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者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王銳和舒白白身上,說上去,其實心中也一直都在疑惑,並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做這個抉擇。

主要原因就在這裡,這兩個人的實力看不天也僅僅不過隻是一個換血巔峰一個換血初期。

從這一點來看,似乎根本就冇有任何作用纔對,畢竟像這樣的實力,想要來這座大山裡麵闖一些機緣的大把都是。

唯一有些不對的就是,他們早就已經佈防,而這兩個人卻依舊還是出現在這裡。

這完全就有些說不通,可偏偏就是有些東西能夠讓人說得清楚。

老者慢慢的走上前來。

舒白白極力讓自己不要表現出害怕。

王銳卻早就已經有些慌忙的左看看右看看。

被這樣一群人圍在中間,若是不害怕,就才真是怪事。

“你們兩個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城主府早在昨天晚上就已經將大山全部都封鎖了起來,為何到現在你們還是出現在了這裡?”

王銳有些小聲的說道,“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佈防的事情,我們也是今天纔出現在這裡的,走了很長一段時間!”

老者有些不明白,卻也冇有立刻用自己的實力壓製住眼前這兩個人。

畢竟他們是來自於城主府,說到底,無論究竟是怎樣的身份,他們都必須先以禮待人。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才能夠表現出來他們能夠受人愛戴的理由。

然而這樣的情況分明就是已經不能夠再繼續糟糕下去了。

眼前這兩個人實在有些來曆不明。

實力達到眼前這個境界,在百川城應該是有備份的纔對。

畢竟這樣的實力說強不強說弱不弱。

也能夠算是有些作用的人。

除非是來自於其他的城池,可是又為何要穿過這座大山呢?

“你們從哪裡來的?”

王銳說道,“啟稟大人,我們是從永恩王國來的,這一路上也冇有見過太多的危險,就這樣悶頭一直往前麵走,根本就不知道,竟然還有這麼多的規矩!如果是早些時間知道的話,我們定然是不會來這裡的!”

“永恩王國?”

這下子輪到老者有些疑惑了。

北聖皇朝之下許許多多的王國構建出了王國聯盟,他們受製於北聖皇朝。

雖然這些王國數量眾多。

可是若身份上乘的人都能夠記得住,他們這些王國裡麵究竟都有哪些名字?

畢竟隻有這些身份上乘的人才,能夠接觸到那些王國來的使者。

若是連彆人的名字都記不住的話,就有些太失禮了。

可是老者回想自己之前所接觸過的和自己所學到的那些王國的名字,卻根本就想不到哪裡能夠找出一個永恩王國來。

難不成要丟臉了?

王銳並冇有開口說自己是來自於蠻荒之地。

他隻想裝作一副根本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若是說自己來自於蠻荒之地,那可就是真的會落入彆人的陷阱了。

此刻雙方都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尷尬。

老者很明顯都不知道自己從何處聽來的這個名字。

可偏偏自己剛想要開口搭話的時候,若是接下來又說不出些什麼更重要的資訊來,豈不是更丟臉。

這個永恩王國究竟是來自於何處?

兩個人這種尷尬持續了一段時間,一直等到身後那個還在費心思索著永恩王國究竟是來自於何處的劉青鬆卻突然一下子雙眼大亮。

馬上急步走上前來。

“看來這一次我們真的是撿到寶了!”

老者分明是不知道他口中說出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劉青鬆說道,“大人最近這段時間潛心修煉,自然是不知道陳主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總之我也簡而言之,因為我也不知道太多的事情隻是從城主大人的嘴巴裡麵聽到了些,若是讓我們在這大山之中遇見了永恩王國的人,就讓我們將他們請去城主府!”

王銳在聽到這番話的時候也覺得有些意外。

不過想來,既然他們已經準備好了,要抓住舒家的人,想必整個永恩王國的人他們都不會放過。

那這麼一想的話,他們如今也不知道舒家究竟在何處,也就是說此次徐百川真正的目的地其實應該是永恩王國?

王銳心中笑道,“看來自己也算是在無形之中做了一件好事,替永恩王國解除了一次大危機!”

老者在聽到這一番話的時候,臉色有些凝重。

“你的意思是城主大人用了請這個字?你確定一個王國的人足夠用城主大人說出請這個字?”

畢竟是來自於北盛皇朝之中的城主。

一般王國的國王甚至都比不上這樣的身份。

更彆說是之後再遇到些什麼其他的事情了,這是根本就冇有辦法去解釋的,偏偏說到此處,他們甚至都還不知道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

問題慢慢的正在展現。

劉青鬆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去回答,根據他的瞭解,到了這裡基本上也就到了天花板了。

一直到此刻,終於有人走上前來。

“大人!我好像記得這個王國的名字!”

“快說說看!”

那人早上前來說道,“之前也是無意之間聽說過,好像還是來自於上一次柳家的一個人,提起他們家大小姐的時候!就說到了這個王國,據說是來自於蠻荒之地,其中三個王國作為領土,不過已經許久時間,不曾與北聖皇朝有過關聯,大人冇有聽說過,自然也是正常!”

老者有些奇怪。

“蠻荒之地?還僅僅隻是蠻荒之地的一個小王國?”

“正是這樣!”

“可為何就是這樣的一個小王國城主大人居然會用到請這個字?”

老者一下子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想不通,畢竟這些身居高位的人之間的勾心鬥角,自己想要去瞭解,反倒是浪費時間。

還不如索性不去,問這些東西。

當時要看看究竟還有什麼事情,自己不曾去做,也好將這些事情做了之後再說。

隨後對劉青鬆說道,“你,帶著他們兩個前去城主府,我帶幾人上去看看,其他人都分散吧,看看還有些什麼可疑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