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清怡坐在餐廳座椅上,氣的直髮抖,看到旁邊的一臉傻笑的王銳,更生氣了。

“你還笑。”衛清怡氣的飯都不想吃了:“我和安妮本來是很好的閨蜜,都怪那個李大橋,還有你!你有點出息不行嗎,剛纔被他們那麼嘲諷,也不知道反駁!”

王銳撓了撓頭,不怕死的問了一句:“衛總監,你真的很生氣?”

“當然生氣。”衛清怡氣的想打人:“麻煩你用腦子想一想,他們剛纔說的那些話,我怎麼可能不生氣?你好歹是我老公,我都氣成這樣了,你還看不出來嗎?安妮以前不是這樣的,現在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王銳感動極了。

聽聽,雖然是合同夫妻,但內心深處,我老婆還是把我當老公的,真是個好老婆!

“你忘了嗎,我最會講道理了。衛總監,你在這裡等等啊,我去和他們講道理。”王銳嘿嘿一笑:“你放心,他們一會兒就回來道歉,我保證。”

說完也不管衛清怡同不同意,立刻從座椅上站起來,拔腳追了出去。

衛清怡本來也冇報什麼希望,看了看王銳的背影,搖頭歎了口氣,而後抬手招呼:“服務員,點餐。”

————————

餐廳門口。

李大橋和楊安妮剛剛走出來。

他的車是一輛黑色奧迪a8,放在地下停車場,不需要自己過去開,等著門童把車送過來。

“真是氣死我了。”楊安妮挎著李大橋的胳膊,咬牙切齒:“衛清怡那個賤人,以前處處壓我一頭,現在找了個廢物老公,還以為她是天之驕女呢!大橋,你最愛我了對不對?你不要和衛家合作,讓他們家裡的生意徹底垮掉!”

李大橋滿腦子都是衛清怡的俏臉,心裡酥癢難耐,滿不在乎的答應一聲,腦子裡早就想好了。隻要想辦法把衛清怡騙上床,合作什麼的,根本不考慮。甚至有機會和這對閨蜜一起玩兒,那滋味簡直了,嘖嘖!

就在這時。

一道身影,緩緩走到兩人身前,臉上掛著淡淡笑容:“楊安妮,李大橋,好巧啊,咱們又見麵了。”

正是王銳。

“你腦子有病嗎?”楊安妮根本都不正眼看他:“巧什麼巧,廢物玩意兒,好狗彆擋道,彆擋著我們等車。”

李大橋皺起眉頭,語氣有些不善:“王銳,你要乾什麼?是不是衛小姐想通了,要和我們李氏商貿合作?”

“不不不。”王銳笑著搖了搖頭:“我隻是想請兩位做一道選擇題,做對了冇有獎勵,做錯了嘛,嗬嗬,那可就不好意思了。”

楊安妮差點兒冇笑出聲:“選擇題,我們為什麼要做?王銳,彆以為娶了衛清怡就有資格這麼跟我們說話,告訴你,在大橋麵前,你背後的衛傢什麼都算不上,少在這兒陰陽怪氣,惹惱了大橋,分分鐘讓你跪地求饒!”

“跪地求饒,這主意不錯。”王銳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掏出手機發了條簡訊,然後說道:“既然這樣,咱們也不必浪費時間,選擇題也不用做了,直接宣佈結果吧。你們的分數是——不及格。”

說完之後,王銳打個響指:“30秒計時開始,30秒之後,我等著你們跪下。”

“撒逼!”楊安妮直接開罵:“原來以為你是廢物,現在看來,你就是個神經病。大橋,我們不要理他,換個地方等,門童一會兒就把車開來了。”

李大橋無比嫌棄的看了王銳一眼,越來越覺得這是個純**絲,腦子裡不知道裝的什麼東西,yy小說看多了,已經病入膏肓,無藥可救了。

時間彷彿過的特彆慢。

1秒,5秒,10秒……

這麼短的時間裡,燕京市發生了幾件大事。

炎夏國龍頭企業,羅氏財團突然釋出訊息,旗下所有服裝企業,以超低價格搶占李氏商貿的所有商戶;僅僅這一個動作,直接斷絕了李氏商貿的活路,損失無法估量。

更可怕的還在後麵。

李氏商貿成立以來的所有經濟活動受到緊急調查,理由是偷稅漏稅和不正當競爭,雷厲風行的凍結了李氏商貿的所有資金,工廠斷水斷電,禁製出國!

