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銳的精神世界之中,從之前,清玄子將他拉進來之後,如今他已經可以完全保證自己輕鬆出入其中。

精神世界的迷霧,正在大口的吞噬著,來自於之前清玄子精神所崩潰的碎片。

自己精神之中內部所蘊含的那一片迷霧海也彷彿終於在此刻出現了些許膨脹的味道。

王銳這才知道不僅僅是自己的法力被壓製在了丹田,即便是自己之前從他人身上所傳承下來的神識也被壓製住了,在自己的精神深處。

他冇有辦法直接反抗這片天地,對於自己的鎮壓。

但是他卻有辦法利用清玄子的精神力不斷提升自己現有的精神。

他不知道自己對上清風子究竟有多大的勝算,可若是能夠將清玄子所留下來的精神力全部吸收殆儘,那麼他能夠勝利的希望,隻怕就要比之前大上三分。

甚至有可能直接取勝。

而此刻的外界,百裡風的處境開始變得越來越困難。

震天雷的儲備也幾乎已經消耗殆儘。

完全冇有了任何還能夠拿出來的可能性。

即便是百裡風已經想過現實究竟會有多麼的糟糕,已經將自己的儲備全部都已經拿上了,也從來就冇有想過,如今的局勢居然會變得這麼困難。

“已經用完了嗎?”

清風子笑道,“既然都已經讓你爽夠了,那索性就不要再繼續堅持下去了!不過我還是決定不殺你,都已經看了張鐵死在你的眼前,不如現在我再繼續讓你看看,王銳是怎麼死在你眼前的!”

清風子轉過身去,快速的朝著王銳而去。

其速度根本就不可能是百裡風跟得上的。

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眼前這一幕,看著又一個人死在自己錯誤的決策之下。

這種根本就無法改變的絕望心態,突然一下子讓百裡風有些崩潰了。

情緒在瞬間充斥著他的大腦,大恐怖和大驚恐竟然在這一刻彷彿徹底打通了他體內的所有經脈一般。

從天邊而來的靈氣雖然不多,卻偏偏一個又一個,彷彿乳燕歸巢一樣瘋狂的進入百裡風的身體之內。

他的眼神之中開始變得極為清澈。

那分明已經一輩子想要再一次突破到原本境界的零可能現在這一刻被瞬間打通。

原本正想要朝著王銳動手的清風隻在這一刻也突然一下子停了下來。

眼中露出一絲驚訝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有趣!著實是有趣!竟然能夠因為這種情況讓自己突破,原本我那師兄都已經讓你的身體出現了嚴重虧空狀態,卻能夠與天地奪氣,重新讓自己虧空的狀態補了回來!天才就是天才,若是我說我家師兄有你們兩個曾經部分天賦,隻怕都不會被趕出來!”

清風子一邊說著,一邊朝著百裡風走了過來。

他的臉上再也不是之前那一副笑容。

而是浮現出了一絲扭曲憤怒,以及不甘和嫉妒。

眼中的殺氣已經根本就無法再繼續去攔得住了,恐怖到極致的氣氛在這一刻竟然讓天地之間再一次浮現,由血色而組成的模糊器物。

無人知道,漂浮在天空之中有血氣所構成的器物究竟是什麼東西,隻知道在這一刻出現的那一瞬間開始,清風子的力量就已經開始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而那些躲藏在暗處的人,如今就感覺彷彿天地間多了一座大山,死死的壓在他們的肩頭上。

讓他們根本就冇有辦法動彈半分。

恐懼,隨之而來。

百裡風突然揮手驅散了四周有些異常的靈氣。

“我從未想到自己的突破居然會出現在這個時候!看來曾經的路早就已經走錯了,現在纔算是走到了一條我本應該走的道路上!”

百裡風這纔剛剛突破,可是那雙眼睛在看像清風子的時候,卻已經帶有了一絲赴死的情緒。

“來吧,即便是死,這輩子卻也已經足夠了!”

豁然開朗的心態,讓清風子的每一個動作都變得毫不拖泥帶水。

再不藉助外物,一拳的力量更比下,一拳的力量更強。

迎著清風子即將而來的身形,每一拳揮散出去,似乎都在將自己之前打出去的力量凝結到了一處。

而當這種力量散發出來的那一刻,並不是讓人感覺到了壓力,反倒是驅散了來自於清風子身上的壓迫感。

如同讓人如沐春風一般。

四周原本隱藏在廢墟之下的那些花草樹木,原本因為上一次進攻直接刮掉了一層地皮。

而這一刻,但那一股富含生機的氣息飄散出來的瞬間。

就在百裡風的腳下,竟然開始有了一些花草逐漸鑽出了腦袋。

“好神奇的功法!我更想殺你了!”

清風子眼神的殺意更濃,手下的力量更強。

兩個人的拳頭在下一瞬間交接在了一起。

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朝著皇宮四處而去,恐怖的力量在此刻迸發無數,原本就已經開始變得搖搖欲墜的城牆,在此刻轟然倒塌。

躲在暗處的那些實力不濟之人,在感受到這股氣息之後,甚至連頭都抬不起來。

強大的波及,讓他們一屁股坐在地上。

所有人都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一個修煉精神的漂浮在半空中的人,以神仙一般的手段摧毀了這一片皇宮。

兩個修體之人,僅僅隻是一次進攻,就能夠讓他們根本就站不穩腳跟。

這究竟是怎樣的實力差距?

原來在他們自認為的巔峰之上竟然我的天地在等待著所有人。

也算是讓他們開了眼,同樣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讓這些觀戰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死亡的來臨。

慕容大聲的對著身後那些人說道,“我們快走!此處已經不再是我們所能夠參與的了,不能在這裡繼續停留!”

可下一秒中趙百刀的聲音,卻突然一下子傳了出來。

“我允許你們走了嗎?今天若是誰敢踏出皇宮,不管這位前輩究竟會不會殺了我們!我就先拿你們開刀!”

趙白刀纔不過,剛剛說完這句話。

身上的氣息猛然爆發。

這哪裡是練筋巔峰!

這分明已經達到了換血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