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黑屋裡,衛澤棟和豬飼料老闆陳海旺,背靠背坐在一起,根本不知道王銳已經來了。

“衛老哥。”陳海旺在這裡關了一個多星期了,情緒已經基本穩定,感覺衛澤棟的身體還在瑟瑟發抖,一片好心,安撫衛澤棟的情緒:“老哥啊,多往好處想想,炎夏一定回來救咱們的,到時候返回國內,就能見到自己的親人了,彆怕!”

衛澤棟在商海沉浮二十多年,大風大浪見過不少,可從來冇被綁架過,身上已經嚇得冇有力氣了,頭上戴著黑色頭套,滿臉老淚縱橫:“陳老弟,你家裡還有個大兒子,能繼承家產,我就一個女兒,還不願意來我的公司上班,要是我被這些恐怖分子殺了,企業可怎麼辦,我手底下那些員工怎麼辦啊!”

“你不是還有一個女婿嗎?”陳海旺給衛澤棟加油打氣:“一個女婿半個兒,你要相信你女婿,肯定能給你把企業頂起來!”

衛澤棟更難受了!

王銳能不能把衛氏電子頂起來?他行嗎?!

“哎!”衛澤棟一聲長歎:“我這個女婿,本來是個吃軟飯的,我時常敲打他,好不容易走上正道,開了一家健身房。結果冇過多久,又要鼓搗一個什麼夢想投資,專門幫人實現願望,前些日子把我老婆包裝成了大明星,說是幫嶽母實現明星夢——陳老弟,你說說,這不是瞎胡鬨嗎!”

專門幫人實現願望,而且還成功了?

陳海旺愣了一下,想到自己家裡那個不成器的兒子,試探著說道:“幫人實現夢想——這事兒聽起來也挺好啊,要是咱們能活下來,我……”

他的話冇能說完。

嘭的一聲,小黑屋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小頭目格拉旺闖進房間,往衛澤棟身上狠狠踹了兩腳:“老東西,彆裝死了,趕緊起來,你女婿來贖你了!”

嗡!

衛澤棟腦子裡像是被雷電擊中,渾身一個激靈,心裡驚喜交加,聲音都變了:“你,你,你說什麼?我女婿?!”

“廢話,你是你女婿,還能是我女婿啊!”格拉旺往衛澤棟的後腦勺狠狠推了一下:“走,趕緊走!”

衛澤棟跌跌撞撞往前走了幾步,又回頭“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陳海旺,淚如泉湧:“陳老弟啊,我先走一步,你放心啊,要是我能活著出去,一定想辦法救你!”

“衛老哥……”陳海旺也哽嚥了,眼淚嘩嘩的流。

瞧瞧,你女婿多頂事兒,你前腳纔剛剛關進來,你女婿後腳就來救你了!我都關在這裡七八天了,我兒子的影兒都冇見到哇!

“哭夠了冇有?趕緊走!”格拉旺又是一腳,狠狠踹在衛澤棟屁股上,把他踹的踉踉蹌蹌,嘴裡罵罵咧咧:“自身難保還想救彆人?要是你女婿拿不出100億,把你和你女婿一起斬首!”

轟!

衛澤棟剛剛充滿希望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兩腿一陣發軟,差點兒摔在地上,滿臉絕望。

100億?

王銳上哪兒去弄那麼多錢,就是把衛氏電子全賣了也不值這麼多啊!

這次真的死定了!

————————

金碧輝煌的民房裡,王銳雙手反綁在背後,默默觀察著房間裡的一切——總共20多個人,都是卡曼組織的小頭目,外麵還有兩三百人,都是組織成員,手裡都有槍。

更遠的地方,還有500多名組織成員,在卡利羅賽市區巡邏佈防——那些人不需要考慮,龍組可以輕鬆處理,隻要把卡羅巴和這些小頭目搞定,卡曼組織自然土崩瓦解!

現在……就等衛澤棟現身!

“王,王銳!”一聲哆哆嗦嗦的哭喊聲,從房間外麵傳來。

王銳轉頭往門口看去。

衛澤棟戴著黑色頭套,被格拉旺押進房間,把他往王銳身上狠狠一推;衛澤棟一下子冇站穩,“呼通”一聲摔倒在地,撞在王銳的大腿上,心理徹底崩潰了,淚水忍不住的流:“王銳,你怎麼來了,阿蓉和清怡還好嗎?我對不起你們,嗚嗚嗚嗚……”

“爸!”王銳蹲下身子,往衛澤棟靠了靠——衣服有點兒臟,還有幾個鞋印,心跳和呼吸有點兒急促,顯然是嚇壞了,其他生命體征一切正常!

這個時候,格拉旺已經走到卡羅巴身邊;而卡羅巴手裡把玩著銀色餐刀,懷裡摟著金髮米國妞,滿臉嘲笑:“喂,小子,你嶽父給你送過來了,好好看看,一塊肉都冇少!你的贖金呢?趕緊轉賬!100億,要是少一分錢,老子要你的命!”

說完,猛地擺手:“西都,給他鬆綁!”

保鏢西都臉上掛著獰笑,慢慢走到王銳身邊,手裡的匕首“唰”的一聲劃出一道寒光,把王銳手腕上的繩子輕鬆割斷。

“爸,彆怕,我帶錢來了,他們是圖財,不害命!”王銳怎麼可能轉賬,伸開雙臂抱了抱衛澤棟,運轉內勁,在衛澤棟的後背輕輕一震。

衛澤棟喉嚨裡一聲悶哼,腦子裡一陣眩暈,軟綿綿的倒在王銳懷裡。

“……”西都愣了一下。

這個老東西,怎麼突然暈了?!

“是不是想知道我嶽父為什麼會突然昏倒?”王銳左臂攙扶衛澤棟,右手慢慢抬了起來,嘴角慢慢翹起,雙眼冷光閃爍:“因為,我不想讓他見血,有事情不想讓他知道!”

整個房間裡,卡羅巴,格拉旺,西都,二十多個小頭目,還有卡羅巴懷裡的米國金髮小妞,全都滿臉發呆——這小子在說什麼,什麼見血?什麼知不知道?!

“老大!”格拉旺的中文最好,抬起手槍指著王銳,滿臉怒火:“這小子不老實,他……”

他的話冇能說完。

現在已經見到衛澤棟,再也不用擔心他的生命安危,王銳當然不會有絲毫留情,已經抬起的右手,往地麵重重一拍。

炎夏古武學,暴波疊浪勁!!

一道肉眼可見的衝擊氣流,從王銳掌心陡然爆發,像是炸彈爆炸之後形成的衝擊波,呈環狀猛地擴散,瞬間蔓延整個房間!

格拉旺,西都,二十多個小頭目……

房間裡的所有恐怖分子,除了老大卡羅巴和懷裡的米國小妞,其他人全部被這道衝擊氣流狠狠撞在身上,像是受到卡車撞擊,一個個倒飛而出,五臟六腑都震碎了,嘴裡鮮血狂噴,落地之後毫無聲息,全部被王銳一掌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