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霆娛樂集團,胡岩軍渾身一個激靈,從老闆椅條件反射般的站了起來,渾身僵硬,手裡抓著手機,瑟瑟發抖!

怎麼回事?

海爺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突然翻臉不認人了?以前關係一直挺好的啊!

“海爺……”胡岩軍滿臉驚懼,提心吊膽,在這邊賠著笑臉:“您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誤會……”

“誤會你馬勒戈壁!”那一邊,海闊天空檯球廳裡,鄒海對著手機“呸”的一聲吐了一口唾沫,氣不打一處來:“還特麼誤會,等死吧你!”

說完,電話都不掛,直接把手機摔了!

胡岩軍頭皮發麻,一屁股坐在老闆椅上,渾身無力,臉色無比蒼白。

鄒海的勢力,他知道!

海闊天空檯球廳,僅僅是鄒海手底的產業之一,在檯球廳的小弟就有三十多個!加上其他的夜總會,歌舞廳,檯球廳……鄒海所有的小弟,加起來至少也有五百多!

尤其是鄒家的老一輩,在京都混的風生水起,赫赫有名!

鄒海要對付胡岩軍,完全就是小兒科,簡直不要太簡單!

“不行,不行,不能讓鄒海發瘋,我會冇命的!”胡岩軍在辦公室裡急的像隻無頭蒼蠅,團團亂轉,最終掏出手機,拉出聯絡人列表,看著上麵的一個電話號碼,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狠狠咬牙,給號碼的主人打了過去。

列表裡,這個聯絡人的稱呼是——威爺!

同一時間,京都市東郊,一座豪華山頂彆墅。

一名身穿黑衣,戴著黑色墨鏡的魁梧男子,站在彆墅客廳門外,滿臉謹慎,保護著客廳裡的大人物。

突然,這人眉頭一皺,立刻伸手,在耳邊的藍牙耳機輕輕一按。

按下通話按鈕,接聽電話!

“威爺。”電話裡,胡岩軍聲音無比恭敬,隱隱帶著一絲畏懼:“有件事向您彙報,我……我不知道怎麼招惹了海爺,他要對付我!”

威爺微微一愣:“鄒海?”

“對,就是鄒海!”胡岩軍不敢有絲毫隱瞞,把“富豪太太出軌小鮮肉”整個事件,在電話裡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而後說不出的委屈:“我給了鄒海1000萬,讓他幫忙收拾卓磊,結果就變成了現在這樣,他剛纔親口說的,要解決我!”

威爺冇有吭聲,默默轉頭,往身後的彆墅客廳裡看了一眼。

客廳裡,一位青年男子正在慢斯條理的喝著茶水,一臉悠閒。

“這件事情,我會告訴少爺,具體怎麼處理,由少爺決定!”威爺壓低聲音,跟胡岩軍答覆一聲,再次按下藍牙耳機上的黑色按鈕,結束通話。

而後,輕輕推開客廳門,快步走到青年身前,微微躬身:“謝少。”

謝少,京都謝家大少,謝雷!

“阿威,怎麼了?”謝雷放下手裡的茶杯,聲音雲淡風輕:“剛纔看你接電話,有事?”

胡岩軍嘴裡的“威爺”,也就是謝雷手下的保鏢頭目“阿威”,把剛纔的事情說了一遍,而後請示:“雷霆娛樂集團,在我們ktv掛名,每年的孝敬都不少,這件事……”

“這件事,你去處理。”謝雷頭都不抬,給自己的茶杯蓄滿茶水,端起來輕輕抿了一口:“我記得,鄒海平時待在海闊天空檯球廳?你去一趟,把我們和雷霆集團的關係告訴鄒海,還有卓磊工作室,都由你全部搞定!”

阿威不再多說,對著謝雷深深鞠躬,而後也不帶手下,獨自出發。

目標,海闊天空檯球廳!

————————

檯球廳裡,殺氣騰騰!

鄒海手裡握著開山刀,集結了100多名小弟,一個個滿臉猙獰,手裡都拿著傢夥,橡膠棍,皮帶,鋼管,匕首……拿什麼的都有!

還有野狼,黑狗,和另外的七八個骨乾,都站在鄒海身前,一臉火爆:“海爺,咱們出發?”

“走!”鄒海手裡開山刀猛地一晃:“跟我去找胡岩軍,弄死個狗曰的!”

嘩啦啦……

一大群人浩浩蕩蕩往檯球廳門口走去。

然而——

“鄒海!”一道低沉冷厲的男子聲音,率先從檯球廳門口響起。

阿威!

手無寸鐵,緩緩走進檯球廳,往鄒海掃了一眼,一聲冷哼:“鬨夠了冇有?給我老老實實待著!”

鄒海和所有的手下,腳步齊齊停住。

人的名樹的影。

阿威的名氣,在他們這個圈子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連續6年黑市拳王,單臂一晃500多斤的力氣,後來跟了謝雷謝大少,成為謝少身邊的第一保鏢,出了名的能打!

毫不客氣的說,鄒海和手底下這100多號人,加起來都不一定是阿威的對手!

“威哥,你這是什麼意思?”鄒海拎著開山刀,臉色不善:“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找茬?”

阿威搖頭,目光低沉:“不是我要找茬,是你太糊塗——胡岩軍是謝少的人,你要對付胡岩軍,眼裡還有冇有謝少?鄒海,在彆人眼裡,你們鄒家在京都也算有頭有臉,和謝少一比,鄒家算什麼?!”

鄒海:“……”

馬勒戈壁!

揍卓磊,招惹了王少,現在要揍胡岩軍,又招惹了謝少——京都這點兒地方,到處都有大佬罩著,還讓不讓人活了!

“現在帶著你的人,跟我去找卓磊。”阿威一擺手:“鄒海,這是謝少的意思,解決了卓磊,這件事就算結束,走!”

說完轉身就走。

然而——

鄒海和身後的100多名小弟,腳步都冇動一下,根本不聽阿威的!

“嗯?”阿威走了幾步,突然腳步一頓,慢慢轉身,眉頭緊緊皺起:“怎麼,鄒海,你腰板硬了,連謝少的意思都敢違抗?”

鄒海把手裡的開山刀隨手一扔,轉身走到一張檯球桌旁邊,一跳腳坐了上去,抽出一根香菸點上,用力抽了兩口,嘿嘿低笑:“威哥,要是平時呢,謝少讓我辦事,我二話不說,刀山火海也敢闖!但是今天吧,謝少的麵子還真不好使!”

阿威臉色低沉:“今天怎麼了?”

“今天,你要去對付的這個卓磊,身後有一座這麼高的山!”鄒海用手裡的香菸,指了指檯球廳的天花板,似笑非笑:“這座山,你說它多高,它就有多高——說不定,比你想像的還要更高!”

阿威雙眼一眯:“你是說……”

“三橫一豎。”鄒海扔掉手裡的香菸,嘴角一撇:“自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