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界太玄山脈西端的是瘴濛山脈,這裡山川起伏巨大,地勢險峻陡峭,山中巨樹聳立,連木成林,土地上積攢了厚厚的一層落葉,非常濕軟,踩上去很容易滑倒。

由於常年不見陽光,山中濕氣很大,一些山腰以下比較低矮的地帶甚至孕育出了常年不散的陰沉瘴氣,顏色烏灰厚重,如同濃霧一般迷人視線,這瘴氣不僅有毒,而且其中還不知藏匿著什麼危險的東西,尋常妖獸都不敢入內,這也是此片群山被稱為做瘴濛山脈的原因。

不過這種危險的環境對此時的王銳來說卻是如魚得水,他的火精血脈性剛猛烈,並不懼怕瘴氣侵擾,天然的瘴氣屏障又將妖獸阻隔在外,讓他有了難得的平靜時間可以暫時放鬆,修複傷勢。

不知不覺中,王銳已經走出了瘴氣環繞的山脈,這裡離青山城已經很遠,高大起伏的山脈,而是變成了一片地勢較為平緩的山丘平原,大地被幽幽青草覆蓋,不時有一兩棵歪歪扭扭的矮樹出現在視野之中,四周各處散落著巨大的岩石,景色十分奇特。

再往前不遠就是王家祖地的淮山一帶。

此時,王銳身上的傷勢已經有所恢複,妖狼所留的抓痕也完全癒合,滲透進血脈的那股氣息已經徹底被逼出了體外,傷口也止住了流血,一股強大熱流在傷口處湧動不息,那是火炎真氣在不停的催動細胞新生,傷口正在隨之慢慢變小。

王銳臉上恢複了血色,他拆下了包紮的布條,周身氣勁一震,火炎真氣便破體而出,環繞在他的四周。

正當王銳運起真氣要繼續趕路之時,身後卻突然傳來破空之聲,似乎有什麼尖銳的東西正以極快的速度向自己刺來!

王銳心下一驚,當即靈活的就地一滾,下一刻,一支氣勁十足的氣箭便擦著他的頭頂直直插進了腳邊堅硬的岩石之中。

啪!

巨大的岩石頓時碎裂炸開,崩出一地碎石。

“誰!”王銳躲過利箭之後猛然回頭,卻並冇有看到什麼人影。

不對!有人!而且非常近!

強烈的殺氣將王銳包圍,曆經無數戰鬥鍛鍊出的敏銳感知讓他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瞬間緊繃起來,接著王銳右掌撐地側身一躲,下一個瞬間,一柄寒光逼人的漆黑長劍從天而降,陡然砍在了他之前所在的地方。

長劍來勢又快又猛,帶起一股狂風劈砍而來,大地頓時便被劈裂出一條巨大的裂縫。

不等王銳反應過來,他的胸前便被狠狠踢中,一股極烈的真氣隨之籠罩了全身,與他的護體真氣相互撕扯吞噬,接著他便胸口一悶,噴出一口鮮血。

一切發生的太快,直到王銳一口鮮血噴出,才終於得到了喘息機會看清來人。

李然劫一身黑色武服出現在王銳麵前,手中握著那把渾身漆黑的長劍,此時他周身與劍身周圍皆有一股氣流旋轉纏繞,透出一股無形的威壓。

“又是你。”王銳冷冷的看著他,眉頭緊蹙。

李然劫雖然年紀不大,但修為要比尋常高手修煉三、四十年所達到的境界還要高,如今已經進入了煉氣期第九重,隻要再突破一重,便可進入淬神期,成為煉氣期高手所無法企及的存在。

此時在他周身僅僅是環繞了一層薄薄的氣流,卻散發出逼人的威勢,他的臉上掛著一絲陰鷙笑意:“這次,你還往哪兒逃?”

李然劫反手一震,登時,黑金長劍之上真氣激盪,寒光掠閃,一股陰冷旋風便從他的劍上打著旋擴散開來,捲起一片草石。

旋風從王銳身上掠過,竟然壓過了他身上的火炎真氣的高昂勢頭,一股寒氣絲絲縷縷的侵入一些進來,令他汗毛倒立,起了一片的雞皮疙瘩。

王銳深知李然劫功力高深,不可懈怠,於是神識一動,手中瞬間多了一把彎劍,他渾身氣勁一震,彎劍之上瞬間爆漲出一丈多長的火紅劍芒,他抬臂一揮,彎劍將無儘的旋風驟然劈散,風中攜帶的絲絲寒意也被劍芒驅散。

一股極度緊張的氣氛瀰漫在空氣中,兩人就這樣一高一低,一紅一青,互不相讓的對峙著,雖然誰都冇有動,但一寒一熱兩股強大的真氣已經在無形中拚殺抗衡起來。

王銳的火炎真氣被烈風裹挾,向四周擴散的越來越大,氣勢也越來越高漲,勢頭漸漸趕上了李然劫的陰冷旋風。

王銳雖然隻達到了煉氣期第六重,但擁有自身經脈與火精之體雙重真氣,氣運雄厚悠長,一時之間,也能與煉氣期九重李然劫的旋風拚上一拚。

突然,李然劫周身旋風猛然膨脹,四周立刻狂風奔湧呼嘯,漆黑的長劍隨著洶湧的風流蕩勢猛然揚起,寒光一閃,劍芒在空中化成一道炫目的青光匹練,衝著王銳便劈頭砍下。

王銳雖然未言未動,心裡卻是不曾鬆懈,一直暗暗運氣與李然劫對抗,一雙鷹眸無時無刻不在觀察他的一舉一動,此時李然劫周身突然狂風大作,揮劍發難,王銳立刻縱身一閃,於千鈞一髮之際躲過了這氣勢逼人的一劍。

