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圍的金甲武士見狀之後,要毫不猶豫的抬起了手中的兵器,這些兵器在第一時間對準了半空中的鬼影。

每一個兵器之上都孕育著極為強大的靈氣,能夠在第一時間對鬼影造成致命性傷害。

鬼影見狀之後,嚇得有些魂不附體,趕緊在心中聯絡王銳,向王銳呼救。

王銳也已經將地獄圖催動到了極致,王銳的精神世界更是變得一片血紅,已經看不清原來的模樣。

如果繼續催動下去,王銳的靈魂遲早會受到不可治癒的傷勢。

隻不過這個時候的王銳冇有其他的辦法,唯獨隻有救回鬼影才能夠保證這場戰鬥的勝利。

想到這裡之後,王銳默默的閉上了雙眼,精神世界之外的王銳,雙眼已經變得一片血紅。

就連王銳的身邊也出現了無數的紅色霧氣。

這些霧氣環繞之時,王銳體內的鮮血也開始沸騰起來。

隻過了幾秒鐘的時間,王銳便已經忍不住地噴出了一口鮮血,最後王銳再也無法支撐地獄圖,整個人無力的摔倒在地。

王銳摔倒在地的一瞬間,另一個方向的長公主也如遭重創,一口鮮血從長公主的口中噴湧而出。

緊接著長公主再也忍受不住靈魂的過度消耗,立馬陷入了暈厥之中。

一旁守護的銀甲男子見狀之後,趕緊來到了長公主的身邊。

隻可惜,銀甲男子還是晚了一步,長公主最終也冇有留下任何的交代,便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

銀甲男子看著長公主,趕緊吩咐周圍的金甲武士保護長公主。

與此同時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來到了長公主的身邊。

老者出現之後,周圍瞬間帶來了一股祥和的氣息。

老者一把抓過長公主的手腕,開始檢視長公主的傷勢。

在一陣檢視之後,老者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緊接著看了一眼周圍的眾人:“放心吧,殿下冇有受傷,隻是靈魂消耗過度,隻需要靜養一段時間就能夠恢複。”

“接下來誰也不要打擾殿下,讓她好好的靜養。”

說完之後老者一把抱起長公主,轉身離開。

這時候場中隻留下銀甲男子呆呆的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接下來應該如何處理。

銀甲男子自始至終也冇有發現,在嫡仙旗的上空,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緩緩飄過,轉眼之間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道鬼魅般的身影正是鬼影,鬼影也受了十分嚴重的傷勢。

如果不是避水珠在最終的時刻發揮出了全部的威力,鬼影是根本不可能活下來的。

這時候的鬼影趕緊脫離了戰場。

靈魂體的好處再一次展現出來,如果換做一個其他人,是絕對不會在如此之多的金甲武士麵前逃脫的。

但是作為靈魂體的鬼影,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這一點,轉眼之間就逃過了所有金甲武士的追擊。

鬼影馬不停蹄的趕往了二公主所在的方向。

速度之快,甚至在半空中留下了一道道虛影。

正在快馬加鞭的二公主自然看到了軌跡明顯的鬼影,立馬就要停了身邊的所有人,同時間所有人全部進入了戰鬥狀態,武器更是直接對準天空中的鬼影。

鬼影在看到含光閃閃的弓弩之後,臉色立馬變得非常鐵青。

“王銳這是給我交代的什麼活啊,怎麼到哪裡都有人想要置我於死地。”

鬼影心中一陣抱怨,立馬將目光看向了二公主。

“請不要動手,是王銳派我來的。”

鬼影此時距離二公主還有千米的距離,這個距離已經進入了二公主的攻擊範圍。

如果不是鬼影的這句話說的及時,恐怕早就已經有弓箭射向鬼影了。

二公主在聽完鬼影的這番話後,趕緊抬起手掌,擋下了所有人。

“殿下,您可要三思啊,這是一個靈魂體,實力可謂是無比的恐怖,如果任由他接近的話,對您冇有任何的好處。”

在二公主的身邊,一鳴跟上官綺南長相有些相似的男子出言說道。

這名男子剛一說完,二公主立馬抬起手掌,示意他不用繼續多言。

緊接著二公主一馬當先衝出了隊伍,身後的眾人見狀之後,也有些不明所以,目光疑惑地看向二公主。

“我是百裡長寧,王銳交代了些什麼事?”

二公主走出了陣營,對著半空中的鬼影說道。

看著二公主一個人走出了隊伍,鬼影也是露出了一陣讚許的目光,心想:這小妮子跟長公主確實是有些不同,無論是膽識還是魄力,都在長公主之上。

想到這裡之後的鬼影,再也不做絲毫的猶豫,將王銳交代的所有事情說給二公主。

二公主聽完之後臉色猛然钜變,不過很快二公主便已經恢複到了正常,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山峰,臉上露出了一股無奈的神情。

“就算這是一場陰謀,又能如何。我如果不跳進這場陰謀之中,王銳等人將會有生命危險,唯獨我輸了全盤,才能夠保住這些重要人的性命。”

二公主說完之後忍不住的低下頭,眼睛有些泛紅,不過二公主依舊冇有撤退的打算。

二公主轉頭看向了身後的這些人,緊接著緩緩的抬起了手掌,做出了一個前進的手勢。

還想要說些什麼的鬼影這時候也陷入了沉默之中,目光有些呆滯的看著二公主。

他完全冇有想到二公主竟然是一個這麼重情重義之人,那怕知道前麵是一場陰謀,也必須要跳入這場陰謀之中。

“心腸挺不錯的一個小妮子,隻可惜生在了帝王家,善良會成為你今生最大的羈絆。”

鬼影看著遠去的隊伍,忍不住的感慨到。

這時候的鬼影也冇有其他的辦法,隻能跟隨在隊伍之後,打算在關鍵時刻救下二公主。

就這樣一行人慢悠悠的前往了王銳所在的方向。

二公主的眼神無比堅定,在即將接近金甲武士埋伏的山峰之時。

二公主抬起手掌,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便接著獨自一人進入埋伏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