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叢林染血,島嶼伏屍,血肉拋飛!

這一夜,註定是這座島嶼的一場災難!

戰鬥,戰鬥,戰鬥,無休無止的戰鬥。魏成在拚命,宮本拓海在纏鬥,哈德森在抵抗,二十多名手下也在戰鬥!

魏成的小陣營裡,能打的男人全都紅了眼,揮舞著手裡鐵刀上前糾纏,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體給魏成擋刀;衛清怡左手死死抓著衛巧巧的小手,飛快解開右手繃帶,從地麵血泊裡撿起了不知是誰的鐵刀,和宮本拓海的一名手下死死相持。

她練習了王銳傳授的修行入門心法,可是,時間太短暫,隻有一個月略多,經脈之間流轉的真氣根本不夠用,完全比不上成年男子的強壯力量。

僅僅不到十秒鐘,她手裡的鐵刀就被宮本拓海的手下一刀斬飛!

一個,兩個,三個……

包括衛清怡在內,所有女人,孩子,很快成為宮本拓海的俘虜,還有那些冇怎麼見過血的男人,被宮本拓海的手下不斷砍翻,重傷十幾個,死了五六個,剩下的全都帶上!

“呼,呼,呼!”魏成被宮本拓海和哈德森兩麵夾擊,周圍還有宮本拓海的手下的七八名得力乾將,鐵打的身子也熬不住。

更何況,他雖然比宮本拓海更強,但兩人基本屬於同一層次,差距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

蟻多咬死象,魏成以一敵眾,體力嚴重透支,手中砍刀已經無法握緊!

“彩妮……”魏成喘著粗氣,轉頭看了看不遠處倒在地上的楊彩妮,看著流淌一地的鮮血,看著她還在微微顫抖的身軀,嘴角流露出一絲慘笑。

什麼,都,顧不得了啊!

他轉身,不再和宮本拓海繼續戰鬥,拎著看到慢慢走到楊采妮身邊,抱起她尚未涼透的身軀,而後在她的嘴唇輕輕一吻。

良久,唇分。

整個過程,島嶼死寂無聲,似乎所有人都猜到他要做什麼,就連宮本拓海和哈德森都停止了戰鬥,默默看著這一幕,等待著最終的結局。

“衛小姐,我無法再保護你了。”魏成遠遠看了衛清怡一眼,緩緩搖頭,而後把楊采妮的雙臂摟在自己腰間,又抬起砍刀駕到自己的脖子上,低聲道:“宮本,你贏了!希望你可以善待我的家人,大家都是一艘飛機墜落,本該同命相連,你要霸占島嶼,我成全你……彩妮,你在黃泉路上不孤單,成哥陪你!”

說完,看到狠狠一劃。

刀裂咽喉!

他的身體,楊彩妮的身軀,一起慢慢倒地!

生命的最後,他們彼此緊緊相擁,雙臂緊緊抱著對方的身體,密不可分,永不分離!

“魏成!”衛清怡,小女孩兒衛巧巧,小陣營的所有成員……所有人失聲痛哭,悲痛萬分!

這一夜,他們真的敗了,輸給了陰謀詭計,輸給了無恥的背叛!

“哈哈哈哈,魏成自殺了,這個蠢貨!”宮本拓海仰天狂笑,手裡鐵皮刀高高舉起,一手指著人群裡的衛清怡,笑的無比猖狂:“哈德森,按照我們的約定,衛清怡……”

哈德森本來因為魏成的死去,目光多少有幾分感傷,這個時候瞬間興奮,等待著宮本拓海的最終宣告。

然而——

“衛清怡歸我了!”宮本拓海手裡鐵皮刀一橫,伸出舌頭舔著燥熱的嘴唇,滿臉得色:“哈德森,這麼美的女人,你喜歡,我不喜歡?!除了衛清怡,島上其他女人隨便你選,還有楊彩妮的身體,現在還熱乎著,你喜歡也可以拿去,哈哈哈哈……”

哈德森渾身一顫,滿臉錯愕:“宮本,你……”

“你就在旁邊老老實實的看著!”宮本大步走進人群,伸手一把抓住衛清怡,又把旁邊哭喊的衛巧巧一腳踢暈;而後拖著衛清怡直接拽到哈德森身前,嘴裡“呸”的一聲:“過來幾個,這小娘們兒掙紮的厲害,幫我按住她兩條腿,老子一秒鐘都不想等,就要在這兒乾哭她,狠狠的乾!”

嗖,嗖,嗖!

四五名手下立刻上前,分彆抓住衛清怡的手臂腿腳,滿臉獰笑。

“不,宮本,你不能這樣!”哈德森滿臉驚怒,手持柴刀擋在衛清怡身前,瘋狂咬牙:“你對天照大神發過誓,一定會信守承諾,你……”

他的話冇有說完。

宮本一腳飛踹,把哈德森踹的雙腳離地,又緊跟一招高抬腿側踢,把哈德森的身體狠狠砸進地麵,而後用刀背把他的手腳狠狠砸斷,最後往他臉上吐了一口血水,滿臉鄙視:“天照大神?在這座島嶼,我就是神!背叛自己的朋友,還想得到衛清怡,你做夢!愚蠢的狗東西,被我利用了還不知道,你就是這座島嶼最大的笑話!”

說完,再也不理睬哈德森,隨手扔掉手裡的鐵皮刀,一片脫衣服,一邊往衛清怡慢慢走去,目光無比火熱。

這個女人,島上最美的女人,天王醫藥集團的董事長,無比高貴的女子。

現在,是他的了!

“王銳,王銳……”衛清怡幾乎用出了所有辦法,咬舌自儘,屏住呼吸……任何自殺的辦法都被宮本拓海的手下組織!她用儘所有力氣閉上眼鏡,聽著宮本拓海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腳步聲,眼睛疼,心也在疼,連靈魂彷彿也在抽痛!

心裡,一遍又一遍的呼喊著王銳的名字,彷彿這是唯一的曙光,彷彿這是拯救黑暗的唯一一絲黎明!

“你是我的了,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哈哈!”宮本終於走到衛清怡麵前,深處染血的右手,向衛清怡胸口的樹葉慢慢抓去。

這要扯掉了這片葉子,下麵就是無比誘人的風景!

甚至,他的手指,幾乎就要觸碰到了樹葉,幾乎就要觸碰到衛清怡的身體!

然而——

變故陡生!

天空極高處,一道天崩地裂般的巨大轟鳴聲突然響起!這震動如此強烈,如此可怕,以至於蔓延到了整座島嶼,連地麵都在劇烈顫動!

這一方島嶼的夜空,最上方的天穹儘頭,出現了一道本不該出現的光明。

無比耀眼,無比璀璨的光明!

火紅,熾烈的光明!

一道微不可察的身影,比自由落體的速度更快,從天穹出現的一道缺口急速下墜,即將到達的島嶼地麵的時候,背後突然張開了一對火焰羽翼——通體赤紅,猶如鳳凰之羽,沐浴在火焰中的巨大真氣翅膀!

“那,那是……”衛清怡陡然睜開眼睛,看著那道從天而降的身影,看著那個男人眼睛裡的狂喜和微微閃爍的淚光,看著他背後的朱雀翼,看著他久違的熟悉臉孔,再也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哭喊出了心中的名字。

最愛的,男人的名字!

“王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