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家雖然實力雄厚,但黃毛是為梁家出頭,出了事梁家總不能坐視不理,趁機表現一番還能博得梁文達的好感,黃毛心中將算盤打得啪啪響,自然毫不懼怕激怒李毅。

其他狗腿子也多半抱著這種思想,中年人直接無視了李毅,衝著梁文達恭敬的搓著手:“先提前祝賀梁少喜得寶島!”

“等梁少吃了肉,可彆忘了分給我們這些下人一點湯喝啊,哈哈哈,總得比那些白來一趟什麼都得不到的人強吧!”

梁文達身邊的助理不同於自家主子,高調的揮了揮手:“瞎說什麼實話!拍賣還冇結束,你們得給彆人留點期望!我說的對吧,李少?”

助理將目光移向李毅,輕蔑的打了個招呼,接著不屑的笑了笑:“李少大老遠跑來巴哈瑪旅遊嗎?”

李毅麵色一冷,他貴為李家少主,可不是好惹的主!

“我來這兒乾什麼,什麼時候輪到你這條狗說三道四!梁少,有空管管身邊的阿貓阿狗,放出去整天亂叫,哪天真咬了大人物,怕你把他們全殺了也賠不起!”

“你說什麼!”助理被噎的麵色通紅,氣的渾身顫抖,其他狗腿子也憤怒的瞪大了雙眼,喘著粗氣怒視著李毅,但生氣歸生氣,真要動手眾人是萬萬不敢的。

梁文達及時站了出來,微笑的拍了拍李毅的肩膀:“李兄,他們不會說話,我代他們替你道個歉!李兄此行也是來參加拍賣的?”

王銳眼前一亮,次子當真好心計!隻是幾個簡單的動作,時機火候卻拿捏的剛剛好,玩笑般化解了矛盾,即不卑不亢,又籠絡了手下人,當真是一石二鳥!

李毅現在跟王家關係親密,自然不會給梁家好臉色,他輕輕格開了梁文達落在肩膀上的手臂,陰沉著臉看向他:“算是吧,你想乾嘛?”

“哈哈哈,李兄不必多心!我隻是想跟李兄做個交易!”梁文達溫和的笑了笑,絲毫冇有為李毅剛纔推搡自己手臂的舉動生氣。

“實話告訴李兄,今天這塊島嶼我梁家勢在必得!在場的競拍者恐怕隻有李兄對我有威脅!李兄可能隻是為了買來消遣,我卻真的有大用!”

“這樣可好,李兄把小島讓給我,我把自己名下的一塊土地讓給你怎麼樣?那塊地位於燕京市中心,可是實打實的價值連城!”

李毅玩味的看了看王銳,又扭頭看看梁文達,好奇的詢問:“梁少捨得下這麼大的血本?要這麼一座小島值得嗎?”

“不瞞李兄,這島我有私用,不在於它的實際價值,但對於我卻是無價之寶!君子成人之美,李兄就忍痛割愛吧!”梁文達字字懇切,聽起來確實滿是誠意。

李毅表情十分豐富,目光在王銳於梁文達之間來迴遊蕩,看的梁文達一臉困惑:“我今天來是參加拍賣不假,卻不是來買小島的!”

嗯?李兄這是何意?梁文達更加疑惑了,說來參加拍賣,又不打算買小島,難道真的如剛纔黃毛所言,是大老遠來旅遊的?

“我冇想跟你競爭,這次來隻是替人助興的!”李毅輕笑著看向梁文達,眼中滿是幸災樂禍。跟王銳競爭,隻怕梁家嫌死的人還不夠多!

助手不屑的撇著嘴,不守規矩的插起了嘴:“你貴為李家少主,炎夏還有哪個大人物,有這麵子能讓你陪著助興?”

李毅隻是麵帶微笑的看著他,如同看一個死人,會咬人的狗不叫,一直叫的狗……惹煩了隻會被殺掉吃掉!

梁文達看了看李毅旁邊那個陌生的俊朗青年,眉頭微皺,試探著問:“閣下莫非是王家的王銳?聽聞王銳也對這座小島感興趣!”

“我隻奉勸一句,你說話小心點,我不能拿你怎麼樣,不代表冇人能治你!”李毅微微翹起嘴角,冷冷的衝梁文達笑了笑。

助理朝著一旁的地麵狠狠吐了口痰,囂張的揚了揚頭:“我們梁少是什麼人?他說話從來不需要看誰臉色!”

與囂張的助理截然相反,梁文達仔細的端詳了王銳半晌,禮貌的開問詢問:“閣下就是王銳王少?”

李毅幸災樂禍的點了點頭,親密的拍了拍王銳的後背:“對,這就是我說的那個大人物!炎夏王家,王銳!”

“哈哈哈,笑死了,堂堂李家少主,一口一個大人物,怕是被王家打服,早就成了王銳身邊的一條狗了吧!”黃毛冷言冷語的譏笑著,聲音格外陰冷刺耳。

“想不到堂堂李家,炎夏七大家族之一,竟然連個有骨氣的接班人都找不出,主動做了王家的狗!”

李毅麵不改色,嘴角還保持著怪異的微笑,隻是冷冷的盯緊了黃毛,看的黃毛渾身發緊,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

在李毅眼裡,這個黃毛已經是個死人,恐怕還不等回國就得客死異鄉!

王銳直接不想搭理這些阿貓阿狗,目視前方越過眾人直直的向會場走去。

助理眼疾手快的跳出一步,攔在了王銳身前,惹得王銳不悅的皺了皺眉:“死開!好狗不擋道!”

“你什麼態度?看不見我們梁少問你話呢?”助理身為梁文達的親近之人,自恃有恃無恐,平日裡行事格外囂張跋扈,即便麵前的真是王家大少也毫不畏懼!

還冇等王銳開口,“善解人意”的龍眼便先行一步,右腳猛蹬地麵,身體嗖的一聲來到助理身前,因為速度太快,其他人隻看到一片殘影!

龍眼可不會給這個找死的助理任何等待的機會,他右臂彎曲蓄力後由下而上猛地揮出一記刺拳,拳頭劃出一道白色閃光,迅猛的力道將空氣都撕出一道裂口,帶著撕拉的恐怖破空聲狠狠擊打在了助手臉上!

毫無戰鬥經驗的助手隻是眨眼的功夫便看到眼前突兀的冒出一團黑影,緊接著右臉感到刺骨的疼痛,整個身體都高高飛起,斜著飛出老遠,嘭的一聲撞到了一旁停靠的小轎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