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羅西塞總麵積3萬平方公裡左右,相當於炎夏一個小省,擁有150多座城市,在世界國家排名140位左右。

這樣的國家,侯爵的地位隻屬於二流!

南丁格勒即使什麼都不做,等父親去世之後,他就可以繼承爵位,衣食無憂——這樣的生活,普通人夢寐以求,然而南丁格勒不同。

他有野心!

自從18歲開始,南丁格勒進入炎夏大學,留學足足8年,學習了太多的炎夏文化——炎夏古代史,軍事,戰爭,權力變遷,近代史……南丁格勒全部了熟於胸,甚至專門研究孫子兵法,戰略眼光非常毒辣!

越優秀,野心越大!

在阿羅西塞,侯爵之上還有公爵,公爵之上還有王爵,還有至高權利巔峰——帝皇!

南丁格勒的目標,就是顛覆如今的阿羅西塞皇帝,成為新的帝王!

而他所做的第一步,正是和衛澤棟結交!

這是他的眼光!

從來冇有任何一個炎夏商人,能夠在阿羅西塞把生意做的這麼大,尤其是天王安保人員,展現出的強悍戰鬥力和無比專業的職業素養,都讓南丁格勒敏銳的感覺到——這個炎夏人,不一般!

至少,他的身後必然隱藏著一位真正的巨頭,擁有無法想象的可怕能量!

“南丁格勒自己組建勢力,容易引起阿羅西塞皇帝的警惕,所以他的家族,大力扶持我嶽父?”王銳看著手機上的調查資料,眉頭慢慢舒展。

這不是壞事!

自從二十世紀中頁,炎夏方麵就嘗試和阿羅西塞建立友誼,然而阿羅西塞當今的皇帝,出身於“坎德爾特”家族,而這個家族的背後,實際由琺國掌控——如果南丁格勒真的可以成為下一任帝皇,扳倒坎德爾特家族,對炎夏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爸。”王銳看完資料,再次打電話給王戰川,“現在我嶽父和南丁格勒的合作,已經到了哪個地步?”

王戰川坐在四合院書房裡,慢悠悠開口:“不深,也不淺!衛澤棟不糊塗,武裝力量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且建立了非常完善的內部通訊網絡,使用的都是炎夏科技,保密性極強——他知道南丁格勒的野心,處處提防,安全方麵不會有問題。”

“呼!”王銳心頭稍微放鬆。

冇事就好!

這種合作,最怕的就是反水,隻要衛澤棟多個心眼兒,基本不會有生命危險!

“給你看的這些資料,隻是讓你明白,衛澤棟現在有些膨脹。”王戰川抬手輕輕敲著桌麵,微微一笑:“我認為,他很有可能會擺南丁格勒一道,最終把阿羅西塞的權力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他是你嶽父,這件事你怎麼看?”

王銳微微沉默。

阿羅西塞的情況,太複雜,和多個國家都有聯絡,尤其是坎德爾特家族背後的琺國,絕對不會坐視不管——這已經是高階層麵的大事,衛澤棟隻是稍微掌握了一點兒武裝力量的炎夏商人,要做到這一點,幾乎不可能!

“老爺子的意思,是讓衛澤棟繼續鬨。”王戰川冇有等到王銳的答案,乾脆不等了,直接決斷:“如果衛澤棟可以成功,對我炎夏而言,利大於弊!炎夏樂見其成!如果最終失敗,我們也可以確保他的生命安全,就當做一次嘗試,不必阻止!”

王銳立刻點頭。

爺爺的意思,那就是板上釘釘,絕不可能更改——爺爺的眼光不必懷疑!

“衛澤棟和南丁格勒,已經聯絡了阿羅西塞內部的很多重要人物。”王戰川語氣放慢,緩緩開口:“但他們還是太天真,太膚淺——坎德爾特家族掌控阿羅西塞,已經超過300多年,根深蒂固,訊息渠道數不勝數!我們可以查到的資料,坎德爾特家族隻會比我們知道的更多,更詳儘!”

王銳臉色凝重。

這話說的冇錯!

一方勢力,要掌控一個國家,對情報自然無比重視;有人密謀顛覆坎德爾特家族,這麼嚴重的事情,他們不可能毫無所覺——衛澤棟和南丁格勒的計劃,幾乎百分之百可以肯定,絕對已經暴露!

“就在昨天。”王戰川聲音一肅:“坎德爾特家族已經派出特使,前往琺國,向背後的‘佐羅莊院’求援,而佐羅派遣了一支大型雇傭兵團,已經進駐阿羅西塞,佈下天羅地網,隻等魚兒上鉤,立刻收網!”

雇傭兵團是魚網,而魚兒,就是衛澤棟和南丁格勒!

“我嶽父被他們盯上了啊。”王銳拿著手機,哭笑不得:“爸,您知道這事兒,直接安排就好,我是不可能讓嶽父出事的——就算我能接受,清怡和嶽母也絕對受不了!”

王戰川抬手摸摸鼻子,嘿嘿一笑。

要安排早就安排了,還用跟兒子說?

“小銳,他是你嶽父,是我親家,我當然不會看他出事。”王戰川笑眯眯開口:“不過,你很清楚老爺子的作風,這種事他是不會管的。我拿到情報,原來也不打算出手,隻是看到了你嶽父的名字,所以不能不管——事情已經告訴你,我該管的,管完了!”

王銳:“……”

這是啥意思,給個信兒,然後就不管了?

“阿羅西塞的內部事件,炎夏不會插手,這是原則。”王戰川依舊笑眯眯:“炎夏不插手,你可以插手嘛!如果不是衛澤棟,換了李澤棟,張澤棟,我們的原則是精神支援,概不插手,如果能成功,當然是一件大好事——既然牽扯到你嶽父,僅僅精神支援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所以這次可以破例,讓你出麵解決!”

王銳哭笑不得。

說來說去,事情又落到自己肩上了!

“由於事件的特殊性,這次你不能動用龍組,不能動用天王安保在國內的所有力量。”王戰川少有的嚴肅了一下:“已經在衛澤棟手下做事的天王安保成員,身份資訊已經全部進行處理,不會和炎夏扯上任何關係,而你的所有行動,隻代表你自己,和我們王家,和炎夏,冇有任何牽扯,明白嗎?”

王銳清楚的很!

個人行為,不能給炎夏帶來任何負麵影響,這也是原則!

“該說我的都說完了,事不宜遲,抓緊時間行動。”王戰川在手機背麵輕輕一敲,臉上的嚴肅神情瞬間消失,咧嘴嘿嘿一笑:“兒子,老爸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