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格拉斯進入炎夏國境,普通人並不知道。

比如陳誌明。

自從結婚以後,陳誌明已經不再研究所居住,而是在馬哭縣就近買了一棟小彆墅,和戴春嬌過起了二人世界,小日子無比滋潤!

“春嬌,春嬌,我去上班了!”一大清早,陳誌明吃完保姆阿姨做的精緻早餐,跑到院子裡鑽進防彈轎車,一邊發動引擎,一邊對著彆墅二樓放聲大喊!

婚後生活很美滿!

實驗室裡都是生物材料,對身體影響很大,現在的戴春嬌已經不上班了,專心備孕,準備給陳誌明生個孩子——這不是王銳的命令,戴春嬌心甘情願!

“咦?”陳誌明開著防彈轎車,跑了好幾公裡,目光突然微微一怔。

副駕駛座,放著一張黑色卡片!

“啥東西啊?”陳誌明在路邊停車,拿起黑卡看了兩眼。

黑紙紅字,用英文寫著一個日期,公曆11月31,上午八點半!

“公曆11月31,不就是今天?”陳誌明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在街上隨意打量幾眼,找個垃圾桶扔掉,而後返回防彈車,繼續前往天王醫藥。

他冇有注意的是,現在的時間,已經超過了八點20。

距離死神索命,不到10分鐘了!

————————

“妮娜,就是嫁給了這樣一個傻子?”

街道角落,道格拉斯目光低沉,看著陳誌明下車,上車,看著他笨拙的扔掉卡片,眼神彷彿尖刀,牙齒越咬越緊。

無法想象!

心高氣傲的妮娜,經過西伯利亞訓練營,從無數亡命徒裡麵,九死一生殺出一條血路的妮娜,為什麼要嫁給這樣一個科研白癡?!

想不通!

那就不想了,直接殺!

“陳誌明,你的生命還有7分鐘!”道格拉斯腳步一動,在馬哭縣的狹窄街道飛快穿梭。

陳誌明開車速度本來就不快,道格拉斯徒步跟隨,輕而易舉!

慢慢的,防彈轎車駛出馬哭縣,向著馬哭山腳下的天王醫藥集團駐地繼續前進,已經進入郊外。

“時間到了!”道格拉斯小腿發力,身形陡然虛化,猛地往防彈轎車衝去。

然而——

“我說過,要麼走,要麼死!”

冰冷的聲音。

王銳的聲音!

道格拉斯腳步猛然停住,閃電般轉身!

王銳,目光平淡,站在距離道格拉斯不到二十米外,靜靜的看著道格拉斯,“你冇走,所以,你是想死?”

道格拉斯眼睛眯了起來。

王銳一直在跟蹤他?

他竟然冇有發現!

“氣息隱匿的本事,你比我強。”道格拉斯沉默一會兒,緩緩開口:“實戰殺人,你不如我!”

王銳微微一笑。

驕傲,自負,狂妄!

這就是王銳給道格拉斯做的定論!

“你身份特殊,背景深厚。”道格拉斯看著王銳臉上的笑容,輕輕搖頭:“我無意與炎夏王家為敵,不想殺你,不過,今天你要是攔我,那就怪不得我了。阻我者,必死!”

話音落下,放出氣勢!

道格拉斯的氣勢,是從屍山血海走出的恐怖殺意,猶如一座煉獄場,直接籠罩在王銳身上;眼神猶如殺儘天下人的可怕劊子手,龐大的精神意誌像是一方血色湖泊,周圍空氣都彷彿變的黏稠!

王銳冇有放出氣勢,就這麼隨意的站著,神色淡淡:“你要殺陳誌明,我不同意;你要帶走戴春嬌,我仍然不同意!陳誌明是我的人,戴春嬌嫁給他,也是我的意思!冤有頭債有主,你要找的人,應該是我!”

“你?!”道格拉斯眼角肌肉一抽,怒意橫生!

這一切,居然是王銳從中作梗?

妮娜嫁給陳誌明,是受了王銳的威脅!

“很奇怪嗎?”王銳表情始終平靜:“你們派出商業間諜,意圖挖我的牆角,讓陳誌明跳槽。而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挖一挖你們的牆角,讓戴春嬌變成我的人!偷雞不成蝕把米,這種感覺是不是很不好受?玩兒暗的,你們不行,玩兒明的,你們照樣不行!”

道格拉斯眼角肌肉劇烈抽搐,怒火中燒!

這輩子第一次這麼憤怒,這麼想要殺死一個人!

什麼炎夏王家,什麼炎夏王少,全都是狗屁!

今天他就要大開殺戒,和王銳有關的人,全得死!

“王銳,你該死!”道格拉斯一聲怒吼,氣勢再次攀升,彷彿一座驟然噴發的海底火山,空氣中都發出了無比強勁的氣流呼嘯聲——這是他的真氣,無比凝實,無比強悍,無比暴戾!

王銳還是冇有釋放氣勢。

腰間的鑰匙扣上,一柄小巧迷你的劍形掛墜,嗖的一聲飛了起來,並不是王銳控製,而是完全自發的,像是感受到了某種威脅,自動出現!

倪妮妮送給王銳的至寶,龍虎山曆代掌門人的信物,曠世神兵,龍虎劍!

龍虎劍迎風見漲,恢複原本麵貌,劍長一百四十四公分,正反麵和劍柄,雕刻著龍虎山川圖紋,整體猶如綻放了另一顆小太陽,在清晨的陽光下,反射著異常璀璨的奪目光芒!

“這,這是什麼?”道格拉斯被劍光逼的連連後退,退了二十多步才能勉強睜開眼睛,身上的氣勢早已被劍光壓製的徹底消散,滿臉不可置信:“這是……炎夏的寶物?!”

王銳隨手一伸,輕輕握住龍虎劍,微微皺眉。

這柄劍,自從倪妮妮送給他,被老爸弄成掛墜之後,這次還是第一次以這種方式出現。

怎麼變大的?

再怎麼縮回去?

王戰川冇有教過,王銳不會!

就在王銳思索的時候——

右手掌心,龍虎劍微微一顫,隨著王銳的思緒,一會兒變大,一會兒變小,玩兒的挺嗨!

王銳:“……”

心裡忍不住的驚喜。

明白了!

隻要實力達到某種層次,滴血認主之後的龍虎劍,自然可以收發由心,變大變小隨心所欲,這纔是寶物,真正的好東西!

還有一個問題,王銳冇往深處想——老爸可冇有滴血認主,居然也能控製龍虎劍,這位炎夏戰神,世人敬畏的戰川先生,實力又該有多麼恐怖!

“王銳!”麵前不遠處,道格拉斯雙眼血紅,看著王銳剛纔的舉動,牙齒咬的咯咯響:“我要殺你,而你,你,你竟然在玩劍!”

目中無人有冇有?

簡直太欺負人了!

“不是,我隻是稍微研究一下。”王銳不撒謊,心意一動,把龍虎劍縮小成掛墜形狀,往鑰匙扣輕輕一掛,而後眯起眼睛“嗬嗬”一笑:“用這柄劍打贏你,你肯定不服,彆擔心,我空手跟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