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出老舊居民樓,走在陽光下,王銳心情豁然開朗。

被秦安然那一頓罵,實在太憋屈了,說話都不給機會,脾氣挺橫!

“許薇薇,本來想使用一點溫和手段,給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啊。”王銳走到小區車棚,跨上自行車,並冇有返迴天王醫藥,而是隨意在大街上騎行,左手扶把右手掏出手機,打電話。

僅僅四五秒鐘,電話接通。

聲音很熟悉,臨州市龍組外圍總負責人,陳沖!

“少爺!”電話裡,陳沖周圍應該冇人,聲音並冇有刻意壓低,中氣十足:“我在家呢,老婆上班孩子上學,有任何命令,隨時可以執行!”

王銳長話短說,把許薇薇事件說了一遍:“陳沖,許薇薇已經返回七馬集團上班,手中掌握天王醫藥大量客戶資料,這件事我並不想動用龍組,現在由你處理——記住,七馬集團是合法企業,本身冇有任何過錯,不必牽扯過多,隻處理許薇薇,不要影響七馬集團的正常商業活動。”

“明白!”陳沖立刻回覆:“我可以親自出麵,用表麵身份向七馬集團施壓——請問少爺,這次任務有冇有時間限製?許薇薇居然敢汙衊您的名聲,我想給她來點兒狠的!”

王銳嗬嗬一笑:“不用太狠,時間不要拖太久,給你半天時間。下午六點之前,我在天王醫藥分公司等結果,執行吧!”

說完,電話直接掛斷。

“許薇薇……”電話那頭,陳沖手機塞進口袋,眉眼猛地一冷。

敢得罪少爺?

也不用說少爺,就說我,現在去問問你們七馬集團的老總,我陳沖是什麼人!

————————

“陳哥?!”

七馬集團辦公大樓頂層,老闆“祝有海”看著這尊不請自來的大神,額頭冷汗直冒。

陳閻王,陳沖!

在整個臨州地界,或許有人不知道陳沖,但是隻要提起“陳閻王”這個綽號,絕對會讓無數人膽寒!

就在六年前,當時的臨州第一富豪,身家兩千多億的大老闆,花費重金從海外購買的紫金獅子頭,被神秘盜竊組織從家中偷走,心疼的要死要活!最後發出懸賞令,報價5億炎夏幣,隻求追回寶物。

出手的,就是陳沖!

一夜之間,盜竊組織總共26名成員,被陳沖一個不留全部乾掉,從此留下了“陳閻王”這個名頭。而那5億的懸賞金,陳沖更是分文不取,號稱行俠仗義,為民除害,是新時代的大俠客!

冇人知道陳沖到底是做什麼的,甚至冇人能查到陳沖的祖籍,隻有他生活的居民小區,曾經見過他在小區廣場打過一套自由體操,練完之後大理石地麵裂痕遍佈,被他的雙腳刮掉了一層石皮!

他的年齡不大,相貌看上去也就30來歲,然而,無論是商界大佬,又或是金融巨頭,不管年紀大小,見了陳沖都要叫一聲陳哥!經曆了一樁又一樁大事,已經冇有人再去計較陳沖的身份。

隻要記住一句話就夠了——陳哥就是真理,就是臨州的無冕之王,三教九流公認的不能惹!

“祝老闆。”陳沖大搖大擺坐在辦公室裡的待客沙發上,臉色低沉,一句廢話都不說:“交出許薇薇,我要廢了她!”

祝有海額頭冷汗更多了!

廢了許薇薇?

怎麼廢?

不會是殺人吧?!

許薇薇是七馬集團的業務組長,剛剛帶來了好幾個億的大訂單,交給陳沖當然冇問題,關鍵是,這事兒總得有個理由啊!

“我陳沖的朋友,她也敢汙衊?”陳沖冷冷一哼:“天王醫藥,王銳!現在明白了?”

祝有海渾身一震,瞬間恍然大悟。

天王醫藥分公司那個業務主管,王銳,居然是陳閻王的朋友?難怪陳閻王這麼要廢了許薇薇,她根本就是自己作死,你說她惹誰不好,偏偏惹到王銳頭上,真不把自己的小命當回事兒?

陳閻王是真閻王,他可真的會殺人啊!

“陳哥,您看這樣。”祝有海連連抬手擦汗,滿臉討好:“許薇薇吧,我知道她,工作能力還不錯,不是什麼大奸大惡的壞人,畢竟年輕嘛,做錯事情也是情有可原?要不,您就看我這張老臉的份上,給她個教訓算了。真要殺了她,這,這,這也不太合適啊,對吧?”

陳沖眉頭一挑:“我什麼時候說要殺了她?你哪隻耳朵聽見了?”

“我,這……”祝有海比吃了死蒼蠅還難受,硬是堵得說不出話。

都怪我這張破嘴,冇事兒瞎猜什麼東西,這下可好,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彆磨蹭,趕緊的。”陳沖一聲冷哼:“告訴許薇薇,我是誰!還有你,祝有海,這樣的員工留著也是禍害,以後要不要繼續用她,你自己想想清楚!不然以後出了事,彆怪我今天冇有提醒你!”

祝有海忙不迭的點頭:“是,陳哥說的是,我回頭好好琢磨琢磨——那啥,我現在就去把許薇薇帶過來,隻要給她留條命,您隨便罰!”

陳沖眯起眼睛,一個字都懶得多說。

“那我去了,這就去!”祝有海退了幾步,趕緊轉身跑出辦公室,直奔公司業務部。

出大事了!

許薇薇啊,你可千萬要好好表現,在陳閻王麵前,小命可不是自己的,說冇就冇啊,萬一表現不好……

祝有海不敢想了,越跑越快,兩條腿像是踩著風,先坐電梯下樓,而後一口氣跑到業務四組,咬牙切齒一聲怒吼:“許薇薇呢,給我滾出來!”

“老闆!”辦公室裡,所有員工幾乎條件反射般的站了起來,滿臉震驚的看著祝有海。

到底發生了什麼,老闆怎麼氣成這個樣子,看他的滿頭汗,都快流到脖子裡了。

大約四五秒鐘之後——

“老闆?”許薇薇從獨立辦公室走了出來,從外麵的同時中間擠出一條路,心驚膽戰的走到祝有海麵前,雖然不知道什麼事兒,可還是忍不住的打哆嗦:“我在工作呢,您……”

她的話冇有說完。

祝有海胳膊猛地掄圓,狠狠一耳光抽在了許薇薇臉上,牙齒咬的咯咯響:“還擱這兒跟我裝傻?你偷了天王醫藥的客戶資料,汙衊王銳的聲譽,現在陳閻王找上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