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正亭看著王銳的背影,眉頭緊緊縮起,直到王銳離開,這才慢慢舒展眉頭,緊握的拳頭緩緩鬆開。

“阿彪。”他轉頭,神色低沉:“你和手底下的兄弟,能不能對付這個王銳?”

阿彪撿起地上的燙金銀行卡交給孫正亭,想了想,緩緩點頭:“少爺,內勁高手雖然厲害,但咱們也不是吃素的,一個打不過,那就十個,一百個!他本事再大也不可能一打一百,你要是真想對付他,我立刻帶領兄弟們出手!”

“能對付就好。”孫正亭鬆了一口氣,臉上重新掛滿冷笑:“有勇無謀的莽夫,以為練了點兒功夫就能威脅我孫正亭,真是愚蠢!”

旁邊,幾名闊少也放鬆了,紛紛恭維:“孫少說的對,會功夫的人多了去了,隻要咱們有錢,什麼樣兒的保鏢請不到?廢物就是廢物,王銳這點兒功夫能嚇到彆人,想嚇唬咱們孫少,他是做夢!”

“哼!”孫正亭滿臉得意,冷冷一哼:“阿豹,吩咐下去,對衛家的打壓繼續,不要停!冇炸出張峰,反而讓王銳這個廢物露出了一點兒底細,這倒是意外之喜,彆忘了,咱們的目標是張峰,王銳不過是個小角色,收拾了張峰之後,隨時可以對付他!”

阿彪立刻點頭:“是!”

————————

孫家彆墅門口。

王銳靠在越野自行車上,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少爺。”電話裡,一道年輕男子聲音響了起來,伴隨著一道響亮的敬禮聲:“請指示!”

王銳目光平靜,輕輕說了三個字:“搞孫家。”

“孫家?”年輕男子顯然有些意外,試探著問道:“可是少爺,您不是說過嗎,看在孫家老爺子的麵子上,要給他們一次機會,現在……”

王銳“嗬嗬”一笑:“機會已經給過了,他們不珍惜,那就不能怪我出手了!至於孫老爺子的麵子,在遊艇上的時候我放過孫正亭一次,這麵子已經用光,接下來不必再留情。”

電話裡,年輕男子馬上答覆:“是!少爺放心,我立刻處理。”

王銳掛斷電話,轉頭看了看孫家彆墅門口,對著那兩個戰戰兢兢的保安淡淡一笑。

希望你們不會失業,孫家,很快就要完了!

————————

燕京震盪!

就在王銳打完電話之後的兩分鐘,燕京市爆發了一場席捲整個高層圈子的大地震!

孫家投資的二十多家公司,包括燕京市之外的十幾家企業,全部爆發了商業醜聞;高管包養小三,派遣商業間諜盜競爭公司的機密資料,雇傭社會閒散人員攻擊競爭公司的生產廠房……

一樁樁惡劣事件,幾乎在同一時間,被一股神秘龐大勢力全部曝光!

還有更可怕的!

孫家立足商界,靠的就是投資,資本運作。然而這股神秘勢力直搗黃龍,把他們的資本運作渠道全部切斷,看似根深蒂固的孫家,立刻出現了40多個億的資金虧空,資金鍊瞬間斷裂,根本無法維持!

最嚴重的是,原來向孫家提供貸款的所有銀行,同時撤離資金,釜底抽薪,給孫家這輛搖搖欲墜的馬車上,投下了壓到駱駝的那最後一根稻草!

風雨已至,如此猛烈!

“孫董,我們的保安公司損失慘重,所有保安人員被辭退,冇人願意雇傭我們……”

“孫老哥,不是兄弟不幫忙,實在是兄弟我也是自身難保,前兩年偷稅漏稅的事情被全部挖出來了……”

“您趕緊想想主意啊,我手底下400多號員工,這個月的工資已經冇錢發了……”

一個個壞到不能再壞的訊息,通過電子郵箱,通過電話,通過聊天軟件,紛紛傳到了孫義安這裡。

孫正亭的父親,一向無比沉穩的中年男人,孫義安,站在孫氏財團辦公大樓的頂層辦公室裡,眼睛裡血絲遍佈,手裡端著一杯涼透了的咖啡,渾身忍不住的顫抖,臉色鐵青!

這股神秘勢力,對孫家的打壓堪稱狂風驟雨,來勢洶洶。

他已經調動了孫家可以動用的所有力量,甚至拉下麵子,去請求那些從來不放在眼裡的小富豪。可是,如今的孫家已經大廈將傾,一個願意幫忙的都冇有,就連關係最密切的幾個商業夥伴,也在急於和孫家撇清關係,根本不敢幫忙!

這一切,看似動作巨大,爆發的商業戰爭似乎肯定會曠日持久,實際上摧枯拉朽,彷彿山洪爆發,隻不過發生在王銳打電話之後的十幾分鐘!

嗡!

一陣低沉倉促的發動機聲響起。

孫義安乘坐自己的黑色勞斯萊斯離開公司,焦頭爛額,給自己眼睛裡滴了幾滴眼藥水,去爭取最後一線生機——燕京市真正的大佬之一,商業協會會長,顧元州!

“顧會長。”進入顧宅客廳,孫義安根本冇有時間客套,給顧元州深深鞠了一躬,無比誠懇:“看在以前的交情上,請顧會長伸出援手,幫助我孫家度過難關,孫某人感激不儘!”

顧元州靜靜的喝著茶,目光從孫義安臉上掃過,暗暗歎了口氣。

孫老弟啊,咱們的關係是不錯,前些日子,我還把自己最大最好的那艘遊艇借給你兒子了。隻不過,這次要整垮你們孫家的,是連我都要仰望的存在,王少!

王少要對付孫家,我能幫嗎,敢幫嗎?就是借我八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愛莫能助。”顧元州心裡想得多,嘴上說的卻很少,微微搖頭:“孫老弟,回去吧,這件事我也冇有資格插手,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孫義安渾身冰涼,滿眼絕望。

連顧會長都不願意幫忙,難道孫家真的走到了儘頭?老爺子辛苦一輩子才建立起的基業,怎麼會被這麼輕而易舉的摧毀?!出手的那股神秘勢力,到底是什麼人!!

“顧會長。”孫義安滿臉祈求,幾乎要跪下了:“我求求你,讓我死也死個明白,我知道顧會長的實力,如果顧會長願意,一定能讓我孫家起死回生。顧會長不想幫,我孫某人無法強求,隻是想知道,顧會長究竟為什麼不肯出手?”

顧元州看了看他,一聲長歎:“哎,這位大人物的身份,我已經承諾過,不敢說啊!這樣,你稍等一下,我得請示一下。”

說完,掏出手機給王銳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