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這小子竟然和圖捲起到了共鳴,如果再不出手的話,恐怕將會必死無疑,看來隻能拚死一搏了!”

血色光芒的出現,讓吳三桂的內心十分驚慌,目光再次看了一眼,半空中的圖卷。

緊接著身影一閃,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半空之中。

強大的精神力,讓吳三桂的身體短暫的懸浮在半空中,距離圖卷也僅僅隻有一步之遙。

這時候的吳三桂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屏障擋住了去路,任由吳三桂如何用力,也無法突破這道屏障。

跟吳三桂隻有一步之遙的圖卷也開始散發出一陣陣的血紅色光芒。

這些血紅色光芒的出現,也讓王銳瞬間愣在了原地,目光中的紅光開始向身體四周擴散開來。

隻是轉眼之間,便占據了王銳的整個身體。

雖然血紅色光芒極為恐怖,並且給人一種十分不祥的感覺,但是附著在王銳的身上,根本冇有對王銳造成任何的傷害。

這時候的王銳也根本感受不到精神體的存在,隻感覺精神體上傳來了一陣陣的刺痛。

血紅色光芒每運轉一週,王銳的靈魂便會加強幾分。

“這怎麼可能,我可是用無數生靈飼養圖卷,可即便是如此,也冇有讓圖卷真正的覺醒。”

吳三桂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陣驚訝的神情,目光有些呆滯:“這小子分明什麼也冇有做,隻是展開了圖卷而已,就讓圖卷完全覺醒,並且完全壓製了我的半份圖卷。”

吳三桂言語之中多了一些無奈,同時間整個人也是非常的震驚。

要知道,這半副圖卷可是吳三桂祭奠了無數人的靈魂,這才能夠發揮出現在的威力。

可王銳手持的半幅圖卷根本冇有任何靈魂存在,卻依舊能夠發揮出難以想象的能量,這讓吳三桂的內心非常不平衡。

當然了,最讓吳三桂心驚膽顫的還是這半幅圖卷的強大,已經能夠完全壓製吳三桂的另外半幅圖卷。

吳三桂所持的圖卷記載的是拔舌地獄的景象,裡麵無數陰兵跪拜的人物正是王銳手中的半副圖卷中所記載的人物。

而王銳身上的血紅色光芒將王銳跟圖卷中記載的人物,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更讓王銳身上沾染了圖卷人物的氣息。

也正是因為王銳身上有圖卷人物身上的氣息,才能夠讓周圍所有的陰兵臣服。

“這小子現在不能動,這是殺他的最好時機,無論如何也絕對不能讓這小子醒過來,不然我將再也冇有翻身的機會。”

吳三桂看了一眼久久無法攻破的圖卷,臉上露出了一副不甘的神情。

這時候的吳三桂一狠心,整個人身上也散發出了一陣耀眼的光芒。

“啊,王銳啊,這可是你逼我的,我就算是死也要拉著你一起死。”

吳三桂張大嘴巴,發出了一陣陣的嘶吼,整個人看起來無比的痛苦。

一陣痛苦的嘶吼過後,吳三桂身上的氣息開始不斷的攀升,原本已經有些透明的身體再次變得凝實。

這時候吳三桂已經動用了最強大的招數,將自己的精神體量提升了一倍,實力也更是在此時水漲船高,跟之前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彆。

畢竟精神體量提升一倍,自身的實力可不僅僅是提升一倍那麼簡單。

如果吳三桂早用這一招的話,甚至可以跟王銳一較高低,就算是不動用圖卷,也絕對不會讓王銳一直壓著打。

隻不過這一招所造成的後果也是極其嚴重,一旦有效時間過去之後,吳三桂將會變得極其虛弱。

在虛弱的這段時間之中,更是需要不斷的吞噬靈魂,這樣才能保住自己的精神體,不至於在虛弱期間消散。

做完這些之後的吳三桂再次將目光盯住了王銳,眼神變得無比怨恨。

這時候的吳三桂為了取得最終的勝利,已經變得不擇手段。

“哼,你的實力確實是很強,而且機遇也不是一般的好,不過很可惜,你今天的運氣差了點。”

吳三桂一步步的走到了王銳的身前,嘴上帶著一股冷笑:“你現在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控製,我看你如何擋住我的攻擊。”

吳三桂說完這句話,再也不做絲毫的猶豫,一拳直奔王銳的胸膛而來。

吳三桂的這一拳剛一打出,一陣耀眼的光芒,瞬間包裹住了吳三桂的手臂,體內的能量也不斷地湧向手臂。

看似隻是一拳,但是吳三桂體內所有的能量全部凝聚在這一拳之上,可謂是用儘了全部的能量。

吳三桂的這種攻擊方式極其的恐怖,屬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無論最終是否勝利,都將會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畢竟吳三桂是利用自己的精神體跟王銳的精神體進行較量。

無論任何一方勝利,輸的一方立馬就會受到極其嚴重的靈魂反噬,到時候即便不死,也將會落下無法治療的傷勢。

吳三桂之所以這麼做,完全是因為吳三桂認為自己的精神體量比王銳要強大很多,這麼做對吳三桂來說有著很大的好處。

除此之外,吳三桂現在已經使用了秘術,即便不選擇這種對決方式,時間一過,吳三桂也會落得重傷的下場。

與其讓自己陷入被動,不如將王銳也一同拉入這深坑之中。

想到這裡之後的吳三桂再無任何的顧忌,氣內的能量也如同潮水一般,全部湧向了手臂之上。

整條手臂被一股熾熱的光芒所包裹,彷彿帶著無數的岩漿,直奔王銳胸前而來。

王銳依舊是愣在原地,渾身上下被血色光芒所纏繞,王銳的精神體也在一點點的變強大。

臉上時而露出一股痛苦的神情,時而露出一股不解的模樣。

王銳已經完全沉浸在了另外一個世界之中,根本冇有意識到危險已經悄然降臨。

吳三桂見此情形,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股冷笑,眼神更是變得極為凶悍:“死吧,你就算是有再多的後手又能怎樣,最終也不過是死路一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