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頻很短。

從開始到結束,從周子康和董岩兵進入王銳的辦公間,直到偷完資料之後關門離開,整個過程也就十分鐘左右;包括他們的對話,動作表情,全部在大螢幕顯示的清清楚楚。

兩個無恥的小偷,盜竊了王銳的工作成果,搶走了王銳的業務!

同樣也搶走了整個業務二組的集體業績!

“不要臉!”員工席上,陳嘉佳第一個站了起來,氣的臉色通紅:“董岩兵,冇想到你居然會做這種事情!我們一組的同時還以為是你自己的業務能力,原來你是偷了王銳的工作計劃,簡直不是人!”

從三組到六組,四個業務組的組長全部站了起來,臉色鐵青。

真噁心!

小組彼此之間存在內部競爭,但競爭也有競爭的規矩,各憑本事——像這種盜竊行為,已經超出了競爭的底線,這是無恥,是人渣,是犯罪!

“盜竊……”一組的組員們緊緊低著頭,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一聲不吭。

按照天王醫藥規定,組裡任何成員的業務,都算進最終的年終獎。這三家企業的業務,他們每個人都可以拿到5000塊左右的額外獎金,冇想到,居然是偷了王銳,偷了二組的業績!

“王銳……”那些嘲笑過王銳的員工,一個個滿臉尷尬,說不出的羞愧。

剛纔他們還給董岩兵鼓掌呢,一個比一個更起勁兒!

現在呢?!

恨不得上去吐他們兩口唾沫!

“怪不得董岩兵能當組長,原來周子康是他的表哥!”好幾個暗戀董岩兵的女員工,惡狠狠的盯著主席台上的董岩兵,咬牙切齒,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

她們都和董岩兵有一腿,被他花言巧語給騙了,現在纔回過味兒——這就是個不折不扣的騙子,盜竊犯,卑鄙無恥的小偷,還是個花心大蘿蔔!

“完了,全完了!”董岩兵剛剛把周子康攙扶起來,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像是墜入冰窖,從頭涼到了腳後跟!

又悔恨又無助又絕望!

各種情緒都有,就是不敢恨王銳!

“錯了,我錯了,真的錯了!”董岩兵喃喃自語,麵若死灰——他的發小,拳擊教練牛海濤,不隻一次的跟他說過,千萬不要招惹王銳。

可他還是惹了!

“董主管,周經理?”趙鬆水走到王銳身邊,一臉冷笑的看著兩人:“王組長的禮物,u盤裡的內容,你們滿意嗎?”

兩人身體一晃,差點兒摔倒!

滿意嗎?

滿意個錘子!

他們恨不得時光倒流,恨不得世界毀滅,就是不想站在這裡,像是兩隻可憐的蚯蚓,被員工們的目光千刀萬剮,剮成了兩堆粉末——青色是什麼顏色?他們的腸子就是這個顏色,悔青了!!

“王,王銳。”周子康畢竟是經理,見過許多大場麵,心理素質比較強,到現在還冇有崩潰;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這件事情是我和岩兵做的不對,你看……”

“你看那邊。”王銳伸手指著會議廳門口,微微一笑:“好好看!”

周子康和董岩兵先是一愣,而後下意識的,順著王銳手指的方向看去。

啪!

就像是跟王銳配合,王銳伸手的一刻,會議室兩扇實木門從中間緩緩開啟。

一名西裝男子,臉色冰冷,從門口慢慢走了進來。

分公司總經理,許晨!

他徑直走上主席台,根本冇有理睬周子康和董岩兵,直接麵向業務部的所有員工,沉聲開口:“原公司業務部一組組長董岩兵,業務部經理周子康,相互勾結,盜竊員工工作資料,惡意搶奪業績,行為惡劣,敗壞公司風氣,按照公司規定,予以辭退處理,大家有冇有其他意見?”

台下一個吭聲的都冇有。

整個分公司,許晨最大,他說辭退,那就必須辭退,冇的商量!

“另外。”許晨聲音冷了三度,一臉沉怒:“我已經發送商業知會函,但凡和我天王醫藥有合作的所有公司和企業,對周子康和董岩兵永不錄用,並且發出企業公信報告,讓他們的行為徹底曝光!”

周子康和董岩兵渾身一軟,腿腳忍不住的打起了哆嗦,幾乎就要摔倒。

“還有最後一件事。”許晨繼續靠口,字字如刀:“犯罪視頻,公司決定上交警方,按盜竊罪處理,絕不姑息!”

周子康和董岩兵眼前一黑,直接摔在主席台上。

這次是真的完了。

徹底完了!

人生履曆有了抹不去的汙點,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完蛋到底,註定永世不得翻身!

“趙主管。”說完盜竊的事情,許晨臉色稍微好看一些,聲音多出了幾分讚許:“我向總公司發出申請,總公司已經同意,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業務部經理,希望你繼續努力,為公司多做貢獻!”

趙鬆水激動的語無倫次,對著許晨千恩萬謝,說不出的興奮:“我保證,一定為公司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一邊說著,一邊悄悄往王銳臉上看了一眼,把想說的話全都掛在了臉上——謝謝王總,多謝王總,都是因為王總的關係,我才能當上業務經理,纔能有今天!

“已經談成的三單業務,仍然屬於二組。”許晨最後拍板:“一組員工對盜竊並不知情,公司決定,一組和二組合併,享受同等待遇,其他小組序列順延,大家有冇有意見?”

誰有意見?

有意見就是傻!

王銳的工作能力那麼厲害,在他手底下當組員,比普通小組長的福利待遇都要好,看看其他小組的組員,都快嫉妒瘋了!

“既然冇意見,那就這麼定了!”許晨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笑容:“王銳,在這件事情裡麵,你是受害者。公司決定對你進行補償——除了該有的獎金之外,你還有什麼要求?現在可以說了。”

王銳嗬嗬一笑。

確實有要求。

一組和二組合併,這事兒可不是王銳的主意,王銳不想升職,估計著,許晨想出了這個辦法,讓王銳明麵上的地位再高一點兒!

“我認識一個員工,工作能力不錯。”王銳緩緩轉頭,目光落在陳嘉佳臉上,微笑開口:“小組合併就算了,一組組長的位置,我相信,陳嘉佳可以勝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