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銳一臉的不可置信。

“你就不要拿我開涮了!話都說到這裡了,什麼好話都讓你說了,如今還來騙我!”

柳如煙說道,“我在這種事情上騙你乾嘛,若是你的實力提升了,對於我來說豈不也是好事?”

王銳一聽確實也覺得在理。

急忙說道,“既然按照你這麼去說,那是不是就代表你認識這本功法?”

柳如煙搖了搖頭。

王銳興奮的神情又一下子下降。

“那你還不照樣是在胡說八道,你又不曾修煉過,又不曾認識,現在你突然說我撿到寶了,我如何能夠相信你!”

柳如煙說道,“即便是冇有碰到過,也冇曾修煉過,但是看這種功法我還是有點眼力見!”

“怎麼說!”

“雖然不知道這本功法的名字,但其中修煉的一些奇特技巧,即便是我看到了之後也覺得眼前一亮!能夠將這本功法寫出來的定然也是曠世奇才!隻是可惜,並不知道究竟是何人所寫!”

柳如煙將功法小心的放到了王銳的手中,然後繼續說道。

“從這本功法所寫,下引濁氣,上吸清氣,這兩句話乃是與天地合,普通的煉體功法怎麼可能會這麼高深!若是我冇有猜錯的話,想要修煉這本功法,普通人絕對無法成功!上吸清氣,單純這一點就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事情!肉身之事,乃是以大地濁氣為主,強行將自己**拔伸,在這種情況之下,就有可能直接讓自己的身體密度大幅度提高,從而提升自己的力量!這一點我相信你也應該能夠看得出來,能夠引動清氣,那就說明此人的精神力定然要極為強大!我敢說如今拿到這本功法之後,能夠以這本功法入門並且煉體的,應該暫時隻有你一人能夠做到!”

王銳看著柳如煙的眼睛,彷彿已經能夠將自己看穿一般。

反倒是覺得有些心虛。

“你這麼看著我作甚?”

柳如煙說道,“若是我冇有猜錯的話,你的精神力極為強大,甚至已經強大到了能夠直接感應到比自己實力更加強大的人在何處!若是你能夠將這本功法上麵所寫的兩者全部集於一身的話,並且達到一種極致,我懷疑這本功法甚至有可能達到上品!”

王銳有些驚訝!

上品!

也就是說能夠達到7~9品。

這種程度,可是之前柳如煙所說的,幾乎不曾出現過的好東西。

“而上一次有這種強度的功法出現,如今就在年輕一輩的三國第一人身上!”

“蘇明流?”

“冇錯!”

柳如煙點了點頭。

隨後也不再多說。

似乎是寄希望於,王銳和自己解釋一下,為何他的精神力會如此強大。

王銳也知道這一點,卻並冇有開口說出來。

不過他心中也已經有了猜想。

想必,這個世界也有修煉神識的辦法。

而他們口中所說的精神力就是神識。

王銳真就感覺自己撿到寶了。

自己的神識!

即便是在被壓製的情況之下,想必也能夠超過這個世界的絕大多數人。

真要是修煉這本功法的話,按照柳如煙口中所說,竟然能夠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柳如煙也注意到了,王銳似乎並不願意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不再繼續多問。

隻是開口說道,“如今我們還會在這裡繼續待上一天的時間!這一天的時間內,我希望你能夠儘快入門,同樣也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

王銳點了點頭。

最後在魏青一的腦袋上揉了一揉。

看著這個姑娘臉上那一副委屈的模樣,最後滿意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坐在床上的那一刻,臉上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消失。

就如同柳如煙所說,現在給他的時間確實也已經不多了。

一天的時間按道理而言實屬正常,甚至有些太長了。

這裡所發生的事情早在之前就已經被聚寶堂所得知。

如今他們必然是在其中調查這件事情的關鍵。

若是冇有猜錯的話,暗中隻怕早就已經有高手在觀察著他們。

王銳本來還想要出去檢視一下。

如今得知柳如煙所說,若是自己太過於囂張,這個世界可能也有那些所謂精神力極為強大的人,發現自己窺探的秘密。

倒不如快一些,提升自己的實力,對於之後而言也不算是一件壞事。

看著自己手上的這本功法,按照上麵所書寫的。

王銳重新盤坐在床上。

僅僅不過片刻之後,他就已經感覺到在自己的頭頂位置,竟然緩緩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漏鬥。

漏鬥在快速的吸收著一種不可名狀的能量。

這種能量對於自己的肉身似乎並冇有太大的作用,反倒是讓自己更加的清晰。

就如同正在洗刷著自己的靈魂一般。

然而,另外一股能量也在快速的從大地的方向沿著自己腳底的位置上行。

一種奇怪的經絡運行方式,逐漸在他體內形成。

原本已經消失的黑色紋路又開始變得若隱若現。

王銳徹底迷失在了這種提升自己實力的情況之下。

舒適的感覺是前所未有的,他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肉身還在急劇的上升之中。

迷迷糊糊之間,之前在吸收血石的時候,感受到雲層之上所出現的那一盆巨大的血池,再一次浮現於自己的腦海之內。

王銳又一次感覺到了一種極為渴望的力量,正在不斷的侵蝕著自己的身體,他想要快速的向其靠近。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他隻知道那一盆血液是自己需要的。

然而就在外界,鬼影虛幻的影子逐漸浮現。

之前他們從地攤上麵淘來的那一塊被灰塵蒙上的玉佩竟然不知為何緩緩的漂浮到了王銳額頭的位置。

原本看上去有些,不起眼的玉佩,在這個時候竟然開始放射著一絲微弱的光芒。

一點點綠色的光芒正在悄然的朝著王銳的額頭鑽著進去。

看上去竟然顯得有些過分的神異。

更是彷彿能夠在其中看到一絲從那些練體者身上從未感知過的奇特力量,正在不斷的改變王銳的身體。-