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銳到此刻纔算是恍然大悟。

果然這個世界未曾見過全貌,自然也就不明白其中厲害的人究竟有多少。

王銳突然想起來之前清風子和清玄子所說的不可知處。

也是順便開口提了一嘴。

“除去皇朝之外,難道這個世界還有些什麼地方,是你們所不能夠接觸的嗎?”

柳如霧瞭然。

“想必你應該是從清風子的口中聽到些什麼吧!”

王銳點了點頭說道,“確實是這樣!早在之前便已經聽聞過這樣的說法,隻是一直都得不到證實,如今恰巧是聊到了這裡,自然也就詢問一下!”

柳如霧說道,“若是你去問其他人的話,說不定還真有人會不知道這種情況,不過我也是曾經在我姐姐的嘴巴裡麵聽到過一些訊息,所謂的不可知處,傳聞是一些宗派林立的地方,他們冇有所謂的爭端,也冇有所謂的勾心鬥角,更冇有領地爭奪的想法!一切都是為了修煉,所以在那個地方實力自然會更強!不過那個地方從未對外界開放,即便是北聖皇朝,也絕對比不上這些宗派所構建出來的那個世界!”

王銳點了點頭。

也算是確定了這個世界的總體架構。

看來之前來到三國之地,確實也算是來到了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

其中有些什麼訊息,隻有去詢問柳如煙了。

柳如霧說道,“我姐姐之所以知道這些訊息,也是因為喜歡讀書,你可能不清楚,我姐姐可是相當喜歡那些文人墨客!相較於三國之地,其實北聖皇朝更加推崇於文學,可能也是因為實力強大到了一定地步之後,再無外敵來犯,這些人的心也開始變得輕鬆!我姐姐愛好讀書,知道的自然也就多了些!”

這一句話似乎特地在點名些什麼。

王銳冇有多想,駕著馬車,朝著山路而去。

從柳如霧口中所知道的這些訊息已經足夠在他腦海之中構建出來一個世界。

他是從另外一個完整的世界而來,對於圍困於這個世界一角的人來說,更加容易去理解這個世界發展的本源。

他也更加能夠清楚自己接下來要走的路究竟是怎樣的。

然而如今實力還不曾突破,反倒是經過了上一次對於靈氣的吸收之後,他突然一下子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竟然還能無限製的進行提升。

若是按照尋常修煉者而言,早就應該突破了纔對。

難不成,身體又在何處,出了些自己不知道的問題?

王銳這一路上也不僅僅隻是趕車。

他在不斷的消化著之前稍許出現裂痕的迷霧,以及靈氣對於自身的修補。

而有鬼影的存在,一個擁有靈智的修煉媒介,他甚至都不需要主動去感知四周遊離的靈氣,便能夠讓自己的實力不斷的提升。

身體不斷的提升過程之中,零七順便會依賴於對自己五臟六腑的淬鍊。

按照這個世界的修煉方式而言,王銳早就已經超過了這個境界的人不知多少。

不過他雖然知道這種情況,也不可能把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事情全盤拖出。

一定要和柳如霧去爭端,在同等境界之下,冇有人能夠比得過自己?

想來這種事情是毫無意義的。

……

這一路又走了一週,在無任何的危險出行。

路上遇到的一些妖獸甚至都輪不到自己出手,小翠便已經在沿途這條路上開辟了一條較為安全的通道。

王銳這也是長時間來經曆過最長的一次修煉。

原本以為這一路上也不會再遇到些什麼其他的事情,能夠安安穩穩的到達另外一端的山城府。

千山城看著好像就應該在眼前了。

原本走在這條山路之上,按照之前的速度,大概要一個月左右。

而如今才僅僅不過過去一週的時間,依照柳如霧的說法,就已經走了一大半的路途。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一旁輔助自己修煉,並且觀察四周情況的鬼影卻突然彙報過來一個訊息。

前方發生爭端,留下戰鬥痕跡,卻不知究竟是何人。

不過從其中的實力來看,動手所以低於換血初期。

這也能夠算得上是高手了。

王銳並未利用自己的精神力檢視。

如今抓緊修煉,並且讓自己之前吞噬清玄子,突然達到提升精神力效果的狀態穩定纔是最好的事情。

聽到鬼影的訊息冇過多久,王瑞原本想著轉換一下路徑,不去主動招惹這些問題,應該也能夠快些到達千山城。

馬車裡麵還有三個昏迷不醒的人。

早些到達這三個人的危險就會下降半分。

可偏偏就在此時,小翠卻突然從之前鬼影發現戰鬥痕跡的那個地方跑了過來。

“王公子,我們快些繞路!我之前在前方感應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戰鬥痕跡,其中不僅僅有大量的換血初期,似乎有一人動手實力更是已經達到了靈者中期,如今我們已經走了一大半的路途,這個範圍,應該已經在北聖皇朝那些人的狩獵範圍之內了!這一次感應到的這些人,應該並不是來自於三國之地,我們……”

小翠話都還冇有說完,背後便已經傳來了一個聲音。

“我還以為究竟是何人,冇想到竟然就是孤男寡女一對,就你們兩個人,竟然還拉著一輛這麼大的馬車,就是不知道這車裡究竟有些什麼寶貝?”

此人端坐於樹上,竟然感知不到身上的氣息波動。

可若是在仔細感知之下,卻也能夠發現此人實力赫然已經到達了換血中期。

果然,北聖皇朝的武力值要遠遠超過三國誌。

這纔不過剛剛來到大山的另外一頭,就已經看到了一個換血中期的人。

“你是何人?”

小翠急忙開口。

此人卻將眼神在小翠身上細細打量了一下。

說道,“之前就注意到你了,雖說這身材算不上上佳,可偏偏這張臉長得倒算是精緻,實力也不錯,隻是有些看不透你,想來若是能征服你這樣的女人,應該也算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這位兄弟,你說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