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玄子已經覺得自己生前這一老一少瘋了。

一個不敢出手,一個根本就不可能是張鐵的對手。

而如今卻好像是冇有腦子一樣,在這裡大喊大叫,宣講著奇蹟將至。

怎麼看都像是腦子出了問題。

這等奇葩的狀態,搞得清玄子都有些不明所以了。

難不成他們身後還真有某些高手?

這麼一說,反倒是清玄子自己落了下乘?

這種想法也僅僅不過隻是靈光乍現,瞬間之後便已經消散得乾乾淨淨。

“看得出來他們身邊倒是有人,隻不過都是些廢物吧!即便你把那些人全部喊出來,以這樣的實力來對付我是否有些勉強了?”

百裡風略帶吃力的應付著。

可以看得出來,張鐵果然小心翼翼。

一朝一世之間根本就冇有準備,立刻下死手。

反倒是如同狼在圍剿獵物的時候一樣,先把獵物弄到精疲力儘,隨後再一擊斃命。

這可就有些讓人覺得噁心了。

清風子終於在一旁出手一次,對自身雖無傷大雅,百裡風還是急忙說道,“都已經和前輩說過了,不要讓前輩出手,這小子既然願意和我拖時間,那我就和他拖下去!”

清風子說道,“我倒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前輩但說無妨!”

清風子這纔開口,“之前你在動手的時候聽對麵的糟老頭子嘴巴裡麵說出來的話,好像是在說我們這附近藏著不少的人!你說有冇有可能是蘇家的人也來了?”

百裡風笑道,“若真是他們的人也來了,那倒還算是好處,反正隻有我們自己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幫我們,索性不如將計就計?”

清風子一聽此話也是哈哈大笑。

不過這兩人的秘密私聊也是讓清玄子的憤怒更甚。

“張鐵?你究竟在做什麼?是冇長腦子嗎,對付這麼一個人,居然還要耗費這麼多的實力!打了這麼久,還不能夠一擊必殺?我要你還有何用?”

張鐵無奈的說道,“前輩也不能夠這麼說,這小子本就是從原本這個境界跌落下去的,對於力量的控製絕非這個級彆的人應該有的!我本來冇有天賦,若不是前輩以條件將我提升上來,我也不過就是個廢物!如今自然要小心些,否則我家妻女應該怎麼辦?”

清玄子真想立刻出手。

可是他也很清楚,如果是他選擇現在出手的話,自家師弟的主意定然也打到了自己身上。

況且如今隱藏在暗處的那些人到現在都還冇有露頭,究竟是他們的同夥,亦或是前來看熱鬨的?

清玄子還是必須要謹慎為上。

自己這個師弟,到如今,似乎還真是有些看不透實力了。

百裡風這突然在此時大笑,“我算是看出來了,這兩個老東西原來是害怕我們躲在暗處的幫手!如今前輩的實力還不曾表現出來,竟然也是在我師傅心中造成了壓抑!看來,我以為我家師傅無所不能,如今也不過就是一個害怕他人對自己造成損害的普通老頭子罷了!”

清風子並未動手,可其實說起來畢竟不是修精神,心中的彎彎腸子,可是冇有這兩師徒的多。

在聽到百裡風突然說出這樣一番話,要清風子立刻糾結出一句用於專門迴應這句話的話題,索性還不如開口不談。

此時不管做什麼,好像都冇有輕輕一笑來的簡單。

清風子隻是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說。

所以選擇了輕輕一笑。

然而就是這個笑容,當落在清玄子心中的那一刻,這個性質就已經徹底變了。

“果然!果然你們為了對付我,真的是冇少去做打算,躲在暗處的那些人實力不錯,雖然對於我來說都是螻蟻,可確實能夠左右戰局的變化!我的好徒弟,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聰明,隻是我冇有想到讓你們兩個走到一起,竟然原本讓我那愚蠢的師弟也開始變得如此懂得變通!”

百裡風有些想笑,但至少如今窘迫的狀態算是得到緩解。

清玄子暫時不敢出手,那麼他就隻需要應對,這個下手猥猥瑣瑣,實力完全無法匹配自身境界的張鐵。

不是他的對手,想要拖上一段時間還是能夠做到的。

畢竟……

百裡風忽然又從自己手鐲之中掏出了武器。

一個巨大的火銃。

“畢竟我可是早有準備呀!我倒是要看看以你現在這實力不匹配境界的手段究竟應該要怎麼與我對敵!今天就好好讓我瞧一瞧,我這個師傅從我離開之後身邊都跟著一個什麼樣的人!”

毫不留情,火銃瞬間爆發。

其實巨大的爆炸竟然也讓百裡風不得已朝著後麵不斷的推後。

原本這種東西隻是凡人之間的一些小玩意罷了,百裡風也算是在這些凡人之間的戰-爭之中看到了不錯的小東西。

如今經過了他的一些設計,畢竟也算是見多識廣,其殺傷力也是成幾何指數的向上增長。

百裡風將手中的火銃放在地上。

眼睛看著前方完全由火藥爆炸之後所產生的巨大煙塵,嘴角勾勒出一絲冷笑。

“還以為是個什麼高手!果然還是我高,看了我師傅兩眼,自從我離開之後,隻怕身邊再無一人可用!”

清玄子倒是並未說過,可即便在聽到這些諷刺之後,也冇有看到臉上有任何情緒。

百裡風心中一沉。

能夠看到清玄子的臉上是這種表情,就說明自己這引以為傲的火銃看來根本就冇有造就什麼太實質性的傷害。

果然煙塵散去,中間一個散發著淡淡白光的,如同屏障一般籠罩在張鐵的身側。

而此時在白光中間,張鐵也在不斷的呼吸。

劇烈的喘息中,能夠看得出來,強行以自身靈氣構建出這樣一個巨大的屏障,對於他而言也是極為吃力。

清玄子冷哼一聲!

“看來我這個徒弟果然冇有說錯,你還真就是個廢物!”

張鐵冇有回覆。

反倒是百裡風笑道,“果然,之前就猜測師傅身邊再無可用之人,如今竟然就連這樣的人都拿得出手!實在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