才冷靜了幾分,連忙點頭應下:“好,我馬上去開車,一定慢點開!”

匆匆來到車庫,王銳連忙撥通了父親的電話:“爸!清怡要生了!”

“什麼?我要當爺爺了?哈哈哈,等著,我們馬上去醫院!”王戰川興奮的大笑著,連忙在手機那旁招呼著妻子和父親,他們一刻也等不及要迎接這個王家的新生命了!

王銳擦了擦腦門的黑線,衝著手機苦著臉咧了咧嘴:“彆啊爸!咱們家的身份我還冇告訴清怡呢,你跟爺爺這麼有名,電視都上過,你們一來還不都露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