就在王銳閃身的同時,手中的彎劍早已高高揮起,劍身上火炎真氣陡然暴漲,展現出熊熊燎原之勢,劍氣所過之處,連空氣似乎都被燒灼的扭曲起來!

不僅如此,彎劍周身環繞著真氣所形成的獵獵狂風,與剛猛的劍勢相輔相成,互為增進,劍氣增益之下,狂風真氣之中形成無數細小的氣旋,不時發出爆破之音,接觸到周邊的岩石,竟然立刻將其轟擊成齏粉!

這一劍灌注著王銳雙六重的功力,攜著猛虎下山一般的剛猛氣勢,在王銳的操縱下衝著李然劫猛砍過去,若砍中李然劫,即便他有煉氣期九重的狂暴旋風護體,也必然受傷。

劍風將至,李然劫腳尖一點岩石,身如青燕般淩空而起,輕巧的躲過了來勢洶洶的彎劍,他剛纔所站的岩石卻被這看似輕盈的一腳擊的頓時炸裂。

嗖嗖嗖!飛崩的碎石砸在地上,擊出無數大大小小的坑窪,猶如蜂巢一般。

許多碎石崩在彎劍之上,但未等觸及劍身,便被暴虐劍氣化成齏粉,四散空中。

王銳一劍劈空,立刻收手,雙足一蹬地,瞬間也騰空而起,像是一隻從高空俯衝而下抓捕獵物的迅猛獵鷹,速度極快,化作一個模糊的幻影,衝著李然劫又揮出勢大力沉的一劍。

雖然王銳的這劍又快又猛,但李然劫卻似乎是提前預料到了一般,淩空一轉,周身呼嘯的旋風驟然收攏,凝成一層發著青灰光芒的風罩,瞬間擦著彎劍閃避過去,旋風護罩與彎劍劍氣相互碰撞,淩空擦出無數金色火花,發出鍛劍一般的鏘鳴之聲。

隨即,藉著轉身的巨大慣性,李然劫半空中曲腿提膝,狠狠撞向王銳的小腹,王銳此時已經來不及躲避,隻能逼催體內的真氣瘋狂運轉,瞬間爆出,抵擋李然劫的攻擊。

一擊之下,兩人身上的真氣猛然碰撞,轟的一聲產生強大的反彈之力,將兩人都震的心脈震顫,猛然彈開數丈後才雙雙落地。

李然劫落地之後,嘴角揚起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似乎王銳剛纔的表現引起了他的興致,他倒提黑金長劍,周身陰氣湛湛,看向王銳的眼神也認真起來。

王銳此時傲立在李然劫對麵,站的如白楊大樹一般筆直,不卑不亢的對上李然劫的目光。

兩人在空中對拚兩招,皆是在互相試探底細,王銳明顯感覺到李然劫的雄厚實力,不僅內力真氣純厚,收放自如,而且反應十分迅速,每次都能輕鬆化解自己凶狠的殺招,確是個厲害異常的對手,至少,憑自己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將他打敗。

隻是,這個李然劫一直陰魂不散,就像貓抓老鼠一樣與自己兜著圈子,上次甩掉他已經費了些功夫,如今該如何脫身?

一邊思考著,王銳一邊時刻警惕著旁邊的李然劫,他體內的真氣奔騰不息,整個人氣息激盪,吹的身上的衣物都鼓盪起來,獵獵作響。

“想不到你小子還有點真本事,但可惜,也隻是僅此而已。”

李然劫看著氣勢逼人的王銳,眉峰一挑,這青山城中,還冇有幾人是自己的對手,何況王銳一個青頭小子。

王銳並未回答,他的大腦急速轉動,正思考著怎樣才能擺脫李然劫的追捕。

突然,天地間一股浩大的力量降臨,所有感受到這股力量的人,都無比震驚。

整個天下,無數高手,甚至將要飛昇的高人,隱世的老怪物,都感受到了這股毀天滅地的力量,震驚失色。

每個人都覺得世界要毀滅了,無論什麼樣的實力,都無法在這股力量麵前倖免。

李然劫也是一動不敢動,再不複之前張狂。

一張無比美豔的臉出現在天空中,赫然竟是衛清怡的麵孔。

“不是我要打攪你,隻是有故人來訪,想跟你喝幾杯酒。”

王銳的意識在這一刻甦醒,他看了李然劫一眼,對方被他眼神一觸,隻覺得整個身心都被震懾,彷彿深陷在無儘虛空之中,一動不動。

“行吧!我先回去!下次帶你一起來玩!”

王銳答應一聲,冉冉升起。

在整個世界無數人的注視下,緩緩消失在虛空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