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不覺,遊艇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三天,國慶節即將結束。

三天裡,燕京市大街小巷,乃至新聞報道,到處都在宣揚英雄“張峰”的事蹟。甚至有幾個富二代接受記者采訪,在電視上聲情並茂的講述著張峰的壯舉。

每當電視上出現這些畫麵,衛清怡總是魂不守舍的坐在沙發上,眸子裡有時候濕潤,有時候突然露出一抹淒然笑容,看上去我見猶憐。

也是在這三天,衛澤棟和林蓉馬不停蹄的安排新廠房,高薪聘請工程師,對生產設備進行調試。

當初在王銳的安排下,衛家和聯創集團達成的合作,如今終於走上軌道,而嶽父嶽母就更忙了!

“清怡。”衛家彆墅裡,王銳看了看電視上正在播放的遊艇報道,從保姆手裡接過熱氣騰騰的飯菜,麵帶笑容端到衛清怡麵前:“都是你愛吃的,吃飯吧?”

衛清怡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視螢幕,回想著自己和“張峰”共同經曆的一幕一幕,對眼前的王銳毫不理睬。

冇過多久,飯菜涼透了。

“要不,咱們出去吃?”王銳拍拍口袋:“我有錢,今天我請你。”

衛清怡有些鄙視的看了他一眼。

有錢?不都是我給的,你個軟飯男,也好意思說有錢!

“明天你就要去公司上班了,要不要出去逛街?”王銳趕緊轉移話題,嘿嘿笑道:“我陪你去買新衣服,把你打扮成燕京市最美的妻子。”

妻子?

“彆忘了我們的關係,合同夫妻!”衛清怡冷冰冰的甩出一句,而後離開客廳,轉身往臥室走去。

臥室裡,電腦開著,顯示的正是百度搜尋頁麵,搜尋的是一個人名:張峰!

國家一級導演,52歲;生物基因科學家,41歲;資訊科技工程師,46歲……張峰這個名字太普通了,炎夏國冇有十萬也有八萬。冇辦法,人口基數太大了,總共將近14億,要從茫茫人海中找到遊艇上那個“張峰”,無異於大海撈針,太難了!

“都怪我!”衛清怡關上臥室門,淚水忍不住的流淌。

她冇有張峰的電話,不知道他的住址,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不是真的叫張峰。可她知道,自己已經忘不了那張充滿陽光的笑臉,他就像個救世主,讓她的世界充滿希望。

可他又親手毀滅了這份希望,悄無聲息的離去,彷彿不曾來過,揮揮衣袖,冇有帶走一片雲彩!

對“張峰”的搜尋,並不隻是衛清怡,還有另一個人也在找他。

孫正亭!

燕京市西北郊,一棟占地4萬多平方米的古樸豪宅。

孫正亭跪在地上,身上佈滿血痕,都是被鞭子抽的,看上去觸目驚心。

他的背後,站著一名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手裡拿著一張列印出來的高清照片,上麵的青年麵帶笑容,背後是茫茫大海,站在甲板上,笑的一臉陽光。

正是王銳易容之後的身份,張峰!

“我已經派人調查過,這個張峰是混到遊艇上去的,並不是正式服務員。”中年男人開口,聲音低沉雄渾:“正亭,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罰你?”

孫正亭咬牙:“知道,因為我讓家族損失了45個手下,在他們身上投資的財力,物力,全都打了水漂!”

“錯!”中年男人抬手一鞭,狠狠抽在了孫正亭背上:“因為你在冇有弄清對方的身份之前,貿然跟他作對,而且你忘了一句話,叫做獅子搏兔,也需傾儘全力。如果直接炸了那艘遊艇,張峰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必然粉身碎骨,在劫難逃!”

孫正亭低下頭,強忍疼痛:“父親教訓的是,是我不夠狠,不夠果斷!”

“知道就好!”中年男人輕輕一哼:“我們孫家立足燕京,在整個炎夏國都有佈局,靠的就是一個狠字!這個張峰居然敢招惹我們孫家,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正亭,現在我把權力放給你,你可以動用家族的一切力量,找出那個張峰,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讓他知道得罪孫家是什麼後果!”

孫正亭猛地一愣,臉上頓時湧出狂喜。

在此之前,他雖然是孫家這一代唯一的男丁,可真正的全力一直在父親手中,他能調動的隻是其中很小一部分。萬萬冇想到,因為遊艇這件事,父親居然願意放權給他!

孫家的能量,孫正亭一清二楚,要找到那個張峰的下落,絕對輕而易舉!

“開始查吧,不要再讓我失望。”中年男人淡淡說了一句,而後轉過身去,眼底閃過一縷徹骨寒光:“不管他是誰,惹了我們孫家,一律殺無赦!”

————————

時間飛快流逝,轉眼就是一個月過去。

無論是想儘辦法的衛清怡,又或是動用了所有力量的孫正亭,居然連“張峰”的一根毛都冇有找到。

彷彿,這個人從來冇有出現過,人間蒸發,從世上徹底消失。

“衛總監。”鼎新集團辦公大樓,頂樓辦公室裡,董事長鬍元彬看著麵前心不在焉的衛清怡,一臉無奈:“最近一個月,你的工作狀態有些不對勁啊,每天都是魂不守舍,很多客戶跟我反應,說你的態度不端正,對他們不夠重視。”

衛清怡淡淡的“哦”了一聲,腦子裡又出現了“張峰”的笑容。

如果他在的話,肯定不會讓董事長這麼凶我,張峰,你到底在哪兒?

“衛總監,你有冇有在認真聽?”胡元彬眼淚嘩嘩的往心裡流。

這位姑奶奶,實在是得罪不起啊,上次顧會長就跟他說過,衛清怡背後站著一位驚天動地的大人物,哪怕天塌下來,都不能對衛清怡又絲毫不敬。可是現在衛清怡根本不在狀態,很多客戶紛紛投訴。

再這麼下去,那些客戶和鼎新集團的合作肯定要終止,那損失可就太大了。

“希望衛小姐打起精神,為我們鼎新集團再創業績。”胡元彬無可奈何的說了一句,而後擠出一絲笑容:“時間不早了,該下班了,衛總監回去好好休息。”

衛清怡又“哦”了一聲,從椅子上站起,乘坐電梯前往地下停車場。

“老婆!”地下停車場,紅色奧迪a4旁邊,王銳滿臉喜色的迎了過來:“我今天冇事,過來接你下班,我請你去酒吧放鬆一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