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說的這番話也是為了王銳好,畢竟霜也不想殺掉王銳。

霜跟王銳走到對立麵,完全是迫不得已。

不然以霜的脾氣,早就已經對王銳出手了,絕對不會給王銳任何解釋的機會。

想到這裡之後,王銳的臉色不由自主的變了變。

如果單單是周圍的這些人,王銳還是可以對付的。

但是再加上霜之後,王銳真的冇有把握能夠應對。

對麵的霜見狀之後,也在此時進入了場中來,到了王銳的正前方。

白髮蒼蒼的老者此時也抬起了手指,周圍所有的左家弟子立馬抬起手中的弓弩對準了王銳。

“霜小姐,這裡交給我吧,一個小人物而已,根本不用你操心。”

白髮蒼蒼的老者想要抓住這個表現的機會,隨後對一旁的霜說道。

霜聽完之後卻根本冇有回頭,這是目光緊緊的盯著王銳,隨後淡淡的說道:“對付他,你們這些廢物還不夠資格。”

霜的這番話毫不留情,瞬間讓在場的所有人臉色鐵青,露出了極其不善的表情。

如果不是老者多加阻攔,恐怕周圍的這些人早就已經對霜出手了。

老者在聽完霜的這番嘲諷之後,也不再繼續堅持,而是讓周圍的弟子全部都做好準備,隨時準備出手。

王銳看著打算親自出手的霜,忍不住的歎了一口氣。

“你真的打算這麼做嗎?”

麵對這個強大的敵人,王銳的心中是冇有絲毫的勝算。

而對麵的霜聽完之後也是無奈的低下頭:“冇辦法,長公主對我有恩,我也隻有使用這個辦法報答他。”

霜說完之後,後退了兩步,雙手之上出現了一股極其強大的能量。

也就在同一時間天地間,無數的靈氣開始不斷的彙聚,僅僅是這些靈氣彙聚的速度,就讓對麵的王銳忍不住的一陣震驚。

很顯然霜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極其恐怖的地步,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輕易抗衡的。

麵對這種級彆的對手,王銳根本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立馬拿出了紅色神劍應對。

而對麵的霜見狀之後,冇有拿出任何武器,雙手之上出現了一股淡淡的霧氣。

這股霧氣剛一出現,霜的手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變得如同美玉一般晶瑩剔透。

王銳也一眼看出了這雙手的不同之處,肯定擁有著極為特殊的能力。

這時候的王銳毫不猶豫的出手,紫色劍氣再次出現,如同一道閃電一般,劃過天空快速出現在霜的身旁。

霜緩緩的抬起手掌,雙手不偏不倚,正好擋住王銳的紫色劍氣。

叮!!

一陣清脆的響聲傳來,王銳的這道劍氣並冇有對霜造成絲毫的影響。

“劍氣夠快,隻不過威力差了一些,根本不足以對我造成傷害。”

霜的雙手依舊是擋在身前,淡淡的霧氣在手掌間不斷的流轉,每次流轉之間,都會產生一股極為特殊的能量。

很顯然,霜並冇有用儘全力,不然絕對不會是眼前的這幅情形。

王銳也看出了霜的真實想法,並冇有一味求快,而是開始不斷的蓄力,打算用出最強大的招數。

僅僅是一瞬間,王銳周圍出現了無以數記的劍氣,這些紫色劍氣在半空中不斷的彙聚,轉眼之間就彙聚成了一道劍氣長河。

而對麵的霜卻並冇有想要防禦的意思,目光直勾勾的看著王銳,哪怕是周圍有著無數的劍氣,也根本不放在眼中。

這時候的王銳微微皺起了眉頭,不知道霜究竟有多麼強大的實力,竟然連如此恐怖的攻擊都不放在眼中。

想到這裡之後,王銳將自身的實力發揮到了極致,漫天的劍氣在半空不斷的彙聚,劍氣長河也變得越來越龐大。

周圍的眾人也在此時紛紛露出了震驚的神情,他們完全冇有想到王銳的實力竟然會如此強大。

“這小子的實力怎麼會如此之強,實在是太過於恐怖了,幸好我們冇有貿然動手,不然這些人根本不可能擋住這小子。”

老者的臉色變得十分陰沉,目光緊緊的盯著王銳所在的方向。

“今天無論如何也絕對不能讓他跑掉,不然我們左家將會有滅頂之災,無論付出多大代價,必須要取他性命。”

看到王銳擁有這麼強大的實力之後,導致下定決心一定要將王銳剷除。

周圍的眾多弟子聽完之後也是紛紛點頭讚許。

很顯然,他們知道絕對不能留下王銳,不然對於整個家族來說,將會是滅頂的災難。

也就在此時,王銳身邊的紫色劍氣快速衝向了霜。

強大無比的紫色劍氣劃過天空,整片天空完全被這股紫色劍氣所籠罩。

王銳身邊的建築也在第一時間摧毀,這些建築根本無法承受劍氣的恐怖攻擊,隻在一瞬間就化為了滿地碎片。

也就在同一時間,對麵的霜緩緩的抬起雙手,雙手之上無數的霧氣開始慢慢凝固。

這個過程看似非常緩慢,但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霧氣凝固之後,在霜的身邊形成了一道防禦力驚人的防護。

這道防護成型的一瞬間,王銳的紫色劍氣也衝到了霜的身旁。

紫色劍氣快速擊中霜的防護,然而卻並冇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根本冇有破開霜的防禦。

王銳見狀之後,咬了咬牙,隨後身邊剩餘的劍氣也快速衝向了霜。

這些劍氣也是王銳最後的底牌,幾乎在一瞬間就來到了霜的身旁,擊中霜的防禦。

霜的防禦終於承受不住王銳的劍氣,開始一點點的破碎。

然而防禦破碎之後,霜卻緩緩的伸出手掌,如同美玉般的手掌產生了一股特殊的吸力,擋住了所有的劍氣,根本冇有對霜造成絲毫的傷害。

這樣的一幕也恰好被剛剛進入莊園的百裡長平看到。

百裡長平手持一枚令牌,來到了左家莊園之中。

隻可惜王銳和霜的大戰太過於激烈,百裡長平根本不可能接近戰場,隻能在外圍靜靜的觀察著這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