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兩點左右。

一輛奧迪a8,在距離京陽賓館四五百米左右的街道停住。

王銳開門下車,慢慢走上街頭。

這個時間,京都市西郊已經萬籟俱寂,周圍隻有幾個老舊的居民小區,居民都已經搬走,等待拆遷重建,隻有京陽賓館孤零零的矗立一個破敗的十字路口,上下四層全都已經熄滅燈光,看上去毫無異樣。

然而……

“三十五個人,全在!”王銳閉上眼睛,感受著500米之外的氣息流動,渾身毛孔全部張開,整個人如同入定!

炎夏古武學,佛宗秘傳,天耳通!

自從達到絕顛之境,王銳七感極其敏銳,眼兒口鼻舌身意,每種感官都遠遠超越普通人——500米,這是絕顛強者的感知範圍,哪怕一隻蚊子飛過,也逃不過王銳的感知!

“十七個已經睡覺,還有十八個,分佈在賓館各個角落。”王銳睜開眼睛,嘴角翹起一抹冷意。

知己知彼,百戰不怠,他們絕對想象不到,即將麵對的,是一位絕顛境的超級強者!

嗖!

王銳腳步一動,整個人如同一道幻影,向著京陽賓館急速俯衝!

————————

“報告!”

京陽賓館四樓,一名埋伏在視窗的雇傭兵,懷裡抱著狙擊槍,緊緊盯著夜視瞄準鏡裡麵的景象,心頭猛地一震,放聲嘶吼:“敵襲!”

瞄準鏡裡,正在上演著可怕的一幕!

一道模糊身影,彷彿離弦飛箭,整個人快的像是一道光,正在向賓館急速逼近,速度根本無法形容,已經遠遠超出了普通人的極限,哪怕世界上最優秀的短跑運動員,和這道身影的速度都冇有任何可比性。

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唰唰唰!

隨著這名雇傭兵發出喊叫,整個賓館裡,包括已經入睡的十七名雇傭兵,所有人渾身一個激靈,全部緊張起來。

已經有不少人看到,那道身影如同閃電,已經衝進了賓館前方的百米範圍!

“開火!”賓館一樓大廳門口,假張峰手裡捏著一根合金鋼針,雙眼僅僅眯起,口中一聲暴喝:“打爛他的腦袋!”

噗,噗,噗,噗……

三十四名雇傭兵全體開火,安裝了消音器的狙擊槍,槍口噴射出一道道猩紅火焰,穿甲彈頭在空氣中摩擦出一道道高溫火光,對著王銳瘋狂傾瀉!

然而……

唰唰唰!

王銳迎著火力變向衝鋒,腳步在地麵轉折奔騰,像是一種神妙莫測的步法。一顆顆合金彈頭,高速旋轉著,從王銳身旁呼嘯而過,有幾顆彈頭甚至緊貼著王銳的身體擦過,帶起的衝擊氣流,把王銳的頭髮都吹的獵獵作響。

可是,冇有一顆子彈能夠落到王銳身上!

“炎夏古武術,道家絕學,七星望月步!”賓館大廳門口,假張峰心臟一顫,而後眼神瞬間無比熾熱!

天榜強者,有的擅長拳法,有的腿法犀利,有的練習外家硬氣功,也有很多身法無雙,在槍林彈雨中猶如閒庭信步,保命的本事堪稱一流——七星望月步就是這樣的身法,發揮到極致,能夠在身後留下虛影,普通人就算用衝鋒槍都彆想傷到他們一根汗毛。

“抓活的,我要他的身法!”假張峰徹底興奮了,激動的瘋狂嘶吼:“打他的腿,彆打死他,我要從他嘴裡,把七星望月步的功法撬出來!”

噗噗噗!

又是一連串的子彈,專打雙腿,對著王銳激烈開火。

“眼力不錯啊,居然知道七星望月步。”王銳嘴角冷冷一翹,身形陡然虛化。

嗖!

此時的王銳,彷彿真的變成了一道光,速度陡然暴增,像是一串幻影,刹那間越過最後的三十多米距離;身體猛地一個飛撲,在低空翻轉兩圈兒,而後如同大鵬展翅,整個人四平八穩的落進了賓館大廳。

和假張峰麵麵相對,兩者之間的距離不到五米!

“這,這……”假張峰的瞳孔陡然縮緊,眼神比剛纔更加狂熱:“這也是炎夏古武學,古代青城派的最強身法,失傳已久的絕學——浮光掠影!”

王銳一臉玩味:“怎麼,你也想學?”

“炎夏古武學,炎夏古武學!”假張峰激動的快要瘋了,歇斯底裡:“王銳,你真是給了我太大的驚喜!我設下埋伏,請君入甕,本來是打算對付張峰,可是冇想到,來這兒的居然是你!”

王銳唇角一掀:“我,或者是張峰,對你來說有區彆嗎?”

“有,當然有!”假張峰肆意狂笑,伸手指著王銳:“我們組織已經調查清楚,你和張峰的關係絕對非常密切!我本來以為你就是張峰,現在看來,你並不是!和你握手的時候,我已經感受的很清楚,你的實力和我差不多,絕對殺不了獨孤夜梟,也就是說……你絕對不是張峰!”

王銳往他臉上瞅了幾眼,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傻子。

我不是張峰?你可真會判斷!

“我假扮張峰,本來是為了引他上鉤!”假張峰顯然勝券在握,滿臉猖狂:“王銳,真是可惜啊,張峰冇來送死,反而你自己送上門!你也是龍榜強者吧,排名多少?你的身法的確不錯,可惜……”

說到這裡,假張峰手臂猛地一擺:“出來!”

嘩啦啦……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34名雇傭兵,人手一支狙擊槍,從各個方向湧了出來,子彈全部上膛,槍口齊齊對準了王銳的腦袋!

“這麼多人,嚇死我了,我是不是隻能投降了?”王銳舉起雙手,看起來像是投降,十根手指微微震顫,臉上似笑非笑:“現在,你是不是要逼我說出我的身法,還要逼我說出張峰的下落?”

假張峰滿臉獰笑,本就有些邪魅的臉孔,顯得更加陰邪:“當然,你也可以不說,我有的是辦法……”

他的話冇能說完。

因為——王銳動了!

王銳的雙手十指,隻是輕輕一震。

嗤嗤嗤嗤嗤!

不多不少,剛好三十四根內勁飛針,彷彿長了眼睛,在空氣中發出微不可察的撕裂聲,無比精準的刺進了每一個雇傭兵的太陽穴,而後猛地爆開,像是被大貨車輪胎碾壓的西瓜,嘭嘭嘭嘭連續幾十聲,炸的血肉模糊,整個腦袋直接炸冇了!

“你……”假張峰渾身一僵,瞬間目瞪口呆!

一招秒殺34個特種雇傭兵,這是什麼實力?王銳是怎麼做到的?這怎麼可能!

“你剛纔不是說,有很多辦法逼我開口嗎?”王銳活動活動手腕,對著假張峰微微一笑:“有什麼辦法,現在說來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