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組行動有很多種。

這次是最暴力的那種!

就在王銳發出簡訊之後的半分鐘,一場針對滬都醫藥的金融風暴宛如雷霆天降,令所有人始料未及,在整個炎夏掀起了一場劇烈地震!

股市,藥監部門,銀行貸款部門,市場監管部門……所有和滬都醫藥有關的機構和個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對滬都醫藥展開了最全麵,最徹底的致命打擊!

萬丈高樓,幾乎瞬間傾塌!

此時此刻,黃安林站在三樓陽台上,正在接聽滬都醫藥一名董事的電話。

電話裡,這名董事聲音帶著哭腔,聽上去,顯然已經老淚縱橫:“黃總,你到底做了什麼,怎麼會發生這麼大的變故,咱們滬都醫藥完蛋了!以前咱們的違規事件被全部爆出,市場監管部門勒令咱們停止一切藥品銷售,股市已經跌停……預計還會繼續下跌!”

黃安林手裡拿著電話,滿臉茫然。

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個電話剛剛掛斷,有一個電話緊接著打了進來,電話裡的中年男子,聲音已經瘋狂:“黃安林,你在搞什麼?我們富銘投資給滬都醫藥進行的投資,已經全部凍結,所有股票全部套牢,一支股都冇辦法出手——我們的損失已經超過了120億!”

黃安林兩腿軟了。

任何一家大企業,絕不隻是老闆一個人說了算,像是滬都醫藥,最高層就有20多位董事,背後還有“富銘投資”這個大股東,掌握著相當大的話語權。

現在,就連富銘投資都來指責——究竟什麼情況?!

“黃總!”又是一通電話,是法律部打過來的,在電話裡嚎啕大哭,給黃安林來了致命一擊:“對不起,我們已經儘力了,冇有任何辦法可以幫助咱們公司,相關部門雷厲風行,已經啟動了查封程式,所有員工正在快速辦理強製辭退手續,對不起!”

一個,兩個,三個……

僅僅十分鐘,黃安林一直在不停的接電話,剛開始的時候,還是滿臉茫然。到了最後,已經整個人癱軟在地上,渾身力氣彷彿被徹底抽光,站都站不起來——事實已經非常清楚,滬都醫藥完了!

“不會的,不會的,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黃安林像是溺水的病人,死死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被他隨手扔在地上的那隻望遠鏡!

他掙紮著,幾乎是用爬的,抓著陽台上欄杆站起來,拿著望遠鏡,往遠處的滬都醫藥產業園看了一眼。

渾身冰涼!!

十公裡之外,滬都醫藥產業園上空,三架造型獨特的三角形戰機正在來回飛行;地麵上,總共120多輛公務轎車,把產業園的幾個出口全部堵截。

產業園的裡的員工,正在相關部門的介入之下,排著整整齊齊的隊伍,一個個接受檢查詢問,而後離開產業園——很少有人垂頭喪氣,絕大多數人都是眉飛色舞,相關部門顯然已經給他們安排了新工作!

“不!”黃安林手裡的望遠鏡瑟瑟發抖,視野一片黑暗,幾乎馬上就要暈過去。

這是他的一輩子的心血,正在的眼皮子底下分崩離析!

王銳也在看著滬都醫藥產業園,不需要望遠鏡,同樣看的清清楚楚,甚至比黃安林看的更清楚!

“黃安林。”王銳收回目光,嘴角慢慢揚起,看上去像是在笑:“剛纔我問你,有冇有後悔藥,答案很簡單——隻有你的分量夠重,本事夠大,永遠不需要後悔藥!就像你說的,想跟我鬥,你還差的太遠了!”

黃安林腦子一陣眩暈,慢慢轉頭看著王銳,滿臉不可置信:“你的意思是,剛纔發生的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

“搞鬼?”王銳嗬嗬一笑:“這個詞語有問題啊,我可不是搞鬼,而是……”

說到這裡,王銳聲音猛地一冷:“搞的就是你!”

黃安林身體一晃,差點兒摔在地上!

真的是王銳!

他到底是什麼人,剛纔發出了一條什麼樣的簡訊?!

在炎夏國,究竟是什麼身份地位,才能擁有這麼驚人,這麼可怕的能量?!

“滬都醫藥是你的底氣,而我最擅長的事情,就是抽乾彆人的底氣!”王銳目光越來越冷:“黃安林,你不是高傲嗎,不是高高在上嗎,不是要搞垮天王醫藥嗎?現在就睜大眼睛看一看,你的底氣在哪裡!”

說著,王銳緩緩伸手,往產業園方向一指:“繼續看!”

黃安林像是被人抽了魂,打著哆嗦抬起望遠鏡,再次往產業園看去。

產業園裡,所有工人,保安,門衛,保潔……已經全部撤離。所有相關部門的車輛,都已經退出五公裡範圍,就隻剩下了上空的三架戰機!

這三架戰機分散在產業園上空的不同位置,艙底緩緩開啟,總共100多顆高震爆破彈,從戰機艙腹散落而出——這不是拆除,是爆破!不是查封,是摧毀!

所有的高爆彈,無聲降落,緩緩降落,降落,再降落……

轟!!!

幾乎同時爆炸!

相當於20個足球場那麼大的滬都產業園,升起了100多個暗紅色爆炸蘑菇雲!

所有建築物,樓房,員工宿舍,醫療器材,生產線……在爆炸形成的衝擊波和濃煙滾滾的巨大火團裡,轟然倒塌,爆碎,翻滾,拋飛——這是一場無比盛大的煙火,一次無比精準的定點轟炸。

整個滬都醫藥產業園,在不到半分鐘的時間裡,徹底淪為一片廢墟!

“不!!!”黃安林瘋了。

真的瘋了!

他雙眼赤紅,眼睛裡幾乎是在流血,死死抓著手裡的望遠鏡,看著產業園方向的滾滾濃煙和遍地狼藉,看著他這一輩子所有的心血,整個人從頭頂涼到了腳後跟,歇斯底裡的哭喊哀嚎:“不,這不是真的,我不信,我不相信!”

“你信或者不信,都不重要。”王銳站在黃安林身後,目光一片冷意:“你原來的打算很不錯,擁有的能量也確實不小,如果是普通的醫療企業,現在說不定已經被你搞垮了,可你這次得罪的是我,你想搞垮我?比做夢都難!做夢很舒服,現實很殘酷。”

說完這些,王銳伸手指了指十公裡外的產業園廢墟,雙眼微微一眯:“這就是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