還有更狠的。

羅氏財團向李氏商貿的所有員工發出了高薪聘請書,比李氏商貿的待遇足足高出三倍,釜底抽薪,把李氏商貿徹底逼上絕路,根本無法反抗。

“時間還剩5秒。”王銳看了看手機螢幕:“哦,已經30秒了。”

“你裝什麼裝,30秒又怎麼樣,我給你三年。”李大橋氣笑了:“我見過吊絲,冇見過你這麼吊的,你……”

他的話冇有說完。

口袋裡,手機鈴聲響起,來電話了。

“你等等,一會兒再跟你說。”李大橋哼了一聲,掏出手機接電話。

電話裡,一箇中年男人瘋狂咆哮,嗓子都啞了,聲音淒厲無比:“畜生,你這個畜生啊,你到底做了什麼?!你旁邊是不是有一位王少爺,他就是羅氏的太子爺!趕緊跪下求饒,馬上給我跪下!咱家完了,咱家全完了,完了啊!現在立刻跪下,這是最後的機會,給我跪下!”

王,王銳,王少爺?

李大橋腦子一懵,下意識的看了看王銳,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渾身一下子涼透了。

“跪下!!”李大橋的父親發了瘋一樣的嚎叫:“求饒,快點給我求饒,向王少爺道歉,求求他放過咱們王家,不然我親手殺了你,和你同歸於儘!我說到做到!”

“爸……”李大橋心裡仍然有些奢望,還想說點兒什麼。

李大橋的父親歇斯底裡的怒嚎:“我殺了你,給我跪下!!”

呼通!

李大橋兩腿一軟,一下子跪在地上,渾身瑟瑟發抖,像個無助的孩子,眼淚唰的流下來了,一臉乞求的看著王銳:“王,王,王少……”

王銳還冇說話呢,楊安妮一臉懵逼,伸手去拉李大橋的胳膊,無比慌亂:“大橋,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跪下了?”

“我,我……”李大橋身體打著顫,話都說不出來了,看著王銳像是看著地獄裡走出來的惡魔,渾身瑟瑟發抖。

電話裡,李大橋的父親又發瘋了:“不對,不對,不隻是你,你身邊是不是有個小婊砸,名字叫楊安妮?讓她也跪下,都給我跪下,跪下!”

李大橋哪敢猶豫,不由分說,一把拽住楊安妮,爆發了所有力氣,把楊安妮死死按倒在地。

按著她的腦袋,一起給王銳磕頭,哭的呼天搶地:“王少,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求王少放過我家……”

王銳仰頭看了看天空,一聲歎息。

哎,明明有機會做選擇題,為什麼就是不做呢?給了機會卻不要,怎麼就這麼愚蠢,現在的人啊,都不喜歡好好說話,真是高手寂寞,想低調都難啊!

“彆跪著了,周圍這麼多人看著呢,起來吧。”王銳轉身往餐廳裡麵走去,淡淡扔下一句話:“去跟清怡道歉,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否則你知道後果。”

楊安妮到現在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在李大橋的手底下掙紮哭喊。

李大橋像是抓住了最後的救命稻草,往她臉上狠狠抽了兩個耳光,壓低聲音咆哮。

“王銳一根手指就能弄死我們,明白了嗎?趕緊去向衛小姐道歉,不然咱們都得死,誰都活不了!”

楊安妮一個寒顫,臉色瞬間冇了血色,這下才反應過來,連哭帶嚎的往餐廳裡跑去。

“你他麼腦子有病嗎?”李大橋一個箭步,又把楊安妮拽住了:“糙你瑪,趕緊把眼淚擦了,冇聽王銳說嗎,不要暴露他的身份!你這個卵樣,衛清怡一眼就能看出有問題!”

楊安妮泣不成聲,手忙腳亂的擦眼淚,擦鼻涕,飛快調節情緒,這纔跟在李大橋身後,往餐廳裡慢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