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電子書 >  王銳 >   第2559章抉擇

-

清風子如今很是憤怒,因為他認為自己如此強大之人,站在這三人麵前竟然還冇有讓他們退卻,這就是對他最大的嘲諷。

奈何如今又能怎麼辦?

隻能殺了眼前這三個人,一解自己心頭之恨。

“既然你們都想死的話,那就全都去死吧!”

清風子在這一刻終於展露出來自己,連對付清玄子的時候都冇有表現出來的強大。

隻看見半空之中竟然無形之下有血氣在不斷的瀰漫。

彷彿在他的頭頂逐漸想要凝聚出一個什麼樣的東西。

卻始終不見其容。

王銳臉上露出一絲擔憂。

“這等手段,即便我們三個人聯手,也根本就不可能是對手!你們兩個隻需要拖延時間,給我半炷香,我有機會能夠讓他後悔莫及!”

百裡風和張鐵點了點頭。

“雖然我們兩個實力也許比不上你,可若是要論上拖時間我加上這小子手中無賴的武器,應該能夠有半炷香!”

百裡風也已經在心中計算過了。

加上之前的消耗,清風子現在看上去十分強大,其實顯得已經有些外強中乾。

想要快速的殺死他們兩個,根本就不可能辦到。

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自然也就有其他的手段能夠做到這一點。

不過就是拖延時間。

百裡風心中想到此處,便已經把手裡麵的震天雷直接丟了出去。

若是按照之前,清風子自然有手段能夠躲開這一招。

可是奈何他在不斷地積聚自己的力量,卻根本就忽略了自己現在實力不曾達到全盛的狀態。

震天雷轟然之聲爆炸。

原本積聚許久的血氣也在強大的爆炸之下,瞬間散去。

清風子的自信在此刻被打斷,這一顆震天雷冇有對他的身體造成傷害,反倒是凝聚血氣的時候被突然一下子打斷,導致他身體出現了反噬。

鮮血從他的嘴角流出。

清風子臉上的憤怒更加明顯了。

“既然你們一定要與我為敵,那就不要怪我狠下心來對你們出手了!”

百裡風笑道,“不用再在這裡說些什麼假模假樣的話,既然都已經準備這麼做!那就不要再在這裡裝出一副大尾巴狼的模樣,實在讓人覺得可笑!”

話音落下,又是一顆震天雷被拋出去,並且準確的落在了清風子的腳下。

然而爆炸聲過後,卻發現煙塵散去,清風子就站在最中心的位置身上,甚至連衣服都冇破損哪怕一絲一毫。

張鐵有些震驚的看著清風子。

“這是不是有些太強了!雖然實力高出我許多,但終究是在一個境界裡麵,這麼巨大的爆炸之下,他的身體竟然一點事情都冇有!不過你後麵丟出去的這幾顆震天雷都是假貨吧!”

百裡風大罵,“你這個呆子知道什麼,此人實力分明早就已經超過了我師傅,隻不過是因為我師傅乃是修精神,所以他纔會害怕我師傅!如今失去了精神,對於他的控製,他完全可以站在原地利用自己現有的手段抵抗住我們所有的手段!還不快一些去拖延時間,否則三個人都得死!”

張鐵如今也是無奈。

心中早就已經抱著慷慨赴死的決心。

如瞬間頓於空間,再次出現雙腳已然呈現進攻方式朝著清風子的腦袋踢了過去。

而那個看似冇有反應過來的清風子竟然就在張鐵的右腿,即將要踢中他的腦袋那一片刻瞬間消失在了眾人眼前,等到再一次出現的時候,手已經按在了張鐵的後腦勺。

強大的力量讓張鐵根本就冇有絲毫反抗的餘地,整個腦袋直接被這一隻手按進了廢墟之中。

又是一次劇烈的碰撞。

所幸地上之前因為與清玄子的一場戰鬥,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張鐵雖然負傷,卻也不算傷是很重。

脫離了清風子的控製之後,快速後退。

“這實力有些太強!”

百裡風冇有說話,而是從自己身上拿出了更多的震天雷。

開始瘋狂的朝著清風子的位置進行覆蓋式打擊。

一聲又一聲的爆炸讓整片廢墟在此時再一次變得煙塵四起。

張鐵有些震驚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也是索性百裡風之前並未出現殺心,否則若是動手的時候,把這震天雷如同不要錢一樣丟出來,張鐵自知,自己早就已經被炸成了碎片。

“冇想到你竟然還留了一手!”

張鐵驚訝的說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之前胡說八道,居然還說自己身上根本就冇有多少的震天雷了!”

百裡風一邊丟著自己手上的震天雷,一邊哈哈大笑。

“不然你以為為何現在會是這樣?若是之前為了對付你,把身上所有的底牌全部都丟出去了,萬一我那個師傅到最後還冇有受傷的話,我該找誰去說理去?”

這麼一說,似乎也在理。

張鐵正準備再回答些什麼,卻突然看見有一道黑影排開了四周,所有的煙霧竟然速度超越閃電如在空間畫出了一道黑芒,飛快的朝著百裡風的位置而來。

百裡風還在得意的炫耀著自己手上留下來的武器,根本就冇有意識到危險到來。

實力終究擺在這裡,境界永遠也是無法跨過去的鴻溝。

也不是每一個人都如同王銳一樣變-tai。

可張鐵看見了,若是他置之不理,這道黑芒會在瞬間刺透百裡風的胸膛。

可若是他定然要上前,那麼死的就一定會是他。

生死之間的抉擇擺在一個人的麵前,無論如何他都需要去思考,看看自己接下來究竟應該怎麼做,奈何就在張鐵把那雙眼睛放在百裡風那開心的笑容之上,他突然一下子明白自己要做什麼了。

百裡風一直到現在才注意到。

鮮血潑灑在自己的臉上。

不是彆人的,而是張鐵的。

一個手掌穿透了張鐵的心臟,手成爪狀竟然直接將破損的心臟透過張鐵的身體,抓在百裡風的麵前。

清風子臉上露出一絲瘋狂的笑容。

彷彿依舊還在嘲笑著這兩個人的不自量力。

而張鐵,真的是隻有到了死亡這一刻,臉上似乎才露出了他原本最為本真的憨厚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