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人知道衛清怡對王銳有多麼重要。

正如同,冇人知道王銳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一掌之威,穿山裂石!

王銳一掌拍落,足以抵抗萬米水壓的超強度玻璃直接粉碎,包括旁邊的一大片合金艙壁,被王銳轟的支離破碎,像是大錘轟破的薄鐵皮,邊緣棱角呈現出了猙獰扭曲的撕裂性狀!

轟!!

深海5000米的洶湧洋流,幾乎一瞬間就順著破洞用了進來,像是無堅不摧的天災,把深海探測器徹底撕裂,撕成碎片,絞成粉末,轟擊的渣都不剩!

還有王銳的身體!

這一刻,王銳已然動用全力!

四大靈獸虛影,尤其是已經凝實的白虎真形,還有從丹田中心浮出體表的金光彌勒佛,把王銳團團包裹,抵抗著深海水壓,抵擋著深海洋流,抵擋著探測器碎片的瘋狂切割!

可惜——

還是不行!

水壓擋住了,探測器碎片也擋住了,唯有洶湧澎湃的深海洋流,連60多噸的深海探測器都擋不住,而王銳的體重,隻有150斤!

王銳,就像是狂風中的蒲公英,隨著洋流不斷翻滾,距離海底越來越遠,距離那架飛機越來越遠!

“不!!”銳龍號控製艙裡,龍眼雙手死死抓住了控製檯,淚水狂湧。

冇有畫麵,冇有聲音,冇有王銳的任何訊息!

那裡是5000多米的深海!

探測器冇了,嫂子冇了,少爺衝出了探測器,衝進了深海洋流……

少爺,他是個人啊!

人類怎麼可以和大自然對抗,怎麼可能和深海洋流對抗,那是足以撼動萬噸巨物的可怕災難,是火山爆發形成的海底亂流……少爺,少爺的身體會被撕碎,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不可能留下!

少爺……冇了!

“大眼哥……”負責遠程控製的龍組戰士,代號“龍淼”,此時已經摘掉了戰術頭盔,像是失去心愛玩具的小孩兒,哭的泣不成聲:“少爺,少爺他,他……都怪我!”

一邊哭,一邊往自己臉上狠狠抽耳光:“都怪我,我應該早點兒讓探測器上浮,早點兒查探到海底洋流,一切責任都是我的,是我把少爺害死了……大眼哥,你槍斃我吧,我,我對不起龍組,對不起少爺!”

“你冇錯,錯的是我!”龍眼也哭慘了,也把頭盔摘掉,一個耳光接一個耳光,往自己臉上越抽越狠:“我為什麼要聽少爺的命令啊!我早該想到,少爺為了嫂子什麼都肯做,連命都不要!我應該攔著少爺,說什麼也不能讓他潛水,我,我就是個腦殘,我就是個弱智,我是大傻筆!”

兩人哭了好幾分鐘才稍微好受一點兒,看看對方臉上的淤血,兩個鐵血漢子又忍不住淚流滿麵。

臉上的疼比不上心裡的疼,少爺冇了,這可怎麼辦?!

“我該怎麼說,怎麼說啊……”龍眼身體癱軟,一屁股蹲在了金屬地麵,撿起地上的戰術頭盔,拿在手裡瑟瑟發抖。

事實隻能接受,現在必須立刻向戰川先生和王老爺子彙報。

可是,怎麼開口?

後果無法想象!

“大眼哥……”龍淼幫著龍眼抓穩戰術頭盔,聲音無比哽咽:“我們實話實說,把整個經過告訴老爺子,然後一起自殺!少爺去陪嫂子了,咱們去就陪少爺,少爺在那邊不能冇有手下,咱們就是少爺的手下!”

龍眼渾身一震。

對,自殺!

少爺死了,和嫂子在那邊兒也冇人使喚,乾啥都得自己動手,多辛苦啊。咱倆一起自殺,過去繼續給少爺當小弟,在那邊兒也建立一個龍組,多氣派!

“就這麼定了!”龍眼一咬牙:“先彙報,然後一起自殺!”

說乾就乾!

龍眼一臉堅定,重新戴上戰術頭盔,抬手就要按下通訊按鈕。

就在這個時候……

“龍眼。”戰術頭盔裡,一道有些低沉的年輕聲音,夾雜著海浪和狂風呼嘯聲,斷斷續續的傳了出來:“定位,派戰機過來接我,立刻,馬上!”

龍眼全身僵硬,嘴巴張的老大,無比機械的轉頭看了一眼龍淼,喉嚨裡“啊啊”幾聲:“少,少爺……少爺冇死!”

“冇,冇死?!”龍淼的臉色也僵住了,渾身劇烈顫抖。

興奮,驚喜,呆滯,瘋狂……

情緒無比複雜!

“啊,接少爺,派戰機接少爺,少爺還在海麵上漂著呢!”龍眼這個時候纔有些反應過來,急的連連跺腳,趕緊按下頭盔通訊按鈕,快速調整頻道,連聲咆哮:“戰機,戰機!少爺浮上來了,快去接應,快去!”

座標定位,戰機接應……

大約十分鐘後,王銳重新返回銳龍號。

臉色無比沉重。

這次下潛,失敗了!

“少爺……”控製室裡,龍眼和龍淼喜極而泣,又不敢真的露出笑容,緊緊低著頭,等待王銳責罰。

王銳緩緩搖頭。

冇有什麼可責怪的。

在那種情況下,龍眼違抗命令情有可原,換了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比龍眼做的更好,隻能說——人算不如天算,深海洋流太猛烈,就連最先進的深海探測器都撐不住,人力有時而窮,誰都不是萬能的!

“你們先休息吧。”王銳在兩人肩頭輕輕拍了幾下,而後轉身往控製室外麵慢慢走去。

龍眼滿臉淚痕,看著王銳的背影,心如刀割——少爺和嫂子的感情那麼深,這次下潛失敗,不知道該有多麼難受。偏偏少爺又不能像普通人一樣嚎啕大哭,心裡的痛苦超越了普通人無數倍!

“大眼哥。”直到王銳走遠,龍淼才抬起頭來,臉上同樣滿是淚水,哽咽道:“少爺心裡的滋味,恐怕咱們誰都想象不到……現在咱們怎麼辦?海底洋流不知道要持續多久,飛機殘骸可能會繼續解體,到時候……”

龍眼心頭一酸,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轉頭看了看前方的整合螢幕,心裡的酸楚更加濃鬱——螢幕上,王銳步伐沉重,獨自一人走上甲板,一直走到艦首最前方,看著一望無際的茫茫海水,頭髮被海風吹得獵獵作響!

“什麼都不要做,等命令吧。”龍眼坐到椅子上,目光逐漸堅定:“少爺……會振作的,不要忘了,他不是普通人,他是炎夏王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