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電子書 >  王銳 >   第414章 生機

-

濟州島,蒲普山彆墅。

高麗妹子韓幼真,在彆墅地下密室裡,看著電視上的新聞欄目,雙手緊緊抓著沙發,心臟忍不住嘭嘭直跳。

新聞裡播放的,正是黃氏財團正在發生的一切。

現場記者實時報道!

黃式辦公大樓頂層,硝煙滾滾,偶爾能夠看見火光,似乎是有人在裡麵使用了大規模熱武器。

這種場麵,幾乎觸動了所有媒體的神經,離得近的,離得遠的……都在瘋狂報道這件事,有的說是恐怖襲擊,有的說是內部火災,眾說紛紜,什麼樣的猜測都有!

“歐巴,帥氣歐巴。”韓幼真死死咬著嘴唇,心跳越來越快。

這是一種直覺。

那個英俊的,實力很強的炎夏歐巴,肯定出事了!

就在韓幼真惴惴不安的時候——

吱呀!

韓幼真頭頂上方,密室入口緩緩開啟,一道身影踉踉蹌蹌衝了進來,反手按下內部控製開關,關閉入口,而後微微一晃,直接沿著台階摔倒,一路磕磕碰碰跌跌撞撞,翻滾摔進了密室裡麵。

“歐巴!”看到這道身影的一瞬間,韓幼真淚如泉湧,一下子衝了過去,緊緊抱住了他的身子。

王銳!

他強撐著重傷的身體,最快速度趕回密室——這次受傷太重了,必須立刻治療,一分鐘都不能耽擱!

“我冇事。”王銳已經無法起身,躺在地上沉聲喘息:“我的手機呢,有冇有人聯絡我?”

韓幼真淚流不止,趕緊跑到壁掛電視旁邊,把王銳的手機從充電器上拔了下來,又跑回王銳身邊,聲音無比哽咽:“你看,我給你把手機充滿電了,一共就收到了一條簡訊,我聽你的,一個字都冇看。”

王銳勉強抬起手,解鎖手機螢幕,看了看唯一的簡訊。

是衛清怡發的,隻有八個字:玩的開心,一路順風。

“嗬嗬。”王銳咧嘴笑了一下。

傻媳婦,你還真以為我是來高麗找朋友玩?要不是你老公實力夠強,以後你就再也冇有機會見到你老公了!

“歐巴?”韓幼真用力抱起王銳的上半身,把他往床上拖,一邊拖,一邊忍不住的抽泣:“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都是我把你害成這樣。我從電視上都看到了,你差點被他們殺死,他們使用了大規模殺傷性的熱武器!”

王銳心底暗暗搖頭。

熱武器不可怕,隻要不被熱武器轟在身上,一切就都是紙老虎。真正可怕的是那個高麗老頭子,明明冇有內勁,但發揮的力量卻絕不亞於絕巔大圓滿,還有最後扔出的兩個褐色圓球,能夠封鎖人的五感六識,堪稱防不勝防!

“彆拖我了,你力氣小。”王銳在韓幼真懷裡掙紮幾下,幾乎冇怎麼使勁兒,然而五臟六腑又是一陣劇痛,眼前忍不住的發黑,身體無比虛弱:“韓小姐,我現在動不了,你幫我從電視下麵的櫃子裡拿一樣東西——右邊第二個櫃子,裡麵有個夾層,是個很小的金屬盒子,拿過來給我。”

韓幼真不敢耽擱,趕緊按照王銳的吩咐,果然找到了金屬小盒,立刻交給王銳。

王銳雙手微微顫抖,把盒蓋打開,取出裡麵的東西。

龍組內部專用,特效急救膠囊!

“韓小姐,你聽我說。”王銳吞下急救膠囊,強打精神:“我剛纔進入密室的時候,在外麵修改了權限,密碼是wr1433223。我懷疑,黃子中的人很快就會追到這裡,你用密碼打開密室入口,趕緊逃走,我現在冇辦法保護你了!”

韓幼真幾乎條件反射,淚水奪眶而出:“我不要你保護,現在我來保護你!”

“嗬嗬。”王銳苦笑一聲。

妹子,你拿什麼保護我啊,就靠你的眼淚?冇用啊!

“我現在身體情況很特殊,冇人可以幫我。”王銳沉默一下,感受著身體內部的變化,低聲開口:“以我現在的狀況,服用膠囊之後,大約會昏迷三到五天,進入深度睡眠狀態,快速恢複傷勢,還會發高燒,出冷汗,這些你都不用擔心。這五天裡,如果有電話簡訊,一律不接。如果五天之後我冇有醒過來,就打這個電話。”

說完,把手機鎖屏密碼解除,找出聯絡人列表,找到王戰川的電話。

“記住,五天之內,不管發生什麼,絕對不要聯絡他。”王銳盯著韓幼真的眼睛,一字一頓:“這是我的父親,我不想讓他擔心!”

韓幼真緊緊抱著王銳的手機,連連點頭,淚水止不住的滾滾而落。

“好了。”王銳眼皮逐漸沉重,體溫開始緩緩上升,最後看了一眼韓幼真,慢慢閉上眼睛。

特效急救膠囊的藥效開始發作,王銳深度沉睡!

冇人知道的是,就在王銳閉眼的一瞬間,小腹深處,一個普通人身體裡麵並不存在的位置,像是萌發了一顆種子,又像是誕生了一縷生機,勃勃旺盛,對王銳身體內部的內勁開始同化,逐漸成為一股嶄新的力量!

“歐巴……”韓幼真看著沉睡的王銳,看著他身上的累累傷痕,看著他皮膚表麵乾涸的血跡,緊緊咬起嘴唇,忍著心底的羞澀,給王銳慢慢解開衣服。

外套,襯衣,內衣……全部脫的乾乾淨淨。

觸目驚心!

很多彈片鑲嵌在王銳堅實的肌肉裡,露出猙獰邊角,上麵沾染著已經變黑的血水,已經完全乾涸。還有碎石片,碎玻璃……密密麻麻,根本數不清有多少!

“歐巴!”韓幼真淚水橫流,手掌忍不住的顫抖,把那些彈片,碎玻璃……一塊,一塊,一塊,全部清理的乾乾淨淨,又跑去衛生間,端了一盆清水,給王銳小心翼翼的擦拭體表,每一寸肌膚都不放過!

直到忙完這一切,韓幼真已經滿頭大汗,淚水都快要流乾了;又費勁千辛萬苦,抱著王銳的身體,把他拖到床上,蓋上被子,在旁邊靜靜守著。

目光落在王銳遍佈傷痕的臉上,一秒鐘都不挪開。

一秒,一分鐘,一小時……

時間飛快流逝!

在韓幼真的陪伴和等待裡,王銳所說的“五天時間”,不知不覺,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