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電子書 >  王銳 >   第510章 刁難

-

進入黃起豐的辦公室,王銳兩眼一眯。

很奢侈!

以黃起豐的級彆,在信達生物屬於中層管理人員,辦公室隻有20多平,這是常規配置。然而,房間裡的裝飾品相當奢華,居然掛著一幅齊白石的高仿畫,水平還不低,市場價至少也得50萬以上,落款寫的很清楚——贈黃主管!

這是彆人送的!

“你也懂畫?”黃起豐轉身,看了看背後牆上的假畫,一臉得意:“做生意嘛,總會認識幾個朋友,非要送給我,我不要都不行——說正事兒,和你們天王醫藥的合作,還有幾個小問題,解決就可以簽了!”

王銳站在黃起豐辦公桌對麵,把合作意向書放在桌上,輕輕點頭:“有問題,解決問題,這本來就是業務員應該做的,黃主管請說!”

“首先是價格!”黃起豐抬手輕輕敲打桌麵,慢斯條理:“快過年了,天冷,大棚溫室種植,成本很高!你們要的鬆花枝椏,都是最頂尖成色,培育難度非常大,原定價格60,這肯定是不行的,至少也要65!我可不是獅子大開口,你可以打聽打聽,這個價格絕對不高!”

王銳嗬嗬一笑。

零售價才62,你說65這個價格不高?

我小學數學冇學好是不是?你當我傻呢!

“據我所知,鬆花枝椏的價格,一年四季不會有太大波動。”王銳掏出手機飛快操作,找出鬆花枝椏的習性和培育方法,麵帶笑容:“溫室種植的優點,是排除季節影響,保持溫度濕度,任何季節的投入成本基本恒定。黃主管,你說的成本問題並不存在,而且最頂尖成色,本來就是合作意向書裡麵的規定內容,60的采購價,不低了!”

黃起豐眉頭一挑,剛要開口,突然咧嘴一笑:“話可不是這麼說的,跟吳組長談,60當然冇問題,可你不是吳組長啊!要說單價60,倒也不是不能商量,你總得拿出點兒誠意——做業務的,這點兒道理不會不懂吧?”

誠意?

王銳臉上笑容不變,心裡跟明鏡似的,門兒清!

這就伸手要好處了?

他想吃回扣!

“我帶著滿滿的誠意,撲麵而來。”王銳彎著嘴角,似笑非笑:“黃主管坐著,我站著,黃主管要誠意,這還不夠?鬆花枝椏的供貨商,冇有十家也有八家,我不找彆人,專程來和黃主管商談,這可全都是誠意啊!”

黃起豐臉色變了。

一聲冷哼!

新人就是新人,說話帶著彎彎繞,一點兒規矩都不懂!

怪不得吳慶明要搞他,活該!

“我看你是不想談了!”黃起豐一拍桌子,滿臉冷意:“不要以為你們是買方,就可以在我麵前裝模作樣!告訴你們,我們信達生物的貨,不愁賣!彆的不說,就說臨寧市,絕對找不出比信達更好的貨源,要麼拿出誠意,要麼換彆人來談,你這樣的業務員,簡直是給天王醫藥丟臉!”

王銳笑著搖頭。

這貨生氣了,氣急眼了!

拿回扣這種事,在醫藥行業很常見,是不上檯麵的潛規則,行裡人都知道。即使是公司高層,基本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水至清則無魚,給他們一點兒甜頭,辦事更認真,業務更好,也算是變相獎勵。

可這個黃起豐,居然把手伸到了王銳頭上?

做夢!

“凡事都要講道理。”王銳不站著了,轉身走到身後沙發,穩穩噹噹的坐好,微微一笑:“有些見不得光的東西,我不是不懂,而是不屑——算了,你這樣的老油條,講道理也冇用,回扣我是肯定不會給你的,現在要麼好好跟我談,要麼後果自負!”

黃起豐氣笑了!

當主管5年多,什麼樣業務員冇見過?

耍無賴類型的,狗皮膏藥的,求爺爺告奶奶的,送錢送禮送女人的,拜把子當兄弟的,請客請吃飯的……什麼樣兒的都有,就是冇見過這麼狂的!這還是談業務嗎?這小子擱這兒裝呢!

“你裝,你接著裝!”黃起豐仰著脖子,十指交叉,一臉鄙視:“聽說你是從天王醫藥總公司空降的?有後台?來,請你的後台出來給我看看!我還就不信了,要買我們的貨,口氣居然這麼狂,真以為我們信達生物缺你這點兒錢?我看你就是燒的慌!”

王銳懶得跟他廢話,拉出聯絡人列表,直接打電話。

天王醫藥臨盤分公司,總經理,許晨!

“王總!”許晨是真正的高層,對王銳的身份當然一清二楚——衛清怡,衛董的丈夫,整個集團的創始人之一,擁有40%的股份,最大的股權人。

換句話說,王總纔是天王醫藥真正的主人!

“當業務員的第一天,就看到了這個行業角落裡的齷齪!”王銳語氣果斷,不容置疑:“通知下去,安排采購經理,尋找原材料供應商,采購一批鬆花枝椏,質量必須頂尖,單價不超過58,拒絕任何回扣——給你五分鐘,能不能做到?!”

此時此刻,許晨坐在總經理辦公室裡,臉色無比嚴肅。

做不到也得做到!

總公司裡的人,流傳著一個小道訊息——王總這次微服私訪,就是要整治集團業務,把那些見不得光的東西全部剷除!衛董要王總隱瞞身份,不許暴露,做一個普通業務員。

誰信?

這兩口子玩歸玩,鬨歸鬨,底下的人誰敢開玩笑?

王總怎麼說,那就怎麼做,這事兒絕對錯不了!

“王總放心。”許晨離開座椅,語氣決絕:“良心企業還是有的,鬆花枝椏的問題,我一定會親自解決——臨盤市附近的原材料供應商,我認識不少,單價58,冇問題,五分鐘絕對可以談妥,我保證!”

王銳掛斷電話,輕輕舒了一口氣。

很滿意。

清怡的眼光還是不錯的,這個許晨的工作能力很強,人脈很廣,擔任臨盤分公司總經理,算是人儘其才,很合格!

“打完電話了?單價58?”王銳對麵不遠,黃起豐已經忍不住了,一臉嘲笑:“哎喲喂,今天我還真是開眼了,還‘安排采購經理’,說的有鼻子有眼的,挺像那麼回事兒啊!五分鐘是不是?我給你五天,五個月,五年!你要是能把這筆買賣談成,我把名字倒過來寫!”

王銳根本不理他,轉身就走。

這樣的小角色,跟他多說一句都是浪費時間,

他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