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銳有些詫異的看著牡丹。

很明顯這個他人口中的歌姬,其風骨已經能夠超越世間幾乎絕大多數的人。

那些口口聲聲喊著自己是擁有著寧折不屈精神的讀書人,此刻也是羞愧的低下了腦袋。

也不知究竟是因為牡丹說出來的這一番話,還是因為這些人良心發現。

即便是得知自己可以離去,卻終究還是無一人走出明月富貴樓。

“這件事情終究是在我富貴樓之中發生,若是在此處,在我的地盤,我都冇有辦法保下我的客人,今後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何況這徐三口中所說也不知究竟是真是假,我今日倒是要看看,徐勝敢不敢派人前來屠了我這明月富貴樓!”

牡丹笑著揮手。

原本阻擋在雙方中間的那一層透明牆壁瞬間消散。

所有人都能夠感知到中間那個幾乎以肉眼無法察覺的阻礙已經消失。

徐三眼神之中露出一絲凶狠,心中再無任何顧忌。

如今他眼中隻有王銳!

之前從那個士-兵口中得到的訊息,哪裡是什麼屠了整個明月富貴樓,隻不過是用儘一切辦法也要殺了王銳罷了。

身後援兵?

徐三不由仰天長嘯。

難不成殺一個換血巔峰的廢物,還需要依靠城主之人!

得到命令之後的所有士-兵如同癲狂。

他們之中最弱的實力也僅僅不過隻是比王銳低了一個境界罷了。

之中最強,甚至早就已經有了突破靈者的跡象。

在場的所有人都無法明白,王銳心中究竟在想什麼。

難不成他想要依靠一己之力抵抗眼前這數十個訓練有素的士-兵?

王銳伸了伸懶腰,從手鐲中將那一柄細長的刀刃拿出。

分明看上去毫無任何進攻之意,外人自然也看不出來。

唯獨隻有站在他身旁百裡長平卻突然一下子如同感受到了沖天的銳氣。

竟然逼迫著他不得已的朝後退了半步。

百裡長平一臉驚訝的看著王銳。

此刻甚至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

然而下一秒,王銳可冇有給其他人任何思考的機會。

手持長刀,竟恍若入無人之境。

長刀揮舞,夜裡的燭光與燈籠對映在刀刃那雪白的反射之中。

竟如同燭光在揮舞。

所有人都以為王銳是必死的局麵,然而就在他們眼中那個撲火的飛蛾如今卻變成了利刃的老鷹。

眼前所有敵人不及一合。

刀起刀落。

眨眼間便是一個士-兵倒落在地,霎時之間便已經冇了呼吸。

僅僅不過三個呼吸時間,衝在最前方的十數人全然倒下。

全部一擊致命。

無論實力高低,長刀劃過之處,彷彿以力破萬法。

而身後那些還未曾進攻的士-兵,眼看著眼前這一幕的發生,竟然心生怯意。

他們不敢再繼續上前,這如此讓人恐懼的手段,讓他們根本就無法麵對眼前這一幕。

這真的僅僅隻是一個換血巔峰?

不是隻有一個人心中是這樣的念頭,而是在場的所有人都在質疑此人是否隱藏著自己的實力。

卻唯獨隻有百裡長平和牡丹看的真切。

精神力籠罩其中,絕不曾發現有任何突破的跡象。

王銳實力真的就隻有換血巔峰。

若說牡丹之前是賭,那麼現在,這個男人就算是徹底重新整理了他的認知。

世間天才萬千,修煉境界,一日千裡,不在少數。

可從不曾有人以凡人之境,挑戰天神。

未曾突破靈者,終究隻是凡人。

血氣再強,最多不過以一當十。

可以眼前這一幕分明就是單方麵的屠殺。

徐三震驚的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

原本以為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出手,這個任務就這麼輕易的直接完成,如今所有的一切都開始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甚至呆滯了那麼一瞬間。

因為他突然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在此刻選擇直接出手,殺了此人。

也就是這一瞬間,半數的士-兵倒在地上。

聚集起來的屍體已經快要堆成了一座小山。

徐三心中的憤怒終於衝破了呆滯。

看著自己手下一個又一個的倒在地上,心中如何不憤恨。

“小兒!莫要以成敗定輸贏,殺了我這麼多手下,今日我要你死無全屍!”

徐三的出手可謂是毫無武德。

眾人都看得出來,在麵對一個換血巔峰,他竟然選擇在戰-爭之中參一腳,在中途他人完全無法反應過來的瞬間便已經拿著揮舞著帶著拳套的拳頭,如狂風一般,席捲著四周的血腥氣狠狠的朝著王銳砸去。

“完了!神話就會如此打破!”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這樣一個念頭。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再一次重新整理了他們的三觀。

那分明之前還在戰鬥之中的王銳,竟然突然一下扭過腦袋。

嘴角露出一絲猙獰的笑容。

右手長刀刺進身前士-兵胸口,順勢一揮,將眼前士-兵直接腰斬,順勢而為,刀尖劃過下一個士-兵的喉嚨。

瞬間秒殺兩人。

而左手竟然也在瞬間捏拳。

眾人都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因為就在那一瞬間,似乎所有人都能夠聽到無數雷聲從虛空響起,又彷彿隻有一聲。

“破!”

王銳口中輕吐一聲。

霎時之間,空中氣流如撥亂反正。

無數潮人彙聚而來的血腥之氣竟然在王銳捏拳的那一瞬間如受到了巨大的牽引,一般開始不斷的彙聚於王銳四周。

鮮血逆流,地上那分明塊要,彙聚成溪流的鮮血在此刻竟然也猛然之間禁止當地並開始逐漸飄散於半空之中。

“破一字!道為一字!”

王銳收起長刀,這一群如雄鷹擊破長空。

四周響起陣陣音爆,以刀法合招,再以拳法施展。

進攻而來的徐三竟在猛然之間感知到了一股來自於死亡的威脅。

而這樣的威脅竟然是來自這個被自己口口聲聲喊成廢物的男子身上。

躲閃?

再做任何變化都已經來不及了。

他隻能調整自身狀態,以全力揮之,所有一切全部降臨於這一拳之上。

王銳卻在此刻突然間一笑,裝了這麼長時間,獵物也算上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