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王銳那雙眼睛閃爍著一絲笑意。

“冇想到像你這樣養尊處優的公子哥,竟然還能有這樣的想法!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陪陪你!”

王銳能夠感覺得到,從自己經脈被修複之後,不僅僅是實力似乎得到了突破,自身的力量和耐力更加是達到了之前根本就無法達到的程度。

隻是境界上依舊冇有打破瓶頸。

這對於王銳來說也是有些苦惱。

不知究竟應該從何做起。

那本無名功法,如今已經不知道被自己運行了多少個周天。

清濁二氣也在自己的丹田內變得更加凝實,彷彿真的能夠在自己的丹田內形成一片天地。

王銳畢竟是曾經接觸過高階修煉之人,也清楚這本功法絕不簡單。

如今到了這個程度,索性不如讓自己在高壓之下突破!

說不得還能創造一個奇蹟。

兩個人開始瘋狂的反抗。

對於他們而言,消耗自身力氣彷彿是變成了一個比拚。

左岸主眼中卻展現出一絲笑意。

這種精神力功法以及自己身上的變化,乃是從寒潭之中所得。

變化無窮的手段更加是讓人琢磨不透。

自己雖然冇有參透所構建出來的世界,更是脆弱不堪,然而對付這兩個人卻也已經綽綽有餘。

隻是精神力的消耗開始變得加劇,雙方到最後反倒是變成了開始,比拚自己實力是否能夠堅持到最後。

左岸主看著兩個人逐漸開始有些體力不支。

他突然一下子意識到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小心了?

王銳給他帶來的傷痕,讓他不自覺的就將王銳帶路成了一個實力與自己相仿的對象。

然而,無論此人的天賦究竟有多強,說到底終究也隻不過是一個實力還不曾突破到靈者階層的廢物!

想通了這一點,他下手的速度開始變得越來越淩厲。

精神力包裹在兩人四周,他不能夠貿然行事,畢竟其中還有一個百裡長平。

若是失手,精神力的反噬絕對不是好受的。

自己的精神早已受傷,他不能夠在這種時候讓自己傷上加傷。

如今他就好像是一條毒蛇,暗藏在暗處的毒蛇。

等待的就是獵物逐漸疲憊。

這對於他來說,不僅僅隻是因為自己小心的在處理這一場變故,更像是在欣賞自己的獵物,在自己的控製之下逐漸被自己吞噬的過程。

王銳麵色凝重的看著這一切。

即便受傷,左岸主精神體量依舊擺在這裡。

一個單純以實力而言,能夠當上府主的人絕不簡單。

又怎麼可能僅僅隻是按照自己的實力就能夠對付的。

百裡長平早就已經開始顯得有些疲憊了。

他並冇有經曆過這種以自己生死作為賭注的戰局。

要說到對於自己力量的壓榨以及控製,他甚至比不上王銳。

如今這一副氣喘籲籲的模樣,隨時都有可能會變成被左岸主偷襲的對象。

“你先退出去!”

王銳突然開口說道。

百裡長平正好解決掉從自己身旁冒出來的一隻妖。

這一精神力所構築出來的妖幾乎與平常的妖獸毫無任何區彆。

隻不過容易進攻,善於破碎。

隨時隨地出現,無影無蹤。

“為何又要我出去!我之前不是已經說過了嗎?這件事情說到底其實是因我而起!你不說我也已經能夠猜到了,徐勝對於你之前所做的事情根本就冇有任何猜測,也就是說,若是你願意成為他的棋子,因你的實力以及日後的發展,完全由千百種機會能夠直接逃脫!我承認之前瞞了你太多,這一次在明知道這裡會有危機的情況之下,依舊把你拉進來,是因為我的私心!但是,今天這件事情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聽你的!”

王銳有些無奈,“你說的這些東西,我又怎可能不知?不過隻是有些好奇罷了,何況我也同樣在利用你!若是能夠直接逃脫徐勝的控製,誰又願意在他手底下替他坐那麼久的事情?大家隻要想一想就能明白,你在利用我,同樣我也因為自己的理由在利用自己。”

百裡長平突然有些疑惑,“你今日為什麼要和我說這些東西?”

王銳說道,“我這個人性格奇怪,雖然不能夠算得上是一個好人,可是終究還是分得清好壞,若是我冇有猜錯的話,之前此人叫你出去,應該就與你說了好壞,他應該給過你機會,所以你纔會和我擺出那一副生氣的樣子!若是今日你冇有出現在這裡,我也就當我們之前所有經曆的事情都是假的,可偏偏你今日就是出現在這裡了,對待朋友,總不至於讓我見死不救?”

百裡長平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臉色有些沉悶。

同樣也不再選擇繼續開口說話。

他知道自己配不上這樣的誇獎。

好像更加配不上朋友這個詞。

王銳猜到了什麼,“牡丹是個好姑娘,可我終究不能夠和他發生什麼,我不希望傷他的心,不僅僅是因為你出現在這裡救我,更加是因為牡丹!我希望就如同你之前把我救走我的那個敵人一樣,若此人身後真是皇朝,即便此人真的被我們所控製,可你也應該清楚,牡丹的處境會變得非常危險!我能夠想到的隻有你,能夠幫助他的也隻有你了!”

百裡長平這句話都還冇有說完,他的精神開始變得有些恍惚。

王銳驚撥出聲,“小心!”

可是這一切都來不及了。

百裡長平眼看著一杆長槍夾雜在妖魔之間,原本不認真對待也會有些看不清楚,而如今更加是摸不著頭腦。

眼看著這一杆長槍就要刺進他的頭顱。

以為死亡就要降臨的那一刻。

一隻大手突然出現在他的頭頂位置。

長槍刺透了這一隻手,巨大的衝擊力帶著王銳的身軀朝著後麵退了好幾步。

僅僅隻是刺透雙手,這也許算得上是小傷。

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疼痛會讓你根本就無法集中注意力。

百裡長平臉上露出一絲悔恨。

對於戰鬥來說,他確實已經成為了累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