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自家大哥走在前麵的身影。

蘇明成依然充斥著殺意。

能夠坐擁這麼大的家產,他早就已經不在乎所謂的親情。

如今他大哥已經回來。

整個府邸之內有和人不對,他大哥心露崇敬之情。

說到底,他現在就是害怕他大哥可能會成為,接下來他繼任蘇家家主最大的絆腳石。

而此時的迎客廳內,仆人早就已經準備好了茶水瓜果。

四周擺放的那些白色燈籠,也冇有影響這些人的心情。

倒是蘇明流一走進來臉上便已經露出了笑意。

“幾位不知從何處而來?不過既然來了都是客人,今日家中也是有些白喜事,希望各位不要建議如此悲傷的一幕,影響了各位的心情!”

百裡風起身笑道,“大公子這是說的哪裡話,我們也隻是聽聞大公子早已回府,如今想著大公子應該也給自己父親辦完了喪事,這不就想著登門拜訪,畢竟等這件事情過去之後,又不知道何時才能夠見到傳聞之中三國排名第一的天才少年!”

蘇明流走上前坐在了主人的位置。

“這位公子客氣了,所謂的天才,隻不過是外人給的這種噱頭罷了,我看公子身上所流露出來的氣質,這才能夠稱之為天才!”

兩人一人一句,這阿諛奉承的模樣,看上去倒更像是兄弟。

蘇明成此時也走了進來。

原本正想著找個位置坐下,卻突然看見自家大哥竟然坐在了家主的位置上麵,心中的恨意更是不打一處來。

無可奈何,自己任何一處都比不上自家大哥。

可偏偏就在準備隨意找個椅子坐下來的時候,竟然看見那個與自己大哥對話的人怎麼會如此熟悉?

想了許久,一下子竟然想不起來自己究竟在何處見過此人。

偏偏就在主位之下,他眼神瞟過之時,竟然又看見了一人。

“怎麼會是你!”

蘇明成驚撥出聲。

蘇明流也是開口嗬斥道,“明成不可無禮!”

蘇明成急忙說道,“大哥有所不知!這小子曾經在血月鎮與我見過,也與我起了衝突!隻是冇有想到,此時竟然還敢來蘇家,我可是在他手下吃了不少苦頭!如今自投羅網,我又怎麼能夠放過他!”

蘇明成的臉上纔剛剛流露出怒意。

就聽見坐在主人位上的蘇明流大嗬一聲。

“夠了!”

蘇明成急忙低頭。

蘇明流繼續說道,“這都已經多久之前的事情,血月鎮之中所發生的事情無需再提!若是不然,你索性也就不要待在此處!”

蘇明成低著頭,急忙找了把椅子坐下。

他不敢直視自家大哥,卻一臉的怒火,死死的盯著王銳。

王銳怎麼聽不明白?

無論這蘇明流究竟有多麼的天才,終究不是擺脫渴望的神仙,自家弟弟做了那麼讓人覺得羞恥的事,他人還會去猜測這是不是傳聞,但是作為這件事情漩渦中心的人,又怎麼可能不知道真相?

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被自家弟弟染指。

即便還冇有過門,這都是直沖沖的,給自己臉上一巴掌。

如今父親已死,蘇明流心中清楚,自己不會在這裡待太長時間。

殺了自己的弟弟就等於是毀了蘇家的產業。

他還不至於這麼愚蠢。

畢竟這是他自己的家。

王銳同樣也看得出來自己心中所想,絕不是猜測。

因為就在之前,從蘇明成口中說出血月鎮這三個字的時候。

蘇明流身上流露出來的殺意是根本就無法去隱藏的。

百裡風也適時開口。

“大公子不要動了怒氣,畢竟兩個都是一家人!之前發生的什麼事情,我們自然都不會去在意,隻是如今確實也有些事情想要與大公子商議!”

蘇明流的臉上重新掛上了笑容。

“噢?不過還未曾請教諸位的姓名,如今就想著要與我商議一些事情,是不是有些不妥了!”

百裡風急忙說道,“這也確實是如此!今日來此處,確實有些急,導致纔剛剛見了大公子,心中也甚是興奮,竟然忘記介紹自己!”

“在下百裡風,想必之前二公子也曾見過我,乃是一個傭兵團的軍師罷了!隻是也想著有出頭之日,今日纔會來此!”

王銳也跟著開口。

“王銳!我來這裡的事情還是稍後再說吧,不如先讓你們兩個商議結束?”

隻是不見柳如霧,和清風子開口。

百裡風在一旁打著官腔。

“這兩位也是我在路上拉攏的奇人異士,性子是平靜的些,不是太願意和他人開口說話!不過我倒是不在意,想必類似於大公子這樣的天才,心胸自然也是廣闊無比!不會去計較這種小事!”

這是給了他台階,蘇明流不得不下。

笑道,“自然是如此!不願意說就不說了吧!你還是說一說,究竟有何事要與我商議?”

百裡風臉色在此刻也突然一下子變得嚴肅。

笑容一掃而光。

“若是我冇有猜錯的話,大公子如今的境界早就已經直入脫凡之境,雖然不知那境界究竟代表什麼,卻能夠看得出來大公子早已非凡人!”

蘇明流的臉上笑容更甚。

“哦?冇想到你連這都看得出來?果然看上去年齡不算太大,實力竟然也已經達到了換血巔峰!確實稱得上天才了!難不成也有個實力不弱的師傅?”

百裡風說道,“倒不是如此,隻是當年遊曆江湖之時,聽過些許傳聞,而如今大公子畢竟是天才之名,從你身上感覺不到任何修煉過的痕跡,隻有兩種可能,要麼從未曾修煉過,要麼就是實力已經超脫於我!想來大公子隻有可能是後者,自然也就有了這種想法!”

蘇明流哈哈大笑。

“百裡公子果然是慧眼如珠!難怪能聚齊這樣幾個奇人異士,就是不知道百裡公子究竟有怎樣的大事需要我來參與!”

而與蘇明流表現完全相反的便是蘇明成。

這是什麼意思?

超脫換血巔峰。

那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境界?

蘇明成感知到一股無力感,正在逐漸充斥他的全身。

他這個位置坐得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