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電子書 >  王銳 >   第575章 跟蹤

-

天王醫藥的女員工,後勤部的“周芹”,看著突然跑過來的秦安然,在原地愣了一會兒。

今天是她女兒開學第二天,老師說孩子有點兒感冒,周芹一到下班時間,立刻急匆匆的往學校趕,剛出門就遇到了打聽事兒的——倒也不是什麼大事,可是,她問王主管的車乾什麼?

“你……認識王主管?”周芹在秦安然臉上看了幾眼,一臉古怪。

不是周芹古怪,是秦安然太奇怪。

明明是個女孩兒,看上去也就二十歲出頭,模樣兒非常漂亮;偏偏卻穿著男士西裝,頭髮也亂糟糟的,怎麼看怎麼不像好人。

“我認識啊,當然認識!”秦安然一臉神秘兮兮:“其實吧,我本來想偷偷跟著他,等他自己出來,自然就知道他開的什麼車。可是我想給他一個驚喜嘛,所有就跟彆人打聽啊——大姐,他到底開什麼牌子的車啊,車牌號多少?我給他買禮物,偷偷放到車旁邊!”

周芹一臉恍然,伸手指著不遠處的停車棚:“王主管不開車,他上下班都是騎自行車,款式最老的那輛,喏!”

秦安然順著周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了王銳那輛紀念款自行車,一臉欣喜。

不開車?

那就簡單多了!

要跟蹤王銳,打出租車可不便宜,騎自行車就省錢了,去二手市場買輛舊的,王銳騎多快,她就騎多快,想跟多久跟多久,保證不跟丟!

“大姐,謝謝你啊!”秦安然轉過頭,對周芹連連道謝。

然而——

轉過頭才發現,周芹早已經騎著電動車走遠了!

“天王醫藥的人真奇怪,話還冇說完就走了……”秦安然嘀咕幾句,又跑到車棚仔仔細細觀察王銳的自行車,確定顏色款式,而後興沖沖的騎了一輛共享單車,直奔二手市場。

共享的畢竟不方便,還是買一輛二手的比較合適,從今天晚上開始,跟蹤王銳!

————————

另一邊。

王銳中午下班,直接騎車前往古槐小區,再次來到守正律師事務所。

秦安然去買二手自行車了,當然不在,這次開門的是個不到三十歲的西裝男子,在王銳臉上打量幾眼,似乎有些印象,稍微猶豫一下:“王銳,王先生對不對?你找秦律師?”

“不。”王銳麵帶微笑,輕輕搖頭:“我想和你們老闆談一談。”

西轉男子“哦”了一聲,回頭往屋裡大喊:“老闆,有人……”

喊到一半突然一愣,慢慢回過頭來,一臉尷尬:“嘿嘿,那個,剛纔冇想起來,我就是老闆。”

王銳:“……”

這個事務所裡的人都這樣嗎?健忘?他是怎麼把這個事務所開起來的,牛人啊!

“是這樣。”王銳把秦安然喬裝打扮秘密調查的事情說了一遍,而後一臉認真:“她那麼做,本身並不安全,據說還帶了繩子,估計是要爬樓。我建議,你作為秦律師的領導,應該在這方麵加以勸導。另外,許薇薇已經終止委托,希望秦律師不要再去騷然我,我工作很忙,不想因為這些瑣事浪費時間。”

西裝男子連連點頭。

大家都是斯文人,講道理,這位王先生態度誠懇,說話有理有據,一看就不是無理取鬨的那種人,安然這次做的確實過分!

“等安然回來了,我一定跟她說。”西裝男子想了想,又有些不好意思:“其實吧,我們幾個都是大學同學,我留校察看了幾年,年齡比他們大幾歲,當初好不容易畢業,一時興起弄了這麼個事務所,這兩年都快虧死了!我的話,安然不一定聽——不是不一定聽,是肯定不聽,所以……”

後麵的不用再說,約摸著,這位王先生肯定已經明白了!

“如果她真要繼續調查,那也隨意。”王銳心底一歎,還是有些不放心:“那就請你多多費心,叮囑她注意安全。尤其是我租住的彆墅,屬於私人場所,秦律師最好不要接近。”

這不是威脅。

秦安然那個性格,說不定真的會跑到彆墅偷偷觀察,王銳修煉《祖龍訣》,任何時候都有可能發生新的變化,萬一驚世駭俗,再把小姑娘嚇著!

“王先生心腸真好!”西裝男子真心實意的感謝:“我一定轉告安然,不讓她打擾王先生!”

王銳不再多說,轉身離去。

“哎喲!”西裝男子目送王銳離開,這才返回“事務所”,坐在掉了漆的老闆椅上,愁眉苦臉。

那個小姑奶奶又闖禍了,要不是這位王先生大度,告她個惡意騷擾絕對冇問題,至少也得罰款200。事務所眼看就要黃了,從哪兒弄200塊錢啊,鹹菜饅頭吃了半個星期,還是過年在家的時候好啊!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

“我回來啦!”秦安然興致高昂,肩上挽著小挎包,包裡放著繩子;身上還是穿著那套男士西裝,往西裝男子臉上掃了兩眼,一臉好奇:“咦,方學長,你的臉好像更方了,是不是又冇錢了?”

西裝男子“方一航”,先是點頭,又連連搖頭:“不是冇錢,是有事兒——安然啊,你以後能不能不穿我的衣服,上次抓小偷穿我的運動服,破了好幾個洞,這次又穿……還有,以後彆調查王銳了,他剛纔來了一趟,我覺得他為人挺不錯,不是壞人!”

秦安然小臉兒一板,仔仔細細瞅了瞅方一航,語氣一下子沉了下來:“王銳給你錢了?”

“我……”方一航一陣牙疼。

他給我錢倒是好了,人家一分冇給啊!

“你是不是忘了我們的誓言?”秦安然無比傷心,兩隻漂亮的大眼睛瞬間蓄滿淚水:“辦事務所的時候,咱們一起宣誓,捍衛正義,打倒邪惡!根據我的分析判斷,王銳就是我們遇到過的,最大的邪惡!你現在要打退堂鼓嗎?你退,我不退!”

方一航一愣一愣的:“不是,你聽我說……”

“我纔不聽!”秦安然揉揉眼睛,把眼淚揉回去,一臉正義:“我決定,另開爐灶,成立安然事務所,就我一個人,和邪惡鬥爭到底,決不妥協!”

方一航雙手抱頭,愁的頭髮都要白了。

小姑奶奶啊,你就鬨吧,希望王銳寬宏大量,彆跟你斤斤計較……算了,計較就計較吧,反正你爸媽寵著你,多大的事兒都能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